许燕平在武汉女子监狱遭三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许燕平女士, 今年五十六岁,一九九七年底得到《转法轮》,读完后,明白了许多人生的道理,按真、善、忍做好人。她告诉民众法轮功真相,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被警察绑架,冤判三年,在武汉女子监狱遭迫害,二零一六年十月走出牢狱。

得法轮大法 做好人

许燕平(许艳萍)女士,于一九六二年出生在湖北农村的一个知识份子家庭,父母经常求神拜佛,行善积德 ,在他们的影响下,许燕平从小就知道了善恶有报。

在一九九七年底,许燕平回家过小年时,她见母亲象变了个人似的,变的有气质,脸色红润,身体健康。许燕平得知母亲修炼了法轮功,就说:“我也要炼。”小弟递给她一本《转法轮》和一本蓝色的小本经文,几盘磁带。

许燕平看完《转法轮》后,发现原来这就是她要找的,以前她弄不懂的问题,在这本书里面都找到了答案,许燕平开始按真、善、忍做好人,返本归真。

短短几年,中国大陆就有上亿人沐浴在法轮大法的洪恩浩荡中,身体健康,家庭和睦,看淡名利,许燕平也是其中的一位。

在武汉市硚口区遭绑架

在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一日,在硚口公安分局附近,许燕平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在公安局,警察就按着她的头拍照,他们在网上找到了许燕平的身份证,知道了她的姓名和住址,当天下午,就在一楼将许燕平两只手、两个脚都铐在老虎凳上,盘问了一下午,就逼着签字。晚上六点左右,就把许燕平弄到医院检查身体,八点多钟,就把她送到拘留所。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在拘留所就是叫许燕平穿牢服值班,到了十五天,应该是放人的时候,这天晚上十点半多,就叫许燕平在内的几位法轮功学员收拾东西,签字,准备走。原来是又要检查身体。到医院这伙男人把人按到床上,不管你是男的还是女的,把上身的衣服全部敞露,做检查,又到一派出所,这伙男人逼迫每个法轮功学员按十指手印,不按就拿棍棒打,之后就把许燕平非法关押到看守所。那天是十月二十五。

到看守所,叫许燕平到墙边拍照,许燕平不走,恶警们就猛在许燕平背后推,许燕平差点栽倒,警察就要脱光衣服,穿牢服。到了监室,正好三点三十分。过了几天,检察院提审,在十二月二日,许燕平被武汉市公安局两个人读了一点什么,许燕平都没听清楚,说是逮捕了,在二零一四年四月四号,在硚口法院冤判为有期徒刑三年。

武汉女子监狱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许燕平被转到武汉市女子监狱迫害。一进门,首先剪短头发,不让炼功,每天罚站,每天叫写“三书”。大约半个月就下队,许燕平被分到一监区一分监区。

开始来接许燕平的是(指导员)汪艳,一来就凶巴巴讲话,叫背报告词,就是一句邪党的邪恶的话,一来就背监规,写“三书”,不背就是罚站,在许燕平身上拳打脚踢,脚没站直,就用脚使劲的踢,抄写邪党的文章,从早上七点多钟写到晚上十二点,每天就是这样写,弄的人很疲劳。

有时逼着法轮功学员背监规,人都睡着了,又立即被敲醒,每天见到任何一个中共警察,都要背邪党的报告词,还要叫警官好。指导员汪艳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们家也有一个亲戚炼法轮功的,那别人怎么没把他抓呢?”这是她逼写“三书”时讲的。法轮功学员不写“三书”,就二十四小时罚站,腿也站肿了,脚背比鞋面高出了那么多,若说脚站的痛,汪艳就用脚踢,声音大一点,她就用黑抹布塞法轮功学员的嘴。

两个陪许燕平的一个是故意杀人犯,刘冬枝,她说她“转化”了好多法轮功学员,还说不写就关小号,要用绳索吊起来,用手铐挂,吃饭的时候就说快吃,不吃它们有的是办法。另一个是重毒品犯,周宗莲,专说大法的坏话,法轮功学员不写“三书”,她们就把师父的名字写的满屋到处贴,地上写的也是,早晨警察都要来检查,教她们两个如何整法轮功学员。

每天这样罚站,不让睡觉,弄的很疲惫,她们俩就自己写“三书”,写好了,就逼法轮功学员抄她们的“三书”,还要签名字。有一天,警察(队长)赵阳逼着许燕平抄她们的“揭批文章”,硬要抄三遍,弄的许燕平肚子疼,从夜晚十二点半疼到早晨五点,又到监狱医院打针几天,还做了检查,结果是“肾结石”,把人整成这样,肚子刚不疼,又要抄写恶党文化,诽谤、栽赃法轮功的文章,又是二十四小时罚站。许燕平说:我随便怎么死,也不抄你们的这恶党文化。许燕平这样一说,她们就没再叫许燕平写这了。

九月十一日,在监区开“揭批大会”,十二日在全监狱开“揭批大会”,全监狱干部坐在那,逼法轮功学员念它们的栽赃毁谤大法的邪恶文章,要每个法轮功学员说恶党邪恶的话,常人每月可以与家人通一次电话,而许燕平没有与家人通过电话,以后每天要做劳工,又要干活,头痛的几次差点倒在地上,但许燕平都撑住了。

有一次,在一个人少的地方洗碗,那个故意杀人犯刘冬枝就是几巴掌,打许燕平脸上,打的许燕平莫名其妙的,原来那里有一个老年法轮功学员在洗碗,每上一次厕所、洗一次碗都要警察批准,背邪党的报告词。每天走路,洗澡时,就是刘冬枝骂人的时候,骂的声音又大、又亮,几乎很远的人都能听到。有一次,许燕平与一个常人说了一下话,就要许燕平打扫三个星期的全分监区卫生,还要冲厕所,象这样做了三次。

在这里,每天都在一种恐怖的氛围中,军训,灌药的,唱邪党的歌,洗脑污蔑大法,诽谤师父,还叫周围的人监视许燕平不允许与别人讲话,软硬兼施,诡计多端,目的就是要她放弃修炼。在武汉这三年里,据家人说花了三万多人民币。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上午,许燕平从武汉女子监狱回家。

被非法关押在浙江平湖拘留所十三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泽民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许燕平当时随家人在上海、浙江平湖打工,在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晚,许燕平在网吧与网友聊天,由于不懂网络监控,谈了一下法轮功的问题,被当场绑架,被非法抄家。晚上,轮班的盘问,又逼她签字,按十指手印,第二天下午,就将她送到浙江平湖拘留所。

在拘留所,每天播放栽赃法轮功的录像,许燕平说,我不看你们的电视,他们就没放了,又接着逼着写xx书。有一天晚上,许燕平心里非常的难过,象病了一样,拘留所的恶警就拿来了手铐,把她的身体反推扑倒在床铺上,手、脚都用手铐铐着,反挂在门反面,几秒钟,手背上的血都渗了出来,房间里关的几名常人都惊呆了。挂了大约四十分钟左右,许燕平的脑袋里就想起一句师父的法:“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1],他们就来放下许燕平,她当时已不能站立,被摔在地上。

许燕平问姓张的610警察:江泽民都下来几年了,你们为什么还这么为他卖力?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只见他的嘴巴全部歪到左脸上来了,到了第十三天,许燕平回家了。据家人讲大约花了人民币五万元左右。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