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刘玉娥在广州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七年七月份,深圳法轮功学员刘玉娥被劫持到广州省女子监狱,因为她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不承认自己是“罪犯”,遭各种手段挑战身体极限迫害,如不许如厕、长时间不许洗澡、整日坐小板凳、站立、不许睡觉或劳作等。

刘玉娥,湖南籍,家住深圳南山区,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严重鼻炎、神经衰弱等疾病不翼而飞。为了让更多的老百姓受益,她十几年如一日持续不断讲真相,不辞劳苦。她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投进洗脑班、非法拘留等。

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八日,刘玉娥在四海公园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深圳市南山区招商派出所绑架,随后被非法关押到南山区看守所,被秘密判刑四年。二零一七年七月份,被劫持到广州省女子监狱

刘玉娥刚进监狱的头几天,包夹们在监狱狱警的示意下,不让她睡觉,晚上罚站一整晚上,白天还要她做监舍的卫生。后来,她一直拒绝“转化”,就被弄到空间更小的谈话室迫害,最后又从四监区的五楼转到二楼去迫害。狱警们都在二楼办公,听说二楼是严管楼,迫害更严酷。

主管“转化”迫害刘玉娥的是一个年轻的、瘦瘦的曾(音)姓女警。主管包夹刘玉娥的是一个名叫李静(音)的八零后,据说是因贪污巨额资金而入狱的。李静经常大声的辱骂刘玉娥,刘玉娥一直温和地同三个包夹讲真相。

刘玉娥一直拒绝填写一张罪犯个人情况的表,那张表监狱要寄给服刑人员家属,上面要填写家属、亲人的联系方式,由于刘玉娥对“罪犯”二字不认可,监狱也不与她家属联系。

刘玉娥因为一直不肯向四监区写这耻辱的表,在炎热的七月天里,连续多天不能洗澡。

刘玉娥不愿意对着监控器说:“报告警官,我是罪犯某某,请求上厕所。”因而在大热天里被逼得根本不去喝水。一次,她去监狱医院体检,被强迫喝了水,回到监舍,被憋得很厉害,多次要求去如厕,都被包夹拒绝。法轮功学员如果直接去如厕,包夹们就会一起上前阻拦,有时甚至在与法轮功学员的肢体接触、碰撞过程中,使法轮功学员身体受伤。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通常是两三个包夹轮流不分白天黑夜的监控看管一个法轮功学员,熬瞌睡,不准法轮功学员睡觉,要么罚站,要么坐在一张非常小的凳子上,一站、一坐就是一通宵,白天还得继续。

刘玉娥还被强迫劳动,一个人去搞一楼可供七百多人就餐的大厅卫生,先扫,扫完再拖,致使本来就身体消瘦的刘玉娥显得更瘦弱,两个黑黑的眼眶深深的陷了下去,看了让人倍觉心酸。

这里提醒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每到监狱会见日之时,不管接到监狱的会见通知与否,都积极的去会见自己的亲人,受到监狱阻拦时,就依法上告。广州女子监狱四监区的会见日是每周周四,周六也会对一部份人员开放。

广州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可见《广州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身心迫害》。


广州省女子监狱
地址:广州市白云区广从四路52号。乘车路线:在广州市客运站(即省汽车站对面)乘坐广州至从化市的广从1线途径女子监狱路口下车。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