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贴真相不干胶中实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七日】我的主要讲真相的方向就是贴真相不干胶。我是本着维护大法、修正自己、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的心做的。

针对自己的上班工作特点,我个人悟到:贴不干胶是对同修们面对面讲真相的有力补充。我主要在车站(汽车、火车站)、公交车上,众生容易看到的位置粘贴。我们贴的不干胶有几种类型:有讲大法基本真相的;有相信大法得福报,迫害大法得恶报的;有讲大法洪传形势的;有针对迫害谎言的;有推荐众生看《九评共产党》的;有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随着正法的推進,有针对诉江的;有针对公检法的;有讲三退人数的。针对众生的疑惑,我们也专门制作了“为什么大法弟子要讲真相”与“共产党的邪教本质等”。为了保持严肃性,我们很多是从明慧网下的版本。如果是我自己制作的,我也会让多个同修提意见進行修改,避免出偏。

在贴不干胶之前,我一定会发正念,并且背诵师父的经文《济世》,敬请师父加持众生得救。我经常都会看到我刚刚贴上不久,就有有缘人看我们的不干胶,看的很仔细,我真心希望他们能够得救。与此同时,我也会相应的散发一些真相资料给有缘人,基本真相资料和最新的明慧网讲真相期刊各一部份。

当然也有些不明真相的人会撕毁不干胶。怎样让众生不对大法犯罪,并且让我们做的正事向更有力众生得救的方向推進呢?

从我自身来讲,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有时心态不稳定,有时怕心、疑心出来没有及时去掉。一开始时还有严重的怨恨心,有几次我刚刚贴的不干胶就被人撕毁了,当时我心里真的很气,恨不得他立刻遭恶报。这时既没有主动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和邪恶因素,也没有及时向内找。是不是自己心里有怕心(包括怕被抓的心和怕真相资料被撕毁的心),让邪恶钻了空子呢?除了注意安全之外,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为什么要怕呢?怕真相资料被撕毁的心这不是有求吗?自己有怨恨心,不是自己的善心不足、宽容不够、大忍之心不足吗?这个时候,我真的为众生着想了吗?为什么不去制止他,慈悲的跟他讲清真相呢?我要有慈悲之心,大忍之心。

再往深挖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动心、动念呢?自己生气这不是利益之心的变相的反应吗?这不是说明自己有私心吗,有情在吗?这说明自己还在执着于自己,并没有完全为了众生?看来我离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标准还差很远。这也说明自己的学法不够静心,修心不足,特别有些长期存在的执着心修的力度不够。

我个人认识:真正的实修自己首先是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真正静下心来学法,学到法、通过学法,放弃自己的执着心和不好的观念,然后在工作中、家庭中、讲真相中,一切环境中学会用法来指导自己的思想和行为,特别碰到麻烦时清除邪恶,向内找,找到执着心和不足的地方,真正的去掉它,不要掩盖,然后再去学法,因为在实修中真正提高了,达到标准了,大法又会点化你,你会再提高,再在实践中修炼,反复归正,直至圆满功成。

从考虑众生这一点看,我们真的应该设身处地的为众生着想。师父讲:“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他们敢于来,不就是在证实正法和把希望寄托于这次正法吗?所以我说,我们不能落下他们,我们就是要救度他们,想办法去救他们!尽管他们一时糊涂,或者是长期被这种中共邪党文化造成的观念的变异不能认识真理、不能够认识真相,我们也要想办法救他们。”[1]

现在在三界内的很多生命曾经是高层的生命,都为法而来,而且为正法做出了贡献、原来他们已经证实了正法(这一点我以前都没有悟到),只不过被迷住了,被旧势力所害,我们必须救度他们。而且他们就是我们的亲人。他们做了他们该做的,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慈悲、不宽容,不提高自己、不想尽办法去救他们呢?

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和内修,我的心态平和了、平静了。非我的怨恨心减少了不少,报复的心也逐步放下了,我会真正慈悲于他。现在我的心态平静、平和了许多。因为他们是受骗的最可怜的生命,我会正念加持他们,希望他们能够真正的了解真相,挽回自己犯下的迫害大法的罪,得到救度。我相信随着我们大法弟子的不断提高,这种迫害大法的事会越来越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