剜心透骨 三去名利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三日】我是一名教师,二零一五年八月,我在全国有名的一家三甲医院查出早期肝癌,在妻子同修劝说下走進大法修炼。在这两年修炼中,我经历了三次剜心透骨般去名利心的过程。

一、请辞中层,初去名利心

出院回到家中,回想近五十年的人生历程,真象师父说的“百年奔波名情利 转眼病老一场空”[1]。由身体强健、笑声朗朗,到重病缠身、万念俱灰,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反复权衡后我决定辞去干了十六年的单位中层职务,决定从此以后静心修炼,跟师父回家。

在出院的第三天,学校校长来我家看望我,了解了我的情况,宽慰我,说:“你先在家休养,等身体恢复了再回单位上班。我回去先找个人干着你的工作,你偶尔回单位指导一下他的工作。”我向校长谈了我想辞职的想法,校长表示决不同意,并说:“很快我市教育要改革,有的省市已开始试点,辞去职务对你将来不利。”为了减轻我的工作压力,还当场专门设计了几种方案和我交流。其中有一种方案是保留我的职务和待遇,工作不用我具体干,只是指导一下,感到累了就回家休息。我婉言谢绝,校长只好说:“不急,你先考虑一下,以后再说。”

校长走后,本来放下的名利心又被勾了起来:通过拼搏工作争得的荣誉一下放弃掉,还真的有点不舍,特别是很快到来的教育改革,能不能给自己带来麻烦,都是未知数。现实的利益摆在跟前,放弃还是按照校长说的先干着,很难作出决定。师父的法“不失不得”[2]打進我的脑中,我哑然失笑,毅然决然辞去了这些身外之物。

二、答辩上岗,再去名利心

二零一六年八月,我校成为我市一所名校的校区,教师实行竞聘上岗。

原校长调走了,新校长上任,也就是说,我原来被老校长认可的优越性被削减。我获得过市级教学能手、学科带头人、片级教研员和地级市的优秀专业人才等各种荣誉称号,当过十六年的学校中层,不论什么样的答辩,经历过无数场,以前我都是评委,但是作为答辩者还是第一次,哪受过这般羞辱?心里忿忿不平,郁闷难消。但我心里如明镜似的知道,这是师父让我去爱面子心的。尽管如此,让我跟一些平时被自己评过的教师同时答辩,我内心感到受到很大伤害,实在接受不了。

从一名曾经成绩显著、受人尊重的中层领导转变成为一名普通教师角色,我心里没有任何波澜,本以为我坦然的放下了名利心。师父说:“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2]我真正体会到了这段法的内涵,我知道这次竞聘是师父让我去名利心的。答辩时,安排我第一个发言,我把自己当作一名最普通的教师,心情非常平静祥和,把自己过去的工作情况、答辩的岗位和优势進行了述说,给新任领导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如愿走上一个轻松的工作岗位。

三、放弃直聘,三去名利心

二零一七年八月,我市开始了传说中的教育改革——县管校聘。其中市教体局文件明文规定,患大病者直聘,余下不能直聘者按照三年积分竞聘上岗,被淘汰者就到市里其他有多余岗位的学校竞聘,再竞聘不上的要参加市组织的培训上岗等系列活动,并且工资下调。

那天,在中心校刚开完聘任动员大会,我的一位同事给我打电话,问我参加不参加大病直聘报名,她想和我一块儿去报名。当时我毫不犹豫的回答:“我(身体)好了,不报名参加直聘。”学校要求大病直聘报名时间截止到当天上午十一点三十分。

下午,听到消息,我校的教师数比教体局定的岗位数多了五个教师名额,也就是说,有五名教师将离开原单位到其它学校去竞聘。得知我校已经有两人报了大病直聘,再加上其他原因直聘的人员,教体局给设定的岗位已被占去了十几人。衡量一下自己的积分(近两年因工作轻松,积分不够高),感到自己很有可能就在这五个不能聘上的名额里面,心里开始慌了。就把这事告诉了妻子同修,妻子问了我的想法,她谈了对这事在法上的认识。

尽管这事站在法上去做,可我心里就是不踏实,回想以前这类事情都是我负责,什么样结果我都能提前知道,可现在自己掌控不了了,心里真是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我对妻子说:“再找个同修帮着悟一悟。”同修来了,平静的说:“你(不利用大病直聘)这事做的挺正的,只要是为了证实法,不是为了私,一切都是师父在做。你只要把心放正,师父给的都是最好的。”法理尽管明白,可结果不知道啥样,心里还是忐忑不安,信师信法的心开始动摇。利益就在这儿放着,只要报了名就直聘,但是师父的法明确告诉我们修炼人没有病。这条界线很清楚,站在界线的这边就是常人,站在界线的那边就是修炼人。我问自己:“你做修炼人还是做常人?这有什么好纠结的?”这样一想,我做出最终抉择,不参加大病直聘,放下心,顺其自然。尽管那是剜心透骨的抉择。

几天后得知,因为中心校学生数多,教师数少,我所在的校区所有教师全部聘上。那一刻,我知道了师父真的时时事事都在看着弟子,看着弟子的一思一念,看着弟子做事是为他还是为私;那一刻,我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大法弟子一谈到师父,感恩的泪水就会夺眶而出;那一刻,我知道我也要做一名真修弟子,让师父少为自己操心;那一刻,我知道“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真实不虚。

三次去名利心历历在目,每一次都是剜心透骨,每一次过后又都好像是剥去了一层禁锢的外壳,身心一次比一次觉的清爽。现在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好事,是师父在推着我,拉着我,帮助弟子走向返本归真,回到我真正的天国家园。

谢谢师父对弟子的一路慈悲保护!我要做您的真修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能告诉我〉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