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看守所警察韩淑芬折磨、勒索被关押人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日】韩淑芬是黑龙江齐齐哈尔市看守所的管房警察,现负责看管该所的406、407两个号房。韩淑芬为人贪婪、凶暴,多年来,其利用职务之便疯狂向拘押人员勒索财物;利用牢头打手虐待在押人员。而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更是没有底线:死刑犯脚镣、反串、泼凉水、冷冻……

看守所允许家人给在押人员送衣服时,家人最低要给韩送500元才能把衣服转送到韩所管房号内;看守所不允许送衣服时,家人要想给亲人送衣服必须高价贿赂她才能办到。

一次某经济嫌疑犯的律师要求会见当事人,韩淑芬则嘱咐某经济犯:“见到律师,一定要让律师转告你家人,管某号房的干事姓韩……”那语气、那表情是暗示其家人给她送礼。对不给她送礼的在押人员,她则指使、纵容牢头狱霸借故加以残害。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李爱英被劫持到看守所。因拒穿囚服,韩淑芬狠狠地揪住她的头发将其拖出监舍,气急败坏地踹李爱英数脚,又命犯人抬至大厅,当着四、五个看守所领导的面叫嚣:“到这里来就得听我的,我们是武装警察!”李说:“我没有罪,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们就象踢球似的对李爱英疯狂地拳打脚踢,把后背踢破,腰部脊椎踢伤,又给双脚砸上五十斤重的脚镣,双手戴上手铐,抬回监舍。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一日,闫丽菊劫持到看守所。狱警韩淑芬非法给其戴上四十八斤重的刑具,长达五个多小时,晚上给其戴“束缚带”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穿后刑”——将人双手背铐、双膝下跪、双脚戴脚镣,同时将手铐、脚镣用铁丝最短距离串起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穿后刑”——将人双手背铐、双膝下跪、双脚戴脚镣,同时将手铐、脚镣用铁丝最短距离串起来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九日,陈宏被送进看守所。因绝食反迫害坚持炼功,双脚被砸几十斤重的死刑犯脚镣,再和手铐串在一起,手铐紧紧的扣到肉里,手腕肿的老高,走路睡觉都是弯着腰,一戴就是半年之久。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屈淑荣被劫持到看守所,关在4监区407室。管教韩淑芬指使牢头狱霸欺负老人:不让其上厕所,都尿裤子了,还被戴手铐。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张艳华被劫至看守所。因其不干活不吃饭不报数,遭打手等三个犯人打耳光、挠脖子。其对韩狱警说:她们打我。韩竟说些怂恿她们的话。其对韩说:你执法犯法。韩回头说:你说啥?我就犯法了!结果其又被三个犯人毒打一顿。韩说:来,我跟你说话。其被叫出去,韩露出狰狞面目:希望你能跟上趟(暗指不干活的后果只有自己吃苦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泼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泼冰水

张艳华回到监舍,打手们不由分说将其拖到厕所,将衣服扒光,备好两个大桶两个盆,将其按坐在厕所的瓷砖台阶的下一层,她们站在上一层一盆接一盆的往其身上劈头盖脸的泼,耳朵都泼进水。其手脚青紫,浑身颤抖几乎窒息。打手过来恐吓:“你到底干不干?吃不吃?”回答:不吃不干!打手冲过来一拳打在其胸部,扇耳光,将其光着的身子打倒在水泊中,其双手双脚的指甲冻的青紫,身体不住的颤抖着。其往出走穿衣服时,打手又冲过来一拳又将其打倒在水里,衣裤全都透湿。回到铺上直接坐在凉铺上,她们将窗户打开,其光着脚,只穿线衣裤,身体抖了一个多小时。晚上睡光板铺,不给被。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刘慧杰被劫至看守所,因其不报号不穿号服拒绝干活,被手铐脚镣反串三天;反铐五天;这期间躺不了,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得坐着。其呕吐时,犯人冷不防照其后背猛砸两拳,致使其后背疼痛多日;晚上躺在铺上,犯人不住的扒拉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三月二十六日下午刘慧杰与田勇被拉到附属二院遭插管灌食时,因其向护士劝善,韩淑芬疯了似的双向扇其耳光,指甲将其脸划破。

齐齐哈尔看守0452---2487733

狱警:韩淑芬:警号:032897

手机: 13796333442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