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专业知识的失业者”

李延钧博士十八年来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西南石油大学副教授李延钧博士为人善良、教学认真负责,赢得了师生的好评,仅仅因为他坚持信仰法轮功,被非法判刑。学校以此为由停发了他的工资,并在二零一五年十月开除了他的公职、冻结了社保。现今李延钧副教授从嘉州监狱(原四川五马坪监狱)放出来后,成了一个“拥有专业知识的失业者”。

李延钧博士
李延钧博士

同事都说:“法轮功真的很了不起”

一九八五年李延钧从原籍河南南阳市社旗县考入原位于四川省南充市的西南石油学院地质系(二零零三年迁成都市新都区,现更名西南石油大学地科院),本科毕业时被直接面试攻读硕士学位,一九九二年留校工作,一九九五年~一九九六年参加塔里木石油会战,也就是在那时读了李洪志师父的《转法轮》,并为书中做好人返本归真的道理所吸引,后来他是在一九九六年十月返校后正式开始学法炼功的,从此,他严格要求自己,处处为别人着想,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过去与妻子的紧张关系没有了,家庭和睦,周边的同事都说:“从李延钧炼功后的状态来看,法轮功真的很了不起、真的好!”

科研教学,硕果累累

即使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以后,他遭到各种非法迫害和不公正的对待,依然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保持良好心态,与人为善,工作勤勤恳恳,不计名利和得失。在那恶劣的环境下,坚持考博深造,并在二零零四年被评为西南石油大学矿产普查与勘探副教授,二零零六年通过博士答辩。在处处被监视、迫害中,他仍然在复杂油气成藏研究领域和页岩气非常规地质评价领域形成自己的专业学术特色,为学校承担和主研省部级国家级项目五项,主研页岩气杰出青年基金项目一项,油田科研项目近三十项,累计科研经费一千多万元人民币。公开发表论文近四十篇,其中EI(工程索引,全球核心论文)收录五篇,SCI(Scientific Citation Index,代表国际认可的最高基础科学级别论文)收录二篇,主编国家十一五高校规划教材《油藏地质学》一部,参编省部级教材《油气勘探地球化学》一部,培养硕士十九名,协助指导博士四名。

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李延钧在课堂教学中诙谐生动,思维清晰,认真负责,赢得了师生的好评。但因坚持信仰法轮功受到不公正待遇,在教授职称评定中受刁难,未能通过。而李延钧博士的实际学术水平早超过了一般教授,副教授的职称期间已经成功指导博士四名,已经达到博导水平。

二零一三年九月,学校以“李延钧坚持修炼,被非法判刑”为由停发了他的工资,并在二零一五年十月开除了他的公职、冻结了社保。现今李延钧副教授从嘉州监狱(原四川五马坪监狱)放出来后成了一个“拥有专业知识的失业者”。

下面是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李延钧博士十八年来的迫害纪录。

(一)一九九九年九月至十月,李延钧第一次被非法关押于北京宣武区看守所四十五天,在四川当地看守所被关押十三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学校假期,李延钧回河南老家探望病重的二姐,在七月二十二号下午从电视里才得知中共对法轮功栽赃陷害、文革式的批判,大有天塌之势。他心里明白这些完全是诬陷,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其实,法轮功从来不搞什么组织,学习都是自愿,愿学就学,想走就走,哪来的“组织”啊!于是,他便立即乘火车前往北京,当时中南海、天安门广场一带布满了荷枪实弹的武警,十分恐怖,他也不知道如何做,便乘飞机返回了学校。

九月份开学后,通过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交流,李延钧认识到向北京当局讲清真相是法轮功学员义不容辞的责任。当时,数十位法轮功学员分几组前往北京。李延钧与另两人结伴,一行三人突破重重检查,顺利到达北京,信访办一去,就被警察绑架。为抵制迫害,他没有说出姓名和单位,就被非法关押在宣武门看守所,从九月下旬一直非法关押到十月底,在那里被非法照相、取指纹、审讯,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因坚持炼功经常被殴打、戴脚链。十月二十六、二十七日突然非法关进更多法轮功学员,人满为患,查明省份或单位的就被送走。李延钧也被驻京办非法送回,关押于南充看守所十三天后,才回到单位,受到工资降级、扣发奖金等处罚。

(二)二零零零年七月,他再次进京,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非法游街示众公判。当时中共电视每晚新闻联播开足马力,不断变本加厉造谣陷害,误导民众,抹黑法轮功及修炼者。

二零零零年七月,西南石油大学几个法轮功学员再次进京,李延钧与其他法轮功学员成功的在天安门广场打开“法轮大法好!”和“Falun Gong is Good!”(英文: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当天广场上此起彼伏,不断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打横幅、高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几乎没闲着。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带到广场公安分局,在那里都写上了自己表达的意愿:“希望政府实事求是,不要造谣诬陷法轮功,应该惩恶扬善,不要打压好人。”这是大家写的最多的内容。李延钧被驻京办带回四川当地关押。当地所谓劳教委非法劳教李延钧一年、伍开松一年半,刘俊华医生、任正华副教授等几个女法轮功学员被劳教一年,所外执行。

十二月底,当地政法委将李延钧、伍开松两位大学教师强行五花大绑,与其他吸毒、贩毒、抢窃犯一起游街示众,在南充市体育馆公开非法宣判,学校党委书记董保真等人还组织几车学校教师员工前来观看。

(三)二零零一年一月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李延钧在四川绵阳新华劳教所被非法关押,加教延长迫害四个月。

新华劳教所是臭名昭著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强迫法轮功学员在砖窑厂高温劳动。李延钧因抗工、绝食,被非法捆警绳、电击、暴力欺骗洗脑,至今其右手腕处还可看见几道被警绳捆过的痕迹。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底,李延钧回校,但学校不允许他从事教学,并非法将他的工资降三级、减一年工龄,还将四处派人拦截法轮功学员上访的差旅费从他的工资里扣除。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二年,李延钧累计经济损失不低于十万元。学校还以扣发所在二级单位“所谓治安综合奖”等株连政策来制造仇恨。

(四)二零零二年至二零一三年,李延钧被长期非法监控,包括电话监控、出差监控。特别一到所谓的两会期间,就有骚扰电话,还胁迫他爱人所在单位的书记来施压,制造家庭不和。

(五)二零一三年六月,李延钧在泸州出差中石油蜀南气矿,被泸州市江阳区国保大队陷害,并被非法诬判四年。整个过程都是非法的、见不得人的暗箱操作,泸州市国保大队长恬不知耻的要李延钧检举其他法轮功学员,并以“家破人亡”相威胁,真是地地道道的流氓迫害好人。

江阳区检察院、法院多次刁难李延钧聘请的正义律师,学校和当地新都区610对他妻子施压,要她放弃律师辩护,但在其妻的正义坚持下未能得逞。

泸州公安得知李延钧是大学的教授,以为要立大功了,上报四川省610和省公安厅,对李延钧没修炼的爱人、岳父、兼职过的学校科技园所属公司及经理展开彻查,所谓的调查结果是“李延钧就是个守法的公民”。对李延钧同事、学生及有关领导的调查结论是:李延钧敬业、善良、诚信,是个好教师。

因李延钧不配合迫害,零口供,无法逮捕,泸州公安联合省610绑架李延钧至新津洗脑班迫害。

李延钧被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个月的时候,警察骗他说是放人回家、监视居住,结果他一出看守所大门,就被等候在那的泸州公安、学校保卫处的科长江涛(开着学校的车)、还可能有新都610成员,直接绑架到新津洗脑班关押。

新津洗脑班也是一个迫害了很多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那不仅有洗脑班的两个包夹,还有泸州李姓公安和资阳一个李姓国保队长陪同,意图很明显,一方面洗脑迫害,一方面套取口供并拖延时间,寻找栽赃陷害的所谓证据。在洗脑班迫害约一个月后,泸州公安再次将李延钧绑架回泸州纳溪看守所,并非法逮捕。

江阳区法院非法开庭时,故意将先前通知的开庭时间临时改动、拖延,导致李延钧家属及亲朋好友从三百多公里外的成都赶到泸州,却无法参加旁听。李延钧的弟弟从河南老家赶到泸州,也空跑一趟。李延钧爱人的姐姐,在法院与主审法官徐翻翻交涉时,拍了张照片,那女法官大发雷霆,强行从手机中删除。其姐姐回重庆的途中感觉有两个可疑的年轻人跟踪,没在意,结果回去发现手机不见了。

两次开庭都秘密在泸州纳溪看守所内进行,只让李延钧爱人一人旁听,外面两道关卡,上百位想参加旁听的民众被非法拦阻,数车武警如临大敌般在一旁所谓的“警戒”。这些善良的百姓都成了他们的敌人。

李延钧博士的多张银行卡、现金被扣留,家属和律师多次交涉后,江阳区国保大队才返还,一开始说只有四千元现金,家属不信,又改口说有六千元。日产奇骏2.5L越野车被强扣,直到一年半后,家属控告到检察院,才勉强归还,结果车被开了一万多公里,机油乌黑,车身损伤多处,车门多处被强行撬开的痕迹清晰可见。

(六)二零一四年十二月至二零一七年四月,李延钧在乐山嘉州监狱遭受迫害。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底,李延钧被送往乐山嘉州监狱九监区(入监队),在这里遭受了种种歧视和身心迫害。

(1)精神迫害:一入监狱就制造高度紧张气氛:强行背监规禁令、罚站吃秒饭、内务规范、互监组制度、不得自由活动、定时大小便、强唱改造红歌、队列操练等等。法轮功学员还要遭受哄骗、威胁、找茬、暴力迫害、强制写“三书”等精神迫害。

(2)强迫劳动:号称有几百种劳动工种的嘉州监狱,现在虽然没有重体力劳动,但那些制衣车间、绕线圈车间工作任务量极大,经常是几百上千的数量,每天都有很多完不成任务的,晚上体罚、跑操、唱歌、喊口号。每天工作十二小时以上,有时还要加班赶任务。法轮功学员承受着精神和劳动的双重压力,工头组长受一些恶警暗中指使,对法轮功学员刁难、苛刻、歧视。

(3)包夹监控、言论约束、写月报周报汇报思想。其核心就是让你认罪悔罪承认迫害,摧毁意志力,最终强迫修炼人放弃信仰。

(4)制造人伦悲剧,李延钧在河南的老母亲近八十岁了,在一心想见儿子的悲愤中出车祸,在医院急救三天后医治无效去世。出事前,他的两个弟弟因担心老母亲受不了打击,一开始隐瞒李延钧的事,但老母亲总也接不到儿子的电话、也不见人回来看她,最终还是知道了,老母亲计划二零一六年夏天暑假期间由在高中任教的三儿陪同前往嘉州监狱,然而在五月底就出了车祸,老母亲在悲愤伤痛中去世,最终母子也没能相见,这是迫害者对好人犯下的又一罪证。

李延钧博士被非法判刑四年,除了工作权利被剥夺以外,在经济上也遭受巨大损失。按照二零一零年以来年平均四十万元收入计算,四年下来损失至少一百六十万元。这就是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在这位品学兼优、勤恳敬业、为人善良的高校教师身上实施的结果。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