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挂满二十里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我今年六十六岁,一九九六年十一月经人介绍,开始走入大法修炼的,修炼时间不长,多种疾病全好了。开始修炼时,我每天早上都到公园门口参加集体炼功,晚上到学法小组学法,平时按真、善、忍的标准指导我修炼做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江魔头出于一己私利开始打压法轮功,我就买来信纸自己写真相信、制作真相横幅、不粘胶,到处发放、粘贴,悬挂。

横幅挂满二十里路

记得有一次夜里,我与一位同修骑车到一个有名的旅游景点挂了六十条小横幅,全都挂在公路两旁的树上,一共有二十多里路长。两边的电线杆上也贴满了真相不粘胶。最后我俩只用了几分钟就把一个三米长的真相横幅挂在果园围墙的彩旗杆上。挂好后,同修推上车,就往回骑,我也刚要骑车走,发现还有两根绳子没有系好,就走过去,把它系好了。

当我系好后,再看同修,已经骑到五十多米以外的大马路上了,当时心里很着急,心想:她怎么骑得那么快?这可是上坡路啊,还有好多石子。可当我的脚刚一踏上自行车的脚蹬子,自行车就像长了翅膀,我的脚一下也没蹬,自行车刚好到同修的身边,“蹭”的一下停住了。我立刻明白了,是师父在保护我、帮助我呢!当我俩骑车走在公路上时,有两辆警车从我们身旁开过去,车里的警察还伸出头来打量了我们一下。

第二天,我坐公交车到山里办事,看到昨天晚上挂的横幅旁边挤着许多人,旁边还停着警车。我走过去问一个卖水果的怎么了,他说:“人家炼法轮功的真了不起,把横幅都挂到停车场来了,这马路两边全都是。一上午来了好几辆警车,又照相又调查,这炼法轮功的可真棒呀!”

看守所非法提审好人 门头窗玻璃瞬间成碎渣

二零零三年七月十四日,我因发真相资料被抓進看守所。刚進来时,一周提审我一次。过了几天,三天提审一次,每提审一次换一间屋子。第三次提审我时,提审我的人没穿警服。

我刚一進屋,那个人就冲我大声嚷道:“看什么看呀,赶快站到那边去,把板放下来。”我说:“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是哪个单位的来审我?”他气急败坏的嚷到:“不许你与我辩论”,“论”字还没说出来,他的手就拍到桌子上。这时,就听到稀里哗啦的一米多高的门头窗玻璃转眼间变成了一堆碎渣,洒落一地。

那个审我的人吓得脸色苍白,瘫坐在椅子上。这时有五、六个警察边往这跑边问: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审我的人说:“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旋风,把门头窗吹掉了。”那几个人说:这是间套间的房子,怎么可能有旋风呢?再说这玻璃碴怎么都一样大呢?真奇怪了。

我走到审我的人跟前,对他说:“给我找一把扫把来,”他说:“干嘛呀?”我说:“我帮你收拾呀。”他冲我摆着手说:“不用了,你赶快走吧,从今以后我再也不审你了。”从那天起,直到给我被非法劳教两年,一直没人再提审我。

团河女子劳教所里定住警察

有一次在团河女子劳教所,队长让我和大家一起开诽谤污蔑法轮大法的会。我坐在最后边,有一个人在台上大声的污蔑师父、污蔑大法。她污蔑一句,我就感觉有一个刀片在割我胸口一下,污蔑一句割一下。

她刚说完下去,我就站起来往台上走。队长问我:“某某某,你要干啥呀?”我说:“我也想说几句。”队长说:“你就站那说吧。”我不理她,照直往前走,离台还有一米多远时,我想起了师父的讲法“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如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坏人定住,只说一声“定”,或者说“你站在那儿别动”,或指着一群坏人,就一定动不了,过后想一下“解”就解除了。”[1]

于是我就用右手在正前方,对着那些警察,边画圈边说:“你们都站在那别动。”然后我手指着刚才污蔑大法的人说:“你为什么要骂师父?你知道师父度我们多不容易吗?……”我边哭边问她,后来怎么也说不上来了。

这时台上有两个队长走过来,使劲拉我,怎么也拉不动,就对下边喊:“下边的队长上来几个”,可是下边的队长都一个个傻笑着,站在原地不动。过了大约十分钟左右,宣传科来了几个人,她们一起费了半天劲儿才把我拉走。

回到库房,罪犯们问我:“阿姨,您用的什么功能啊?把她们都定住了,定的时间可不短啊!我的肚肠都要笑断了,又不能笑出声。”我笑着说:“你别忘了,阿姨是炼法轮功的!”从此以后,警察再也不敢靠近我,每天问一句,就赶快离开了。

得救的喜悦:“我支持您!”

一次,我打车去讲真相,刚一上车,说过几句话后,就问司机:“你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没听过。于是我就把为什么要退出党、团、队的邪恶组织,石头会说话(“藏字石”),这是天意,是老天在警示人呀。常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命能保。最后,司机说:“我是团员,您帮我退了吧,”我说好。这时我也到地方了,拉开车门刚要下车,就见司机把右手握成拳头,使劲向前伸,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二零一七年四月份的一天,我到菜市场讲真相,遇到一位大姐,我问她:“大姐,您买菜呀?”她微笑着回答:“是啊,你也买菜呀,”我说:“对,大姐您是党员吗?”她回答说:“我是党员,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我这个党员让你们炼法轮功的帮我退了,还起了个化名叫王平安。你们老师太正了!你们也很正。”我赶快送她一本真相小册子,她接过去,看了看,然后双手把真相小册子放在她的胸前,过了一会,她双手捧着书还给我说:“这本书还给你吧,我家里有好几本这样的书呢,先不要了,请你把它送给最需要的人吧。”这时旁边又围过来几个人,她对我说:“我知道你们太正了,都是用自己节省下来的钱买纸、买打印机的做资料,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谢谢你们了!”

听到这儿,我的眼泪流了下来。这时,我看到她也在一边擦眼泪,一边对我说:“你们要多注意安全,早点回家吧。你什么时候能见到你们的师父,就替我向师父问声好!”我一边点头一边说:“行,我记住了,大姐再见。”

前几天,我到公交车站讲真相时,遇到这样一位二十多岁的姑娘,个子很高,留着又长又黑的头发,看上去美丽大方。她正好回头看我,我马上和她打招呼:“姑娘,你好漂亮啊。”她问我:“您是说我吗?谢谢!”我说:“是呀。你是共青团员吧,你贵姓啊?”她说:“我上中学时入的团员,我姓温。”我说:“那就叫温暖吧,咱们退出来保平安。”我又進一步给她讲人为什么要退出团,并告诉她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九字吉言,就会遇难呈祥,逢凶化吉,在危险来时保住命。这时她乘坐的车来了,她连忙对我说:“阿姨,我坐的车来了,该走了。您觉的这个功好,您就坚定的炼下去,不要管别人怎么说。”最后她一边上车,一边手举着拳头大声说:“阿姨,我支持您!”

我的腿和眼睛有恶警用刑后留下的毛病,行走不便、视力不好,所以每天都是打车出去讲真相,一般每天能讲退十几或二十几名世人。在师父正法到最后了,我知道自己要努力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