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绝路逢生 听师父的话做更好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我是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正式走入大法修炼的,现把我怎样走入修炼与在修炼中怎样按照大法的标准做好人的过程写出来,证实大法的伟大、神奇与超常。

曾经走投无路

我生活在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从小体弱多病,记得小时候打青霉素消炎针,打的两边屁股都是硬疙瘩,走路都不正常。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慢慢有所好转。可是当我结婚以后,生活的艰辛与不如意使我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在我二十九岁生完儿子以后,经常出现头晕、呕吐、胸闷、胃疼、肚子疼,总之哪都不舒服。一次去看望住院的母亲,顺便我也检查了一下,得出的结论却是:从头到脚除了头发丝没病、没有没病的地方。

从此以后,我喝中药,吃西药,打针是常事,有时干活中午带饭,吃完饭就吃药,左一样,右一样,好几种药一起吃,和我一起干活的人都说:“你这样还能干活吗,快别干了。”可是两个孩子小,还要上学,不干不行呀。每次都是坚持不住了,我就去医院看一下,看完就是吃药、打针。

一次中医院来了专家会诊,我也去了,排了长长的队伍,轮到我了,一位专家给我摸脉,摸了半天,对另一位专家说:“你给她看看。”我又坐到另一位专家跟前,号完脉,两位专家都摇摇头说:“没有脉呀。”就这样我只好回家。过了几天,我又去了县医院,院长亲自给我检查,查完后,院长说:“你泵不行了。”他看我不明白,就说:“你心脏不行了,你的脉连正常人的一半都不到,你还能干活吗?象你这种情况,有条件的早该疗养去了。”从此以后,我随身带着速效救心丸。

那时的我,活的真苦呀,各种病:什么心肌炎、心肌缺血、脑供血不足、心脏病、胃大面积溃疡,如不及时治疗就往癌症发展(医生说的),眩晕症,肾炎,严重时尿血,还有精神忧郁症,成宿的睡不了觉,没办法只好吃安眠药,还有妇科病,最让我受不了的就是头痛,一痛就是好几个小时,痛的我哗哗直吐,那种滋味无法形容。

有病乱投医,为了治病我找过大仙,磕头压香钱。一压就是好几百,可是钱花了病却没治好,喝中药,一碗一碗的喝,喝完药就马上喝水,否则药就吐出来了,整天肚子胀胀的,特别是头痛药和安眠药,少吃一顿也不行,不管丈夫干活回来多晚,也得骑上自行车去诊所买药。后来我产生了自杀的念头,我对丈夫说:你那么忙,还得总去给我买药,你给我买一瓶安眠药吧,省得你总去。丈夫说行,可是买回来一看,还是十片,我说怎么又是十片,不是让你买一瓶吗?丈夫说:人家不卖,就给十片。就这样,看着两个年幼的孩子我还得硬着头皮活下来,干不了活,能给丈夫、孩子做个饭也行,可是,有时头痛起来连饭也做不了,就得十来岁的女儿来做。

到了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三,我回娘家,原本三伏天都得穿棉鞋棉裤、浑身是病的母亲非常高兴告诉我:她炼法轮功了,这个功可好了,还能祛病健身,不用吃药病都好了。母亲教我炼功。我第一次双盘打坐半小时,没怎么疼。

我请了宝书《转法轮》和炼功带回家。有时间就看看书,我一看书就困,困的不行,我就放下书睡觉,每次都这样,就这样拖拖拉拉还没看上一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就开始迫害法轮功了,电视天天污蔑法轮功,可是电视越说不好,我就越觉的法轮功好,可我又说不明白。后来我就慢慢放弃了。

到了二零零二年八月,原本浑身是病的我更不行了,一次七岁的儿子摔坏胳膊去市医院治疗,本来我是照顾儿子的,结果我自己躺在床上起不来,同病房的好心人都劝我赶快看医生,虽然我知道吃药打针已经起不了多大作用,没办法,我还是来到了医生办公室,一老中医给我看完以后就说:你为什么不早治呀,你知不知道你的病有多严重,心、肝、脾、肾,人体这几大件你都有病,而且哪样都厉害,我跟你说实话,是药三分毒,给你治这样,可能对那样就有副作用了,而且你月经已经没有了,这些病都治不了。我说:“我药没少吃,针没少打,钱也没少花。”他说:“这样吧,我先给你开几付中药,调解一下,等你月经来了以后,再一样一样治那些吧。”就这样,儿子出院以后,我又抱着一大包中药回来了。那年我三十六岁。

修大法绝路逢生

到家以后,母亲来了,她劝我炼法轮功。我说:师父管真修弟子,我这样不真修师父也不能管我呀。母亲说:“那你真修呀,为什么不真修?”母亲看我犹豫,就领我去了一个患乳腺癌晚期的同修那里,那个同修说,她的病就是医院治不了了,炼法轮功炼好的。我听她讲完以后,就决定炼功了。回到家,我抱起那一包中药出了门,扔掉了,在扔药的同时,我说:“从今以后与药无缘,和你断绝关系,再不吃药。”

从那时起,我开始听法炼功,刚开始炼功我站不住,喘得厉害,炼十分钟就得歇一会,特别是炼第二套功法,抱轮,我必须靠在墙上才能坚持下来,天天看书,看累了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就这样我天天坚持。

大概两个月以后,我开始出现连拉带吐的症状,那时正好有一种流行病,也是连拉带吐,各个医院、诊所打针的人都排不上,没有床位,大伯嫂害怕了,赶紧让我去医院,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一点也不害怕,因为我听法了,师父管我了,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了。我止不住的流泪。

我连拉带吐三天三宿,却哪里也不疼,一宿跑六次厕所,我家住平房,厕所在外边,我白天跑到厕所一看,黑乎乎一片,汤药啥样它啥样,我从小就喝药,喝的汤药都记不清有多少了,师父都给我排出去了。从此以后,我不疼了,不晕了,不吐了,能睡觉了,浑身舒服了,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

二零零三年的四月份,我月经来了,没吃药没打针,一切恢复正常了,丈夫看到了我的变化,也走進了大法修炼中。

我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对师父感恩,是师父让我这个生命走到尽头的人从新活了过来,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听师父话做更好的人

我的丈夫家兄弟姐妹九人,妯娌多,矛盾也多,首先面对的就是养老人的问题,开始公公生活能自理,大哥说一家拿五百元钱给老人当生活费,可是二哥不拿,我们拿了两年,大嫂找到我说:“你二哥都不拿,咱还拿呀?”我说:“他不拿就不拿。咱拿咱的。”又拿了一年,大嫂也不拿了。我想都不拿我自己拿,记得师父讲法中说:“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1]。

后来公公到了八十多岁的时候得了一场病,留下了后遗症,小脑萎缩,反应迟钝,也不爱说话,生活不能自理。这时大伙商量,哥几个轮班养吧,一家半个月,大家也都同意。可是谁先接呢?因为都是农村人,都种地,当时正是秋天很忙,谁也不吱声。我想我是炼功人,就说:我先接吧。这几年妯娌相处,都知道我炼功,在她们看来很吃亏的事情我也从来不计个人得失,对这次提出先接老人也不觉的惊奇。

伺候老人首先是吃饭的问题,老人没牙,吃饭要吃软的,而且老人吐痰很厉害,每次吃饭都要吐好几次,一次外甥领着对像来,我们在一起说话,这时公公咳嗽几声痰就上来了,我赶紧拿纸接住,然后给公公擦擦嘴,很简单的一个动作,外甥看到了,当时皱着眉头很恶心的样子,外甥媳妇也很不自然,事情过去很长时间了,一次碰到外甥媳妇,她说:“舅妈,那次外公吐痰你拿纸接住,你不恶心吗?要是我,我可做不到。”我说:“我是炼功人哪,师父告诉我们,炼功人对谁都得好,何况是自己的老人呢。”

一次丈夫外出讲真相被绑架,判了三年。丈夫不在家,伺候老人就得我一个人了,刚开始还不好意思,公公尿湿了裤子,我就打电话让三大伯哥来给换上,刚换上干净的又尿了,这样总拉总尿的也不能老让别人来呀。有人说,少给他吃,少给他喝,省得老拉老尿。我想我是修炼人,不能怕拉怕尿就给老人少吃少喝呀,我没这样做,我不但不让公公少吃少喝,我还要让公公吃饱喝好,拉了就洗,尿了就换。开始我给公公包饺子、馄饨,总是做带馅的给他吃,后来给他买糕点,我给公公从早饭到午饭这个中间时间段吃水果,公公没牙,我把梨削了皮放上冰糖蒸熟了给他吃,一次大半碗,有时怕他干燥,就给他吃香蕉、桃。公公每次都吃不少,我知道,公公在别人家大部份都是喝粥,没有菜,我就给公公炒鸡蛋、豆腐、茄子、豆角,换样做,豆角做熟了,再用刀细细的切成小丁。公公吃的多,自然也就涉及到拉的问题,一天早晨,我正在外屋炼功,突然看见公公光着身子在炕沿坐着,我赶紧关掉小音箱,進屋一看,公公拉了,给他穿的纸尿裤不知啥时候脱掉了,拉的被上、褥子上、炕上到处都是,我赶紧倒了半盆热水,拿了肥皂抹布進屋,最难擦的就是公公的身上,擦重了疼,轻了擦不掉,都干了。

尽管这样,我还是给公公一日三餐,从未亏待过老人,一次,侄子来接公公,从来不说话的公公说话了:“不去。”侄子拿他的枕头,他一把夺过来抱住不松手,我知道,公公虽然不说话,可他心里啥都懂。

最难的就是给公公穿衣服、脱衣服,公公自己不会使劲,每穿一次衣服,我都出一身汗,一件一件的穿,穿完把公公从褥子上挪下来,再叠被,擦炕、洗脸、洗手。然后再一口一口的喂饭,公公吃饭慢,有时饭送到嘴里他要等一会才能咽下去,尽管我活很多、很忙,我还是尽量把老人伺候好才去干别的,有时星期天让儿子帮我把老人扶到院子里,让老人坐在椅子上看一看外面的光景,天太热,就让儿子站在老人的身后撑把伞遮一下太阳,有时儿子一站一个多小时,也累了,还要写作业,我们才把老人扶回屋里。

丈夫回来了,连着伺候老人两个月,公公去世了,终年九十岁。

在伺候老人的过程中,我做了我该做的,我能在伺候老人的过程中,不怕累、不嫌脏,尽心尽力的照顾老人,我能做到这样,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是大法教会了我怎样做人,做更好的人,不仅对自己的家人好,对谁都好,与人为善,遇到矛盾找自己,就是面对绑架我们的警察,我们依然能做到不记不报、无怨无恨,因为我们是修真善忍的。

我在平时做人做事上,也都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一次我去买录音机,售货员放入一盘磁带让我听一下录音机的质量,我听了一下挺好的,就付了钱,把录音机买了回来。第二天早晨我炼功时,打开录音机发现那盘磁带还在里面,原来当时忘了拿出来了。当我拿着那盘磁带来到商场送给售货员时,那个女孩看着我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我说:“是,你怎么知道的?”她说:“你昨天买完录音机走了以后,我们想起了那盘磁带还在里面,忘了拿出来了,还挺心疼的,当时另一人说:要是炼法轮功的买回去就好了,她们一定能送回来。今天你就送来了,我一猜你就是炼法轮功的。”

我卖菜时,我都给对方足斤足两,有时菜给的多,钱收的少,而我在买菜时,不让对方抹零头,都主动把钱给对方。有人说,别人讲价零钱还不给,你不讲价零钱还主动给,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能占便宜,你们也不容易。这时他们会说:你们真好。

世人在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中已经证明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这场残酷迫害注定是失败的,希望那些还不明真相的世人,不要听信电视的谎言宣传,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