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大法 不流于形式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日】我是一个修了近十年的大法弟子,一直以为自己能做到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一时做错,事后能够检视自己。每天学法炼功,近几年却觉的自己并不象开始那会儿提高的快了,好象一直徘徊在某个层次,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提高。直到去年,我才真正的发现自己离大法的要求实际上还差得太远。

前年秋天,一个亲戚带着一个朋友来到家中问我愿不愿意去照顾一个老人。我以前干过保姆,活不太累,晚上还有时间看看书,炼炼功,挺好的。尽管有的人家不太好伺候,但我以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倒也没事。正好自己也想找工呢,所以就答应去看看。

一见面,老人家的儿子就对我说:“大姐,我必须先告诉你我妈的真实情况。我妈患有老年痴呆症,家里已经换了几十个保姆了。都干不长,最短几天,最长能干上一个月就不错了。我妈犯病的时候,会发脾气、骂人、打人。一点道理也不讲,能把人气死。我经常在外出差,想找一个可靠的人,别人就推荐了你们大法弟子,可你们也是人,你能受得了么?”我看了看老人。老人看起来很安静,话不多,口齿不太清楚,身体有些虚弱。我对她儿子说:“放心吧!我们大法弟子就是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正好这还提高我的心性呢,我会好好照顾大姨的。”

刚开始的时候,老人家和我处得很好。跟我聊家常,我也跟她讲关于大法的事,给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她有时听得很认真,我也很高兴,觉的大法弟子的正的能量场感染了她。可是她的痴呆症也开始显示了出来。抽屉反复的打开又关上,衣服从柜子里拿出来摆的到处都是。有时不知道要重复多少遍。告诉她的事,扭头就忘记了。有时把白天当成晚上,晚上当成白天,连饭吃没吃有时都忘记了。情绪更是反复无常,有时好好的,突然就瞪眼发脾气,摔东西。

一天,她突然说她的钱包不见了。我帮她找,也没找到。她就骂我是小偷,是贼,是大坏蛋,要天打雷劈我。我说:大姨,我没拿你的钱包。我不会偷你的钱的。结果她追过来用笤帚把打了我几下,还把我的行李扔在地上翻,正巧她的儿子回来才把她拦住了。有一天早上刚起床,我给她穿鞋的时候,她使劲踢了我一脚,说我把她的脚扭着了,要害她。开始的时候,我总是告诫自己是大法弟子要忍耐。可是次数多了,自己也开始觉的委屈。自认为是尽了心去照顾她,却时不时无缘无故的被骂被打。

一天同修来给我送资料,说着说着我的眼泪就掉了下来。我说我可能干不了这个活,不适合,我想走了,我从来也没遇到过这么难伺候的人。同修看了看我,没有说话。接着给我讲起了她的经历:

中介介绍她在一家医院当护工。一开始她是犹豫的。医院很脏,什么样的病人都有。而同修又是个特别爱干净爱整洁的人。但是她又一想,正好借这个机会去去这个执着心。可是没过几天,她就有些呆不住了。大病房每天很多人,吵吵嚷嚷;房间里经常弥漫着难闻的气味;厕所也脏得恶心。她每天要给看护的病人擦身,喂饭喂药,病人不能下床,大小便也都在病床上。病人身上还长了褥疮,皮都破了,有时候都不敢看。活强度不大,但一天下来也累得够呛。有时想看看书,但很快就睡着了。她心里开始有些后悔,心情也时不时有些烦躁,总盼着病人早点好起来,自己就不再干这活了。靠着窗户,有一位老年病人,看护她的是位年轻人,一开始同修以为是老人的女儿。姑娘很细心: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给老人打热水擦一遍身子。老人打点滴,一整天也不能动。姑娘就给老人按摩。边按摩边和老人聊天,有时还给老人讲笑话。病人有时把屎尿拉到床上,姑娘就会及时更换老人的床单,帮老人擦拭身子;有一天老人拉肚子,姑娘忙了一整天也没休息;姑娘也会根据天气的状况,适时地为老人开窗关窗。阳光太强,姑娘又会拉上窗帘不让阳光刺到老人的眼睛上。

同修禁不住表扬姑娘:你对你妈可真好!姑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不是她闺女,我也是护工。原来老人有两个儿子。可儿子和儿媳都不愿意照顾老人。只是三五天才来一回,平时通过电话问问情况。旁边的人听了,也都禁不住赞扬姑娘真是个好心人。姑娘说:谁都有老的时候,谁想老的时候生病没人照顾啊。我这不是遇到了吗,我要再不管她,老人家就太可怜了,我也是为自己以后老了积点德。

同修说当时就觉的好象有人在脑袋上敲了一棒,又惊讶又羞愧。平时总是以大法弟子自居,总觉的常人做不到的事情我们可以做到。回头看看,很多自己以为做得好的事情,其实很多常人也可以做到,有时甚至比自己做得都好。很多时候自己只是停留在“常人中的好人”[1]这个层次上,却不自知,并没有达到修炼者的标准,还差得远去了。平时总是说真、善、忍,可也只停留在表面,并没有修炼出一个修炼者应该有的真正的慈悲之心,忍耐之心。所以一遇到大一点的难,大一点的考验,就经受不住,就想避重就轻,绕道而行。还给自己找借口,这次没做好,下一次做好。等下一次考验来的时候,还是逃避了。总是在检讨,却也总是没有过了这一关。同修当天晚上就下定决心:这一次不能再逃避,一定要过了这一关。

之后,同修更加悉心照看病人。有时病人的家属不能来,她也不休息,坐在凳子上打个盹儿,病人随叫随到。新来的人还以为同修是病人的闺女呢。同修还利用休息的时间,帮大家打扫卫生,洗刷厕所,帮别人打水买饭,只要能帮她就搭一把手。渐渐的,同修和其他人熟悉起来,话也多了。同修就趁机给他们讲真相,做三退。病人的家属也直说:以前不了解法轮功,现在知道大法弟子是真的不错!说以后出院了,还请同修去家里玩。

同修讲到这,对我说:“很多事情不是你能做不能做的问题,而是你愿不愿意去做。就看你怎么看待这个事,如何摆放这颗心。如果总是挑环境,挑事情去修炼就不是真正的修炼了。”

同修走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好象有很多思绪涌来,又不知道如何捋顺。但我隐隐的知道,师父在借同修的嘴点化我。我有些兴奋,似乎找到了过去几年一直不能再提高的原因。

有几个晚上,我等大姨睡了以后,自己发完正念,就一个人坐在椅子上,静下心来,回想同修的话,对照自己的行为,再静静的读师父的讲法。我反思了很多,找到了很多执着心。以前好象都被掩盖着,现在好象一下子跳了出来。

1、畏难之心

当稍大一点的难,稍大一点的考验来临时,自己没有决心度过这一关。觉的太难了,尤其还有别的选择的时候,就更想退缩。虽然知道自己没过了关,只是嘴上说着检讨,却还是让机会溜走了。其实自己真的是畏难了。总给自己找理由,表面上看很合理,其实是自己的怕心,畏难之心。没有看清是旧势力在利用邪恶因素不让自己过了这一关。师父讲:“一个普普通通的常人,不想修炼,他会觉的修炼简直太难了,不可思议,修不成。他是个常人,他不想修炼,他会看的很难。”[1]“老子讲:“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真正修炼的人,我说是很容易的,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东西。”[1]“修炼功法的本身并不难,提高层次的本身并没有什么难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说是难的。因为现实利益当中很难把它放下,这个利益就在这儿,你说这个心怎么放的下?他认为难,实际也就难在这里。我们在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时,忍不下这口气,甚至于不能把自己当成一个炼功人去对待,我说这就不行。我过去修炼的时候,有许多高人给我讲过这样的话,他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其实就是这样,不妨大家回去试一试。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是啊,如果我真正能够横下这条心去做,什么环境都难不倒我,什么难都难不倒我。如果光捡着容易的过,每一次都绕过难关,又如何能真正地提高呢?真正的大法弟子应该是“要能吃苦中之苦,要能忍难忍之事”[2]啊。

2、气恨之心

有时大姨犯病,骂我难听的话还打我的时候,我觉的很委屈。找自己,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事,为什么大姨还打骂我呢?以前也遇到过别人骂自己,讲自己的坏话,自己能够一笑了之,不放在心上。为什么这次就不行了?师父说过:“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其实自己的执着心没有根本的去掉。或者说在低层次上的执着心去掉了,到了更高一层,我还没有达到一个炼功人的标准。没有完全修去常人的情,没能做到心不动。

3、私心

现在想想,自己未能修出真正的慈悲之心,未能用慈悲之心去对待大姨。有时同修来了,还跟同修说大姨今天又糊涂呢,还把打我骂我的事学一遍。我虽然笑着说,可不免有些抱怨,还想听听同修们安慰的话。细想想,很多常人都会可怜这样的老人吧。谁不希望安度晚年呢?家里人也跟着受罪。大姨的儿子也经常挨打挨骂,却一声不吭;有时要陪着大姨一整夜也不能休息,第二天一大早又要赶着去上班。儿子对母亲孝顺,是常人之情。而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呢?我的慈悲心又在哪呢?修炼人的慈悲心还比不过常人之情吗?我们常说要修成无私无我,可是关键的时候还是私心当头。找活先问问工资多少,家里的情况,先要掂算适不适合自己;活难了或太累,就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辞职;自己受委屈时,先想到的是自己的付出;困难来的时候,先想到自己抽身而退,却无视别人的需求。如果大法弟子都不能忍受大姨,常人又如何能忍受的了呢?大姨的儿子又怎能找到合适的保姆,安心的上班呢?总是告诉别人自己是炼功人,是大法弟子,可很多事情,自己也只是做到了“常人中的好人”这个层次。有时甚至都不如一个常人。

我把认识到的都写在了一张纸上。我告诉自己从今以后一定要做到“实修”,不能只停留在表面。我开始调整自己的心态。这是自己在常人生活中的一份工作,我要在这份工作中修炼自己,魔炼自己。

如何能做好这份工作呢?大姨的情况跟一般人不一样。我得找到适合她的方法。我就让家里人给我找了一些如何照顾老年痴呆症的资料,同时也暗暗观察大姨的喜好,总结和她相处的规律。我不太会说话,可我慢慢学着和大姨说一些她爱听的话,夸奖她,有时还开个玩笑。她会反反复复说她过去的事,我就记在心里。她情绪好的时候,我就带她到附近的公园或市场转一转,有时遇到熟人,大姨还很高兴和他们说话。以前我总觉的大姨成天呆在家挺好,我可以有机会看书学法,却没想到她成天闷在家里,其实对她身心都不好。更重要的是,我还可以趁机讲真相,做三退。等她转累了,回到家,我就给她削些水果,她如果咬不动,我就给她切得薄薄的,或是蒸了吃。她一顿饭吃不多,我就让她少食多餐。她一边吃,我就放大法弟子的音乐给她听。一有机会,我就教她念“法轮大法好”,还给她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她糊涂的时候,我就借她讲给我的故事和她聊天,转移她的注意力,慢慢的调节她的情绪;有时她根本听不進去,赶我走。我就躲到外面的屋子,一面悄悄注视她的动静,如果有需求,我可以赶过去;一面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旧势力和邪恶因素。

慢慢的,我的心开始变的开阔了。以前大姨犯病的时候,我总是提心吊胆,闷闷不乐,不知如何是好。现在我能应付了,掌握规律了。大姨骂我打我的时候,也不感觉那么委屈了。在我面前的就是一个生病的可怜的老人。如果有缘,大法要救度她。只要有机会,我就让她念“法轮大法好”。以前我看她不愿念的时候,我就放弃了。现在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坚持,绝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我坚信,只要大姨念一遍,她另外空间明白的那一部份就会得救。渐渐的,我发现当我的心态越平和,越纯正的时候,即便是老人家犯糊涂,症状持续的时间也比以前短了。有时候,我不断的发正念,还请师父的法身加持我,老人家本来很凶很激动的情绪,会不知不觉的平息下去。

我呆在大姨家半年的时候,他儿子对我说:“大姐,谢谢你。没想到你能坚持下来,这么好好的照顾我妈。我还以为你也坚持不了多久,跟以前的保姆一样就走了呢。”我说:兄弟,你放心,只要你们愿意用我,我就会留在这照顾大姨。大姨的亲戚来了也直夸我。以前不愿听我讲真相的,也慢慢从抵触到开始变的有兴趣,做起三退就更容易了。有的还主动跟我要护身符和真相资料。

我把这件事告诉同修,同修也为我感到高兴。她说:“只要我们用心,真正的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什么都难不倒我们。”师父说过“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3]。任何事情的存在和出现,一定是有他的因缘关系的。是啊,要是我当初走了,别人就会说:大法弟子不也就这样,跟别人没啥两样。

用自己的行动去改变常人的观念,才是真真正正的,最有效的证实大法啊。我庆幸我没有错过师父给我安排的提高自己的机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