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帕金森症消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六年前,我曾经是一名帕金森症的病患者,主要症状是:右半身活动不能自如,右腿类似死脚,右手指张不开,伸不直,不听使唤,右腿走路拉着走,感觉无力;左腿抖动。到晚上临睡觉时,自己看着床就发愁,只因睡不着觉的感觉很苦,要想睡觉,就得吃从精神病院买来的睡觉药。

那时的身体也非常的难受,想象着将自己放到冰箱里冻起来失去知觉才好受,真是苦不堪言,没个活头,这样的日子一天一天的挨着……在这样的情况下,儿子就让我去找同学去玩,来排解我烦闷的心情,我听他的劝说真的去了。

到了同学家,同学就说:咱们学习大法吧。我没有任何迟疑,就和她一起学起了《转法轮》这本书,开始我读,读着、读着,拿书的右手上下抖动,就是这样,我也坚持学习了一天大法书。

第二天,我又去她家,她就叫我炼功,当时我右胳膊感到热乎乎的。后来她和我讲:真想修炼的,师父就给消业,你得过关。我说:过关我上你们家过来吧。没等我再来她家,当天晚上,师父就给我消业,我就过了一大关。

第一关是这样的。我吃过晚饭,就去一间屋里,刚進屋,我就感到全身动不了了,脖子朝天仰,气管呼噜着,象有痰,经过一段时间,我就开始吐,吐的全是苦水,没有一点饭粒。到了夜间三点多钟,师父给我下上了法轮,我呼喊着师父,但没有声音,这时我能动了。我于是就坐在地上,经过打坐,整整一夜过去。

带我一起学大法的同学来了,她来看望我,她给我发一会儿正念,就让我睡觉了。

就这样我与大法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和家人说:这回我有救了。从此我走上了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

我首先从思想上改变。我把一笔八千元的好处费退给了原主人(这是给他人找工作的好处费);婆家三小叔子(不是亲的)媳妇被煤气熏时我拿出一千元钱,平时也给儿子、媳妇钱。

儿媳妇看我干不了活,就想和我儿子离婚,又听外人说:学大法的六亲不认,就对大法产生误解,我就让她亲身体会到学大法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我给她钱都是一万、一千的给,我也从来不让她干活,他们结婚七年了,我都是抢着洗碗,没让她给我干过什么活。过年压岁钱也是儿子、儿媳五百元,孙子一千元。他们将自己小一点的房子卖了,买了大一点的新房,我将丈夫的公积金都用上了,给他们凑了一百一十万,将我们的老底都给了他们,平时孙子获奖了,我就给他奖金一百元。

大姑姐来我家留住一个月,丈夫都不留她,我就紧着留她,使她很感动。大姑和小姑将老公公的丧葬费和死后追的半年的工资自己拿起来了,没给我们,我也不计较,丈夫认为他们贪财,就生气,我就说:他们还是没有钱,要是有钱就不这样了。小姑后来说:大哥大嫂,过去我有做的不好的地方,你们别计较。我想:要是计较的话就真的没法来往了。还有好几笔钱,我就不一一说出了,总之,我按师父所说的“真、善、忍”去做人,把物质、金钱看淡。

我的身体变化很大。师父是从我的右手开始给我消业调整身体的。消右手业的时候,我的右手做什么活都能做,就是慢、费劲。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过了不到两年的时间,我的右手和胳膊变柔软了,四十年前手术缝合的针印也不见了,有力气了,右手灵活了,在右手渐渐变灵活的过程中,师父已经给右腿、右脚消业了。它们都变硬了,右手抬不起来,穿鞋费劲的很,洗脚更费劲。那时每天晚上是最不好过的时候,洗脸、洗脚就得半个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出洗漱间。洗澡还得丈夫帮助,有时我发出真难受的声音时,师父就暗暗的鼓励我,我再洗脚就容易些,师父看我又有信心修炼了,就把难变大,我深知:师父是让我快点偿还我欠下的业债哪!

六年前,我患的这种病,是全身都充满了业力的,到最后都不能够走路了,我深知这些,所以我的右脚掌上在我走上修炼路三年有余时,出现了一个大脚垫,我悟到:这是师父让我闯不能够走路的这个关。

我每天都坚持学法、炼功。在炼功时,师父仍然鼓励我,怎样鼓励我呢?就是炼功时,多半时间不痛。通过这些,我悟到:脚垫不是病,是病应该总是那么痛,不应该有时痛,有时不痛,在这段修炼时间里,我真的体会到师父时刻就在我身边,在呵护着我。比如:一天,我拖地,刚走進洗漱间,正想洗拖布,一下就摔在了地上,上半身被师父接住了,然后,师父慢慢的把我上半身放在了地上,这都是在一瞬间发生的,事情发生后,我起来了,全身没有摔坏一点,象这样的事情不知有过多少次,都没有发生危险。

师父在大法书上写的,在我的修炼过程中都有体现,如师父说:“欠债要还,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的出现危险。”[1]

经过学法、炼功,修心性,现在我的右脚一点也不痛了,右腿不拖拉着走路了,右手灵活了,伸的直、张的开了,干活儿也有劲了,总的说,师父给我调整好了右半身,和正常人一样了。

在师父给我清理左脚病业时,左脚也出现了一个硬块,走路象钉子扎的一样,我就买了比以前穿的大一号的鞋,脚底下垫三双鞋垫,把脚垫踩着的部位挖去,有时还疼,我就背师父的诗:“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 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2]。

就这样大关小关一齐闯,我不知道闯过了多少难关,在闯关时,都是大法指导我前行,就这样我双脚都不痛了,双腿也能迈大步了,走路也不弯腰了,能一步一步向前迈着走了,扫马路的人也看到我身体奇迹般的变化。

在这六年的修炼路上,师父真是象培养小孩一样培养我,看护着我,师父为我操尽了心,替我承担了很多很多业债,使我一天天长大了。

在这几年里,我也不知流过多少感激师父的泪水和羞愧的泪水,曾经也做过好多不符合大法的事,师父点化我,使我摔了跟头爬起来,还接着修。

我感到修大法就是好,就是美,就是福,就是在走人生最好的路,我要跟着师父坚修到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