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八十五岁宿静真讲述家人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我叫宿静真,今年已八十五岁,修炼法轮大法整整二十年。在江泽民发动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十九年里,我的女儿们不断的遭受迫害,我和老伴冒着酷暑严寒,冰天雪地的奔波在派出所、公安局、安全局、洗脑班、检察院、法院等部门要人,营救女儿回家,真的是既担心又忧虑,更是辛苦。得知女儿遭受酷刑折磨,那心都碎了的痛。老伴承受不住惊吓和在恐慌中度日,在几年前不幸离世。

二零一八年间,吉林省吉林市船营区向阳派出所社区警察闫海波和社区不法人员多次到我家敲门骚扰,二零一八年九月五日上午,又有三人敲我家的门,这三人中有两人是着装警察,还有一女子。

修炼法轮大法 疾病全无、烟瘾轻松戒掉

没修法轮大法的时候,体弱多病,肾炎、气管炎、神经衰弱、胃病等,不断的吃药;后来又得了青光眼,没有钱治,面临眼瞎的可能。

就在走投无路之际,朋友给了一个偏方,说生喝牲畜苦胆能抑制青光眼的发展,从此丈夫到处去讨要牲畜的苦胆,我再用清水将苦胆喝下,每次喝下苦胆整整一天、甚至第二天早上嘴里都是苦的,因为人间最苦莫过于黄连苦胆。喝苦胆保住了眼睛,但是过多的苦胆严重的伤害了胃,胃粘膜基本没有了,不停的胃疼,每天吃不吃饭都打嗝,次数很多而且声音非常大,会传出去很远,那个声音很象家里养的大鹅的叫声。为此走在路上,经常招来诧异的目光。我经常呕胃酸,胃酸呕到脚面上竟然将黑色的大绒鞋面变成紫红色。

我五十多岁的时候,一次一只手杵到地上,手腕齐刷刷的折了。还有一次,我正在厨房做饭,一转身坐在地上,股骨头折了。经仔细检查,我得了重度骨质疏松症,说骨头里都是蜂窝眼儿。医生说象这种情况,一不小心就会瘫痪。

面对病魔缠身的我,全家人象乌云压顶一样喘不过气来,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全家人共同照顾我,象买菜、洗澡等都由家人陪同,尽量减少闪失。那时候的我脸上基本没有笑容,经常住院,我的五个儿女经常轮班在医院陪我。自从我患青光眼之后,丈夫承担做饭的任务,女儿们负责家里其它家务,包括给家里人做棉衣、棉裤,那时我大女儿才十二岁,二女儿十岁。我的大半生就是这样在苦中度过的。

一九九八年有幸得法,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出现很多奇迹。身体的病不医而愈,烟瘾轻松戒掉了。无病一身轻,那种幸福的感觉无以言表。

我十一岁就开始抽烟了。六十五岁那年被确诊为骨质疏松症时,医生一再叮嘱一定要把烟戒掉,否则会更容易瘫痪。回到家里,我开始戒烟,一共戒了七天,每天白天忙忙碌碌还好,晚上烟瘾一上来根本不能睡觉,那真是抓心挠肝的难受,说骨头都痒痒。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不忍心开灯,独自在屋地上走来走去,基本上是半宿不睡。一直坚持了七天七夜,本来瘦弱的身体更加瘦弱。丈夫看我实在是太难受了,就说要不然你先抽一根烟,明天再戒还不行吗?我一听,象接到了指令一样,立即抽了起来。从此以后,我的烟瘾更大了,抽烟的数量比以前增加了一倍。我再也没有勇气戒烟了,瘫痪就瘫痪吧,我认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就这样我小心翼翼的在担惊受怕中活着。

谁都不会想到,就这样大的烟瘾,在我修炼法轮功的第五天就彻底戒掉了。

修炼法轮大法开智开慧,我从一个大字不识的老太太能流畅的阅读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及所有法轮大法书籍。感恩师父慈悲救度。

小女儿多次遭迫害 在劳教所被折磨的生命垂危

在中共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十九年里,我的小女儿王茵六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受了种种酷刑的残酷折磨,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王茵绝食抵制对她的残酷迫害,被恶人每天强行插鼻管灌浓盐水,插鼻管插错了位置,将浓盐水灌到了肺部,王茵当时休克了过去,在生命垂危的情况下,仍然将她四肢用手铐铐着,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我的小女儿王茵,一九六九年出生,大学文化,原是吉林辐射化学工业公司销售员,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后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残酷迫害法轮功后,王茵为证实大法,于二零零零年初在吉林市江边市政府门前炼功,被非法拘留五天。

王茵
王茵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在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被恶警从北京天安门派出所拉到北京怀柔看守所迫害,强迫她光脚站雪地上,后来被劫持到吉林市第三看守所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一年三月一日,王茵被吉林市公安局船营分局政保科长范业刚绑架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六大队,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

三月二十七日,全大队六个恶警一起迫害她,王秀艳先用电棍电手背和小臂恐吓,并一次次将她踹倒,随后恶警们商量两个一组拿电棍电她,恶警曲文芳和金英爱一起把电棍按在王茵的脸和脖子上,使电棍上缠绕的金属条放电部份最大面积的贴在皮肤上并不断旋转,几万伏高压电的灼伤使王茵的面部肌肉不断抽搐,脖子和头不自觉的抖动。恶警金英爱看她一声不吭,叫嚣:“让她把裤子脱了,电她卡巴档(下身)”。在此期间,恶警还让不妥协的大法弟子看她被电的场面,以恐吓其他大法弟子。恶警用三根电棍连续电了两个小时,当时王茵被电得脖子比脸还粗,呈紫黑色。

酷刑演示图: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一日王茵被转入邪恶的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因她坚定修炼,不配合邪恶的要求,不穿号服,被绑在仓库的死人床上,固定在单人床上时用手铐把手铐两个床角,用绳子把脚绑另两个床脚上。

王茵绝食抵制对她的残酷迫害,被恶人每天强行插鼻管灌浓盐水,第四天恶人给王茵插鼻管插错了位置,将浓盐水灌到了肺部,王茵当时休克了过去,被送到吉林省公安医院进行抢救。在公安医院里,恶警在王茵身体极度虚弱、生命垂危的情况下,仍然将她四肢用手铐铐在床上。医院看她已危在旦夕,怕死在医院里承担责任,才通知家属接人。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王茵正在单位上班,被吉林市高新区610、高新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洗脑班,她绝食抗议抵制迫害,后在洗脑班走脱,被迫流离失所。

国安两次强行入室绑架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五日下午二点多钟,吉林市国安恶警先是到王茵工作单位准备绑架她。因她出差在家休息,国安恶警挟持王茵单位人员,很多人把我家团团围住。先采取伪善的欺骗办法。恶警们当时对王茵说:你把门打开,我们没什么大事,就是找你谈谈。看到王茵坚决不配合,国安恶警又逼其单位董事长王玉江叫王茵家的门,遭到王茵正义抵制。

国安恶警又调来一辆110警车和吉林市船营分局向阳派出所一个姓朱的警察,扬言要强行入室并要带走王茵。王茵推开我家二楼阳台的窗户,向邻居、国安、公安和过往行人讲真相,大声告诉周围的邻居自己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好人,今天国安恶警二十多人就是要把我强行抓走……国安恶警面对王茵正义抵制,在众目睽睽之下害怕恶行被更多的人知道,没敢马上破门而入,两个小时后,王茵走脱。

王茵的单位领导也因此受到牵连,七月十五日当天,国安恶警逼迫王茵单位销售科经理,把王茵叫到单位。这个经理说了句“国安找你”,就被国安恶警以泄露机密为由强行抓走,直到晚上才放回。

七月十七日下午,吉林市国安恶警多人以收水费为名骗开我家的房门,当时家中只有我和王茵两人在家。国安恶警强行非法抄家,抢走了一些大法真 相资料,王茵单位公款一千五百元的存折、个人存折、两部手机、孩子学习用的优盘、家庭用的电话本等物品。王茵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三日下午四点半,王茵和另三名大法弟子,在吉林市昌邑区省机厂宅一栋楼二单元七楼右门,被吉林市国安恶警包围,大约在晚上七点半到八点钟左右,吉林国安恶警破门而入,王茵和其他三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十九日王茵与另三名大法弟子被吉林市安全局秘密转移到长春公安四处遭受迫害。

当晚我们得知她被绑架的消息后,心急如焚连夜到王茵出事的辖区派出所要人。派出所的人说:这件事情很复杂,吉林市国安局管的事,我们没权管这事。当晚十点多我们家人又赶到位于吉林市松江东路59号的安全局要人,门卫推说没有此事。后来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门卫才用电话向楼里通报。当时家人听到门卫在电话里说:她们家属要人来了,怎么办?可接完电话后,门卫却告诉家人说没有此事。我和老伴还有家人在零下26-27度多的冰天雪地里站了很久,,却得不到女儿的任何消息,无奈只好暂时回家。

第二天一早在国安上班之前,我们家属十一人再次来到安全局,门卫通报后说:办案人员一个都不在。在我们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安全局的张处长、保卫处姓钱的科长才不得不接待了家属,我们家人要求放人。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六日上午八点四十分,我们家属一行六人再次来到安全局要人。要求归还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七日国安恶警强非法行入室抢劫的财物,王茵单位公款一千五百元的存折、个人存折、两部手机、孩子学习用的优盘、家庭用的电话本等物品……并强烈要求立即释放绑架正在遭受迫害的女儿王茵。

我女儿王茵、历经一个月磨难后回到家中。

一月内转三个洗脑班 遭灌食、猥亵、上绳

六年后的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有多人到王茵家敲门,两辆警车,还有私家车,车上有便衣警察。王茵不给开门并从窗户向其讲真相。警察野蛮把门撬开,五人非法闯入,要强行带走王茵。

我和老伴得到消息后打出租车赶到小女儿王茵家阻拦。亲戚们知道后也即时赶到,谴责恶警们执法犯法撬门私闯民宅绑架好人的犯罪行为。十一点多钟恶警将王茵的丈夫及老姨骗到沙河子洗脑班,让看看洗脑班的条件有多好,家中就剩下八十多岁的我和老伴及她姐夫三人,又趁我去厕所时将王茵强行抬走(恶警给拿的鞋)。并将王茵家台式电脑抢走。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及姐夫两人势单力薄没阻挡住恶警。

王茵被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迫害。在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被非法拘禁八天,期间,王茵遭到灌食、性侵害、上绳(一种野蛮捆绑的酷刑)等迫害。迫害王茵的主谋是吉林市船营区“六一零”主任杨秉文及其帮凶徐振贤等人,他们使用恫吓、欺骗、用扭曲的人性和阴险的手段迫害王茵。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在王茵绝食抗议第四天,徐振贤就领人来给灌食,带来个五十岁左右的协警叫“老刘”,一米八左右瘦高,一帮人把王茵按床上,用筷子卡在她的嘴上,捏住鼻子强行往嘴里灌,把王茵的脸都弄破了(一个多月才好)。灌完食,王茵大喊“法轮大法好!”恶人“老刘”打了她四个耳光。徐振贤不怀好意地说,要不吃饭,就让“老刘”喂。

结果晚上,徐振贤把鸡蛋羹拿来,让王茵吃,不吃,就让“老刘”喂,她回头走了,然后把门关上了。只把“老刘”和王茵关在屋里。王茵向后退,“老刘”往前逼,把手按到王茵胳膊上,呼吸急促,并大声尖叫。吓得王茵问:你要干什么?他说你说呢?当时,王茵吓坏了,他问:那你吃饭不?随后,徐领着人进来了,拿着一杯鸡蛋糕让王茵吃。

第二天早上,王茵还是决定不吃饭,结果,徐又来威胁她,说还让“老刘”喂,她又领着屋里的两个陪教走了。王茵当时躺在床上,还没来得及下床,就被恶人“老刘”按那了。王茵喊救命没人管,徐一关门,“老刘”马上上床上。王茵挣扎着,“老刘”过来,呼吸急促的把嘴往王茵脖子上贴,手伸向王茵的臀部。王茵不住声的喊叫挣扎,僵持了一会儿,徐才重新又开门进来,再来给王茵灌食。

王茵告诉他们老刘的恶行。徐说:那不让“老刘”灌,让他把着王的腿。结果在灌食的时候,“老刘”趁机又用手指捅了一下王茵的下身。灌食后,王茵跟徐说,徐没说什么。

下午吉林市“六一零”头目白岩来了,王茵告诉他“老刘”猥亵她,白岩无耻地说:“你有证据吗?”他就是这样一个明知违法,还要干坏事的人,纵容下属干不是人的事。“老刘”是他们雇来的临时工,一个地地道道的流氓。

九月一日王茵被转到长春兴隆山洗脑班,到九月二十一日,又转到吉林舒兰洗脑班,直到九月二十九日才回到家;一个月内,王茵遭三个洗脑班恶人迫害,身心遭到极大的摧残。

大女儿遭三年冤狱迫害后 被迫放弃修炼

我大女儿王立秋,在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下午四时许,去寻找一夜未回家的朋友,就没再回家,家人到处寻找,后听说向阳派出所附近抓人了,就在当夜二十四时许到向阳派出所询问,被告知派出所未抓人,市局的国保抓人了!直到三月六日,距其被抓二十二天时,家属才接到刑拘通知书。

王立秋在二月十三日,被市公安局国保支队科长狄士刚、警察孙壮等劫持到吉林市船营区警犬基地,被强行从鼻子中灌进去八瓶芥末水,用杠子压腿等酷刑。多次休克,狄士刚等用凉水将其泼醒,继续灌,造成王立秋心脏病频频发作,病情严重,几近死亡。

在完全没有犯罪事实的情况下,王立秋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三日被非法送到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监狱遭受迫害。在吉林女子监狱,凡是被强制转化的人,都必须去转化别人,恶警才认可“转化”。监狱一定要被转化的人能打骂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才认为这人转化好了,相当邪恶。

我女儿王立秋比较胆小,见不得打人、骂人,甚至别人大声呵斥,她都心跳的不行,所以监狱认为她转化的不好。在吉林女子监狱曾遭受抻床等迫害(我女儿们被迫害事实经过明慧网有多次报道)。

我们一家人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受益,按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受中共邪党残酷迫害。

这么多年来,没过几天安稳的日子 ,我在营救、探视女儿的过程中被逼问是否炼法轮功,被逼签担保书。老伴承受不住惊吓和在恐慌中度日,在几年前不幸离世。

我以前居住的吉林市丰满区市井沟派出所警察还向当地法轮功学员询问我现在的家庭住址。不让我过安稳日子。

真心希望现在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和社区人员了解法轮功真相,善待大法弟子,给自己和家人选择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