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学员:师父帮我放下恐惧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二零一二年我修炼的大女儿介绍我炼法轮大法。看到她修炼后心情愉快,道德标准提高,健康获得了改善,我也开始修炼。我的生活,健康以及行为举止都改进了很多。现在,我对人更宽容,而且不需要服用治疗胃炎和注射控制荷尔蒙紊乱的药。

当我开始学五套功法时,因为我背部有问题不得不靠在树干上。现在我不需要那样做,周围的人对我在这个年龄有的活力感到惊讶,因为我看起来更年轻,皮肤的皱纹也减少了。

我的家人和朋友问我为什么如此平静,因为我在修炼过程中慢慢的放弃了许多执着,其中的一些比较大的执着包括想要控制我女儿的生活,怨恨我的兄弟们不来拜访我与和我一起生活的妈妈,以及对我的两个小女儿不孝感到伤心。

我意识到我仍然有很多人心,而且有时我像一个常人一样。我想说一个有时会干扰我学法的大执着。师父说:“你静不下来的原因,是因为你的思想没有空,你没有那么高的层次,那是由浅入深的,与层次提高是相辅相成的。你放下了执著心,你的层次也上来了,你定力也加深了。”[1]

我执着的想和我的孙女更亲近,想要改善她的生活。我认为她在受苦,她的父母不像我一样的疼爱和尊重她。当她还很小时和我一起住了很长时间,我像对女儿一样抚养她。现在,她有一个家庭:她的母亲(我女儿),她母亲的新丈夫,及他们刚出生的小孩。我不能理解孙女为什么不像她年轻时花时间陪我。我也替她担心,虽然我了解我女儿的新丈夫是个有责任感的人,并且将我孙女视如己出,但我总会怀疑并担心他有可能会伤害她。

当我和我的修炼的女儿谈起这件事时,我意识到这是因为我仍然有很多情,需要提高心性,并需要在这些魔难中升华,才能放弃执着。

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当然一下子断了这个东西还不容易,修炼是个漫长的过程,是一个慢慢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但是你得自己严格要求自己。”[1]

去年我告诉一位同修我还没有结婚。她告诉我结婚这件事很重要,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曾经一度决定要做这件事,但最终我没有。一段时间过去后,那个同修在一个会议时当着其他大法弟子面前问我到底什么时候要结婚。那时我感到很生气。后来,向内找后我认识到她是善意的在提醒我,因为我必须表现得比常人好。

她建议我读师父的讲法 :“我这里讲人类的真实现象。大家知道,西方人对中国人男女之间还那么拘谨不理解。我告诉大家,那才是人哪。性的开放,混乱了人种,混乱了人伦,神是绝对不允许的。所以做一个修炼人,你们绝对不能干这样的事情。你可以有你的妻子,有你的丈夫,这是正常的人的生活。如果他不是你的丈夫,不是你的妻子,你和他(她)发生性的行为,就是犯罪。”[2]

当我告诉我修炼的女儿我对另一位同修的建议的消极想法时,她告诉我不要不高兴,并问我是否会在他人面前称我的伴侣为我的丈夫时觉得不妥。她说我现在是大法弟子,这样做是说谎的行为。我悟到了,如果常人会结婚才在一起,那我应该比常人表现的更好。

我曾经认为住在一起没结婚没有错,因为我们不再亲密了,但后来我意识到,亲密关系比性关系更紧密结合,因为它涉及分享感情,家庭和日常生活。因为看到我的所作所为,我最小的女儿和一个她没有结婚的人住在一起。

我还有一个执着就是担心我和伴侣的关系会因为我修炼大法出现问题, 我无法与他沟通,每当我试图跟他谈论法轮大法时,我们都会吵架,很多时候我不得不停止讲真相的活动或集体学法,以免他生气。每次我要出门前,要提前一天告诉他,以避免争吵。我的恐惧心越来越大。我也担心他会诋毁大法和师父造成不良影响,因为他有时会有攻击性,使我受伤和愤怒。

在找出了这些恐惧之后,我决心讨论它并消除这些物质,我要消除恐惧心才能有慈悲。我决定寻找最恰当的时刻告诉他法轮大法好及我的健康状况的改善。他不接受大法,并说我是因为他的钱才想和他结婚。我不想和他吵,我提高我的心性并以祥和的心态告诉他我非常爱他,即使他没钱我也会永远和他在一起。然后他说他爱我。那一天我鼓起勇气捍卫我的修炼,当我的恐惧消失时,我们可以和平对话。我知道师父会安排一切,我则须努力,专心实修,提高心性,像个大法弟子。

我很高兴告诉大家我现在结婚了。我感谢师父的无限慈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