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在2002年被非法劳教期间,在众多“转化是对的”的声音和邪悟者对我的肉体伤害和精神迫害中,我随着邪悟者写了“五书”,还被安排去做帮教。在劳教所,为了争取多的减期,我表现积极,让家人交了大法书,还让丈夫把家里所有的大法书和师父的讲法录音、录像都给毁了,也使家人对大法、对师父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我还配合坏人在师父画像上对师父不敬。积极参与劳教所的各种邪教活动,如:领操、领舞、参加演讲比赛时装模作样并声泪俱下(实际在谤师谤法)获得第一名,参与转化多名其他学员的帮教。我犯下背叛大法、谤师谤法、助纣为虐的大罪。2004年从劳教所回家后,我没有真正认识到错误,也没有好好学法,刚回到修炼中没多久又被绑架到区洗脑班,一个月后又转入市洗脑班,在酷刑下我受不了又邪悟,并且被坏人在满屋子里写满了师父的姓名的地上,自己没有擦除也踩上师父的名字,又违心写了“三书”,听信了一邪悟者和一特务“转化越彻底修的层次越高”的胡言乱语,魔性大发,追求高层次、追求修得高,主意识完全被邪灵控制,一口气写了许多许多谤师谤法的东西。从洗脑班回家后,差点被市610利用成了特务。虽然没有配合坏人做特务活动,但还是出卖了一位当时处于监外执行的老年同修。在我被绑架到派出所时,发现衣服口袋里有几张真相币,我把这当成了罪证,丢到厕所里了。我所有背叛师父和大法的根源,都是我没学好法,没有从理性上认识法,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对师父不敬、谤师谤法的言行、文字东西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多学法、学好法,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我要做一名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珍惜这万古机缘,跟随师父回家。

王三秀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已经写过两次严正声明,昨天我想起来还有两件事我做错了,没有声明。我是部队的一名军官。二零零零年我被部队送教养院关押。被邪悟的学员转化,在邪恶“三书”上签了名字。后来一邪悟者把我带到一屋子里,墙上挂着一个白板,上面签了很多人名。她激我说:你敢不敢在这上面签上你的名字。当时我想这有什么不敢的,随手就拿起笔就签了名字。当时在场的狱警就组织一群邪悟的人唱起了“同一首歌”。后来我才明白,这是邪恶认为我真的被他们转化了。其实我是因为怕心,怕失去工作,顺水推舟的接受邪悟者的谎言,内心并不情愿转化。在此我郑重声明我做错了,我不该在上面签名。第二件事是从教养院回来,在天安门伪火发生后,当时我也被唬住了,觉的大法学员自焚是不对的,但没有判断出这是邪党导演的栽赃嫁祸。为了保护自己,我写了一个“思想汇报”交给部队了。我做错了,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我声明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写的“思想汇报”、“三书”上的签名全部作废。根子上都是因为我有怕心和执著名利情而被邪恶钻了空子。今后我一定多学法,抓紧时间多救人,不让师父操心。

郑伟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疯狂迫害,邪恶逼迫我交法轮功书籍,我交了两本大法书。单位邪党书记逼我写骂师父的话,我写了。2001年2月我被邪恶关到洗脑班和看守所,邪恶让我写“和法轮功决裂”,不写就判刑。天天逼我写“思想汇报”。在市“610”和街道办事处的大会上让我发言骂大法师父和大法,还给我录了像,在电视台反复的播放,毒害世人。还把我写的“思想汇报”写到邪党日报的头版上抹黑法轮功,造成恶劣的影响。市“610”问我敢不敢撕法轮功书,我说敢。还把师父在大湖区讲法的新经文交给了派出所。并在派出所“问我的笔录”上多次签字,还说出两名同修,这两名同修都遭到了迫害,一家还搜出师父的经文。我没有保护好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我先生把三个师父法像毁坏了,烧了一本《转法轮》,把三十多本大法书扔到了垃圾桶。我很痛心,对师父和大法犯了大罪。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也对不起众生。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跟随师父回家。

张惠兰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修炼的。江泽民疯狂迫害初期,我用人的狡猾对邪恶说“不修了”,结果就慢慢放弃了修炼,不久身体就有病了,直到现在身体还是半边身子活动不灵活。这期间因为不学法,悟性差,人心上来还说一些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在2018年春天,我骑三轮车出去,被汽车碰了,没倒。第二天又被汽车碰,倒了,把三轮车的扶手也碰坏了,是师父保护我死里逃生,老伴同修提醒我,我还是没悟到这是师父的保护和点化。最近我身体更加不如从前,脑子不清楚,糊里糊涂的,这时老伴同修和周围的同修与我切磋交流,使我真正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我决心从新修炼。同修和我一起学法、炼功,我身体病业逐渐消失,人也清醒了。在此我诚心向师父忏悔,严正声明:我以前违背大法、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此发愿:今后加紧学好法,跟上正法進程,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多救度众生,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王玉禄 2018年9月24日


严正声明

前几年我和同修在讲真相中,被便衣绑架到派出所迫害,我们都是零口供、无签字、不配合,就是给他们讲真相。但邪恶抢走了我的包,因包里有真相资料和我的身份证,他们问:这身份证是不是你的,我说:是我的。现在看来,我不应该回答他们,这仍是配合邪恶。最后邪恶把我们关押到看守所拘留十天。出所时,说都得签字和按手印,我想,他们已经知道了我的名字,我就签了自己的名字和按了手印。出来时总觉的这件事做的不对,就写了一个严正声明,请同修发给明慧网。当时我对这事情也没太重视。今天看了明慧上同修写的“关于对严正声明的严肃性的体悟”,我又重审这件事,认识到它的严重性,是配合邪恶迫害,是我的污点。我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我再次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走师尊安排的路,学好法,在大法中归正,坚信师尊、坚信大法,弥补过错。

董连香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和丈夫是1998年得法的。1999年7月江贼迫害后,2000年3月我县“610”大肆绑架大法弟子40多人,其中有我丈夫。期间“610”到我家来好几次,让我到拘留所劝丈夫写“不学不炼”的保证,就放回家,丈夫不听,我打了丈夫一个嘴巴。2002年丈夫又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迫害,因有几个常人亲戚在公安局上班,我找他们帮忙,还是让我跟丈夫说“不学不炼,就能回家”,我听了他们的话。2009年3月5日,丈夫挂条幅再一次被非法抓捕,我还是配合警察,让丈夫写“不学不炼”的保证,结果不但没放,还被判了4年刑。在几次的丈夫被迫害中,我因为怕心重,为让丈夫早回家,完全没正念,用常人心对待,还说了不该说的话。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切交给师父安排,坚修大法到底。

金华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后,我曾三次被非法劳教。期间,我做了大错事,配合邪恶写了“三书”。第一次,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看到大多数学员都转化(邪悟)了,我由于有人心,认为自己文化低,看他们都比自己强,也就随着“转化了”。第二次,二零零四年在劳教所非法关押,我承受不住邪恶迫害,违心“转化了”。第三次,二零零九年在劳教所,邪恶给我上大挂、抻床等酷刑,我承受不住,违心“转化了”。在被非法劳教期间,我还配合邪恶答卷、喊口号、报数、背监规、写“思想汇报”等,还做奴工。以上是我对大法所犯下的罪错,我愧对大法、愧对师父。在此我严正声明:以上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学好法,严格要求自己,精進做好三件事,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弥补犯下的罪错,跟上正法進程,跟随师父回家。

刘成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没好好实修,在2001年至2004年被邪党关押在黑窝迫害期间,我听信了邪悟者的歪理,也随之邪悟而转化,我动摇了对大法的坚信,说了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的话,写了对不起师尊和大法的“三书”。还劝说误导一位同修也邪悟转化,铸成大罪。从黑窝回家后还劝说误导同修姐姐放弃修炼,幸好同修姐姐没听信我的误导。我从此放弃大法修炼,脱离大法十七八年。期间慈悲伟大的师尊曾多次点化我,安排同修帮助我回归大法,我由于常人心太重,迷于常人始终未能惊醒,直到2017年肠胃出现严重病症,经家人同修的帮助,才回归大法开始修炼。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好好学法,精進修炼,珍惜慈悲伟大师尊用巨大付出延续来的修炼机缘,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薛顺奎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2016年9、10月间,我被当地国保非法抄家,后报到邪党检察院、法院,在2016年底开庭判决:一、罚款2千元;二、管制6个月,由社区司法所执行。法庭给了一份事先打印好的判决书,没要我签名,又另拿出一份东西叫我签名,我也没看是什么内容,拒绝签。他们说:你不签字就重判。这时我出了怕心,就在上面签了名字。在司法所每月一次也都有签字。在邪恶高压下我害怕了、妥协了,只想赶紧离开邪恶的地方,只想判决书不签字就行了。其实这是真正的背叛大法,背叛师父的犯罪行为,是我的污点。我非常后悔,自责。在此我严正声明:2016年底在邪党法庭、司法所的签字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信师信法,多学法、学好法,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多救度众生,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丁桂芝 2018年9月20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初期,我配合邪恶上过电视,给派出所交过炼功磁带,应付他们。由于怕被抄家,我把《转法轮》手抄本、《精進要旨》、新经文等书送到我家前楼的亲戚家,想到她家学法用,可邪恶对她也施加压力,让她也看着我,几年后,这些书找不到了,是我没有保护好大法书。邪党部门组织邪悟者到我地区宣讲,我去了。邪党部门又强迫我地大法学员到宾馆开会,我单位领导说他亲自开车送我(表示对我的关照),为了答谢他,在要到开会时,我主动给他打电话。当时我学法不深,没有认识的这是配合邪恶。在怕心、狡猾、情的驱使下,我没有维护好大法,犯了大罪。特此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邵会萍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我刚得法几个月,邪党就疯狂迫害。我单位邪党书记叫我放弃修炼,我当时法理不清,人心又重,为了让他能交差,就随便给他写了“不炼了”的话。但他说写的不合格叫重写,我没答应。因他说不合格我就没当回事。时间一长就淡忘了。最近看到明慧上关于严正声明的文章我才猛然惊醒:修炼很严肃的。我这个问题太严重了,是我修炼的大漏,我对不起师父。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写的“不炼了”的话及所有对大法、对师尊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今后更加严肃的对待正法修炼,珍惜师尊用巨大承受延续来的时间,不辜负师尊与众生的期望,完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

李桂荣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为了给被非法关押的妻子申诉,我向邪党公安局递交诉状时,一接待警察问:法轮功是×教,怎么还来找。我说14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再说案子中也没我妻子有罪的证据。那个警察突然问我: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随声应答:我不是炼法轮功的。话一出口我知道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是对大法、对师尊的背叛。深挖根源,是我平常放松学法炼功,没有向内找实修自己的一思一念,说了不该说的话,留下了难以洗刷的污点,我深感愧对师尊。今后我要多学法,以法为师,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跟师父回家。我声明我说的“我不是炼法轮功的”这句话作废。

尹宝军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开始修炼的。1999年“7.20”江泽民邪恶集团发动迫害时,我由于得法不久,对大法认识不深,用人心看待这场迫害,当时为了应付单位收书,就把一位放弃修炼的熟人送到我家的一本《转法轮》和另一本大法书(记不清书名)交给了单位。这些年来,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交大法书是向邪恶妥协,没有坚定的维护大法,是背叛了师父。我近期悟道:仅认识到过错还不够,还应该在明慧上严正声明,忏悔自己犯下的严重罪过。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言、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师父正法的最后阶段,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罪错,跟随师父回家。

王占所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2005年至2006年,我被非法劳教期间遭毒打后,想早点出去,就违心“转化”。转化后,家人花钱请客,我还做了帮教,帮助邪恶转化其他学员,我造下了大罪孽。回来后也没有声明就出去打工。打工时还想:现在不炼了,等以后再炼。我完全被邪恶钻了空子,使身体变成今天这样子。通过看明慧周刊文章,我认识到在劳教所写过“三书”、做帮教,是犯了谤师谤法的大罪,是从根本上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犯下了滔天大罪。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三书”及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杨德奇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進京上访被邪恶非法绑架劳教。由于学法不深,正念不坚定,我听信了邪恶的谎言,随大流“转化了”,放弃了修炼,写了“三书”,曾恶毒的骂过师父,诋毁过大法,也曾嫁祸于一位同修说“材料是她送的”。解教回来后,心性坠落,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还不如常人。师父一次次点悟我,让我和同修一次次接缘,唤醒了我,使我又回到了大法中。感激和悔恨的泪水交织在一起,我错了,我要从新修炼。今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信师信法不动摇,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冯爱莉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二零零一年五月的一天,我到县公安局去讲真相,后被邪恶扣留、关到了县看守所。期间,邪恶非法审讯我,问我在哪里买到大法书,跟哪些人一起炼功,当时我觉的不能说假话(后来认识到是对大法的邪悟),我就如实回答了问题,不理智的出卖了同修,给同修造成了很大伤害。我非常后悔,这也是我犯的最大的错,给自己留下污点。在此,我向师父认错,向同修道歉。现在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陈树琼 2018年9月24日


严正声明

自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以来,我曾两次被非法关押。由于不能坚定正念,怕心重,常人心多,在邪恶迫害和恐吓下,我配合了邪恶,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和签了字,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以前曾请同修帮助写过声明。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要从内心认识对大法所犯的罪错,诚心悔过。我特此再次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真修实修。弥补自己的罪错,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跟随师父回家。

李金秀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2018年9月5日我发大法真相资料,被警察绑架到国保大队。他们讲:“国家不让炼,你怎么还炼?”我说:“我十多种病都好了,我怎么能不炼呢。”他们让我在家里炼,不要出来发资料,我想到儿媳得了重病,一岁的孙子离我不行,我就答应了,结果我被拘留了十五天。放我出来的当天警察叫我签字,我也没看就签字了。回家后听同修的交流,我知道错了,非常后悔。现在我严正声明:我签的字和我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加紧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刘淑玲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在2018年4月中旬,居委会一人拿张纸条让我签字,我没加思索就签了,心想:等你们走了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后来同修说我修炼不严肃,是对自己对众生不负责任,没做到信师信法,完全是常人那一套,上了邪恶的当。我非常后悔,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众生。现在我声明:一切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论、文字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多学法,多发正念,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做一个真正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跟师父回家。

刘宝荣 2018年6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没学好法,修炼不扎实,法理不清,做了很多不符合大法的事。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派出所办转化班,逼迫交书。因有怕心,我把大法书和师尊法像交了,违心写了“不炼法轮功”。2015年才认识到这事的严肃性。在病业严重的情况下,同修帮助写过严正声明(当时的认识很简单)。今再次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坚定走师尊安排的路,加紧学好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做师尊的合格弟子,跟师尊回家。

栾永凤 2018年9月25日


严正声明

在2013年,妹妹发神韵光盘,被恶人诬告,被非法关押。派出所警察把我叫去让我签字,我忘了签的是什么了,开始我不签,警察说:“你要不签,就去学校叫她女儿签,我们去学校,他们学校就都知道了”,那年外甥女正要高考,因妹妹和外甥女在我家住,我当时法理不清,有怕心和亲情心,就签了。现我严正声明,我的签字和所做、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过失,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修好自己,多救人,跟随师父回家。

戚风珍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曾因進京上访被邪恶绑架進了拘留所,又因学法不深听了邪党的谎言,加上家人的施压,放不下亲情,写了“不修炼”的保证书。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重新回到大法中。在一次警察敲门進家时吓的没了正念,怕心重就配合警察说“不炼不修了”。一次次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后悔莫及。在此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对大法不利的言行统统作废。今后要坚定信师、信法不动摇,不管邪恶怎么说一律不配合,跟师父回家。

谭元兰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2014年4月29日有同修被非法绑架。当晚2警察穿便衣来我家敲门说:来看看。我便将其当朋友迎進家门,谁知总共来了9人,将我家抄空。当拿到我写的心得体会“我修的是宇宙根本大法”(丈夫给他的),说是不拿去。让我签字,我拒绝。几天后又问我:“我修的是宇宙根本大法”是谁写的,谁印的?我说是我写的,同修印的。特此严正声明: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一定要认真学好法,做好三件事。

张盛荣 2018年10月2日


严正声明

我今年76岁。2017年5月13日七、八个警察闯入我家,乱翻一通,抢走了我所有大法书和小笔记本,还有法轮章和护身符,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当时我都懵了,夜里快12点了,又把我关到看守所。15天后我出来时,说是保外就医,监外执行一年。我因有怕心,没修好,配合了邪恶,我签了字。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弥补损失。

董秀清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曾经被非法劳教。在進教养所时填写过一个表格,劳教结束时,在解除非法劳教的书面材料上写过所谓的“个人总结”并签名。回家后警察去家里骚扰时,写过“安心工作”之类的话。以上这些行为都是承认迫害、向邪恶妥协的表现。现在我郑重声明:以上写过的这些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决不认可迫害,否定旧势力安排,一心走师父安排的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姜明东 2018年10月1日


严正声明

今年8月,我微信讲真相,被警察约谈,后被非法抄家、绑架到看守所。邪恶强迫我签字、抽血、拍照,利用我的家人要挟、强迫我脱离大法。现在我才认识到犯下了严重的错误,给自己的修炼留下污点,我痛彻心扉。特此严正声明:以上我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及我签的“约定”全部作废。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从新修炼,好好学法,做好三件事,兑现我下世的洪誓大愿!

李彩侠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少,不精進,执著于对儿女的情,被邪恶钻了空子。在2018年6月女儿入党要政审,我是炼法轮功的,因为没有使女儿明白真相,她就逼着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特此声明:我所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在今后我要学好法,坚定实修,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進程。少让师父操心,我要多救人,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冷亚娟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2018年7月21日下午我和同修一起去一个村庄讲真相,被一个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俩被派出所人员非法绑架到派出所。所里一个人写了张什么让我按手印(我不太识字,也没看什么内容),我没加思考就配合按了手印。回家后越想越觉的不符合大法和师父的要求。今天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隋广花 2018年10月5日


严正声明

2017年5月25日上午9、10点钟,派出所警察来我家骚扰,给我录音、录像,还照相,问我还在炼法轮功吗?和其它一些问题。我怕心重,悟性差,说了对大法不利的话,还说“决裂好多年了”,说了好几次。这是对师父、对大法最大的不敬,我向师父认错。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雅兰 2017年5月25日


严正声明

看了同修在明慧周刊的感悟“任何时候都不要配合邪恶”后,对我触动很大。由于我有欢喜心,不理智、不注意安全,被邪恶迫害。在邪恶的高压下,我因怕心和放不下对儿子的情,我违心写了“四书”,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朱紫芳 2018年9月9日


严正声明

在2018年5月2日我在街上发真相资料,被人诬告,被巡警绑架。后来在邪党公安局遭受各种酷刑,左胳膊被打骨折了,邪恶又把我关押到拘留所迫害。在神志不清情况下,在警察写的纸上我被强迫签了字。今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彻底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过失,坚定修好自己。

李春玉 2018年9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个人修炼基础不扎实,做事不在法上,被邪恶钻了空子,非法判刑五年。在监狱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配合了邪恶,做了一个修炼人不该做的事,留下了污点,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我严正声明:我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白香兰 2018年9月24日


严正声明

2017年12月20日—2018年6月19日我被国保大队及派出所构陷,诬陷触犯刑法第300条,非法判处我拘役六个月,并逼迫我在非法庭审上认罪,及其它非法录口供、起诉书、签字、盖手印。我严正声明非法关押期间逼迫我所谓的认罪、签字、盖手印的不符合大法的所作所为全部作废。

李绮华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平时学法不深、法理不明,于2014年期间遭邪恶非法绑架,被冤判三年。非法关押在监狱时,在高压强迫下我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三书”,深感痛悔,愧对师父。在此严正声明我一切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坚修大法到底,紧跟师父回家。

高桂兰 2018年10月3日


严正声明

今年我出去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遭当地警察非法绑架关押审讯,后来被迫在不知他们写了什么的纸上签字、按了手印。我这是向邪恶妥协,也是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现在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及签字和手印全部作废。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吴金艳 2018年10月3日


严正声明

通过看同修的交流文章,我认识到在解除劳动教养时签过自己的名字、在非法拘留15天释放时签过自己的名字、按过手印,这都是不对的,配合了邪恶的要求了。我没有认识到正法修炼的严肃性。现在声明我不符合大法的签字及所按手印全部作废。一定认真做好三件事。

张洪霞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18年4月讲真相的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出来时我违心的在“释放证明”上签字并按了手印,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现在我认识到这种言行是背离大法的。在此严正声明:我此前所做一切不符合法的事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姚景丽 2018年10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9年开始修大法的。99年7月20日被绑架到所谓的学习班,写了“保证书”,不炼了,把6、7本大法书丢進河里去,还讲了“法轮功不好”的话。05年后我重新修大法。我现在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做、所写的对大法不敬、对师父不敬的一言一行全部作废。

李绿连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在监狱被迫害期间,我被迫违心的所写、所说、所做对师父、对大法不敬、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声明全部作废。今后我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对师父、对大法坚定不移,去掉所有的人心,跟师父回家。

安秀芝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因我学法不深、在信师信法程度上做的不好,在2015年以前向邪恶“保证不修炼了”,并配合邪恶签了自己的名字。从现在开始,我声明以前所说的、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修炼路上勇猛精進,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弥补过错。

卢明珍、卢思珍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2018年5月份准备峰会期间,街道办事处三个人来我家骚扰。我在主意识不强的情况下,我在一张空白纸上签了字。现在我认识到这个签字是个严重问题,应该严肃对待。特严正声明我的签字作废。今后精進实修,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游素荣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2002年我被邪党劫持到洗脑班。在洗脑班的高压下,我违心的答应“转化”,还烧了师父法像。我的言行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因此,我严正声明上述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决心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大法到底。

范翠琴 2018年10月4日


严正声明

几年前,单位局长找到我亲戚说是我不可能写“三书”或是“五书”,不想开除我,所以让亲戚代我写,亲戚为了保住我的工作就写了。我现在刚知道。我不承认她所说所写,她不能代替我,特此声明她代我所写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

付丽华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1年因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在当地洗脑班违心的写了“不炼了”的保证。多年来也没有引起重视。现在特此声明我曾经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刘贵碧 2018年9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没修好自己,法理不清,把没改字的大法书《转法轮》给丢掉了。这是不尊重师父,对大法的不敬。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我所说、所做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毛玉华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本人被非法判刑关押期间,在迫害下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写的所谓“三书”等郑重声明作废。从现在开始努力学法修心性,按照大法的正法要求,听师父的话,重新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徐子奡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本人看了同修的交流,认识到在监狱里因为接见时要求穿过囚服和出狱时在释放证明上签过字,这是不对的,也是配合了邪恶的要求,现在声明作废。走好以后正法的路。

张宏伟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我代笔签了一同修的两次“不炼功”的名字,2002年7月及2003年7月,现在特此声明这两次签名全部作废。我坚修大法到底。

刘仁和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2016年我在我地综合办给的表上签名及包括别人代我的签名和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都声明全部作废。

姚仲庄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在受骚扰时有怕心,说“不炼了”,签了字。严正声明我所说“不炼了”及签字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常继民、李桂秋 2018年9月9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所说、所做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写的“保证书”我郑重声明作废。紧随师尊,圆满成功。

赵婉婉 2018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按的手印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所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米成立 2018年10月6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