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谁人没有老?

重阳节话老人们被中共迫害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四日】一年一度的重阳节又到了,笔者最近浏览了明慧网中秋节以来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的信息,发现有许多老年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残酷迫害的案例,在此仅选择几例,让我们看看中共及其豢养的那些打手们是怎么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的对老年大法弟子实施迫害的。

据明慧网最近报道,辽宁省大连市开发区的郝福奎,今年八十一岁了,人称郝大爷,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好大爷,他心地善良,非常愿意帮助别人,整天乐呵呵的,笑容可掬。本应该安享天年的年纪,却因为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遭中共法院诬判三年,今年六月被劫持入狱。

郝福奎的老伴郭玉英曾经参加过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讲法班,真切体会到法轮功是一个让人身心升华的好功法,开始虔心修炼,不多久,郭玉英身体上的顽疾好了。

郝福奎看到老伴实实在在的变化,也走上了修炼之路。修炼以后,郝福奎的身体越来越好,多种疾病不翼而飞,精神饱满,走路生风,修炼二十几年来,面容几乎没有太多变化,如今八十多岁,看上去就像六十多岁的人。

郝福奎夫妇都是大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化纤厂职工,自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两人屡遭迫害。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日清晨六点,郝福奎和老伴正在家中炼功,房门突然被撬开,二、三十人破门而入,闯进各个屋内,开始录像、拍照、翻查物品,抢走各种私人财物,包括电脑、书、画、资料、手机四个、录音机六台,价值几万元。一个一米八十多的高个子穿一身黑衣服,脚穿皮鞋,猛踢郝福奎后腰三、四脚,那时年近七十岁的郝福奎比他父母年纪都大啊!

警察将家里翻了个底朝天后,又强行将郝福奎和郭玉英带走,人扣押在大连市黄海路派出所一整天,晚六点郭玉英被放回。郝福奎被关押在大连开发区看守所,因拒绝放弃修炼,郝福奎被警察迫害到生命垂危,家属多次交涉希望放人都未果。

二零零六年,郝福奎被劫持到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两年。郝福奎从马三家回来以后,身体虚弱,通过修炼法轮功,才逐渐恢复健康。

然而郝福奎和郭玉英没过几年安稳日子,二零一二年两人被警察监视居住,骚扰、恐吓,致使两位老人精神压力很大。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二日,郭玉英在长期的精神恐吓中凄凉离世,郝福奎忍着悲伤安顿了郭玉英的后事。

中共公检法部门对这个历经风雨的老人的迫害并未停手,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郝福奎被大连开发区公安分局警察非法刑事拘留,同年十月二十六日被取保候审。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五日,开发区检察院以开检刑诉向开发区法院提起公诉。法院以警察非法抄家时掠走的法轮功书籍、真相光盘、优盘储有法轮功信息、电脑主机有法轮功信息等为迫害证据,非法判郝福奎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五千元。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湖南省郴州市北湖区法院于一九八医院的一间会议室非法庭审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廖松林,剥夺其聘请律师辩护的权利,廖松林的当庭自我辩护也被法官打断,只说了几句辩护词。

廖松林生于一九四一年十月十六日,湖南省郴州市军人接待站退休职工,一九九四年修炼法轮功之后,一身的病不治而愈,如:以前患的神经官能症、肺结核、鼻窦炎、前列腺炎及三十多年的胃病、工伤引起的脑震荡后遗症都好了。他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曾多次为单位维修水电设施,不要一分钱报酬;为邻居维修水电器具,不收礼也不让他们请吃喝。单位领导委托廖松林做生活区物业管理,不收一分钱管理费,义务为大家服务。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早晨八点多,郴州市北湖区国保大队十多个警察绑架了修炼法轮功的古稀老人廖松林;之后,有五个警察强行入室非法抄家,将法轮功书籍、师尊法像、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全部洗劫一空。当时国保警察欲劫持廖松林的妻子孟庆莲,遭到孟庆莲的强烈抵制。廖松林老人被国保警察非法关押至郴州市看守所。

廖松林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八月被非法抓捕,非法关押在郴州市看守所;二零零三年九月六日被郴州市北湖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湖南常德津市监狱。二零零八年又被冤判四年。

廖松林的妻子孟庆莲,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赶赴北京上访,想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就因为讲几句真话,被北京警察抓起来,非法关进北京石景山看守所,遭非法审问,遭受警察不断地扇耳光。当时正是大冷天,气温只有零下七度,孟庆莲被警察强制脱掉棉衣,接着警察拉住孟庆莲的毛衣领往脖子里灌了一雪碧瓶的自来水,还注射不明药物,孟庆莲全力挣扎,几个警察将孟庆莲双手抓住,用手将孟庆莲两颚夹住,使嘴张开,用针筒将药物喷进孟庆莲的嘴里。

廖松林的儿子廖志军,心地善良,憨厚勤快,乐于助人,因修炼法轮功,曾被中共非法劳教两年,并于二零零八年、二零一三年、二零一八年三次被中共法院非法判刑,共计十三年半。

刘清平女士是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招待所退休工人。她为人善良谦和,为别人着想,乐于助人,在众多的亲朋好友同事中口碑很好。因信仰真善忍大法,遭中共三次非法劳教、两次关洗脑班、刑讯逼供、酷刑加害,经常的骚扰、监视,六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清平女士身心遭受到极度摧残,于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清华大学教务处职工邱淑芹女士,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六次被绑架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八年北京开奥运会之前被劫持到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头部被打一个坑。回家后,610、警察、居委会经常骚扰,家人反对,给她精神和生活都造成很大压力,多次住院,不幸于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一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四岁。

山东省青岛平度市法院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诬判七十多岁的即墨市法轮功学员邱青华三年、罚金四万;她儿媳李红蕾四年、罚金四万;她女婿徐建训一年零两个月;邱青华被劫持到济南女子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被迫害出现乳腺癌症状。

笔者刚从明慧网得知,河北省秦皇岛法轮功学员马桂兰,女,六十多岁,二零一八年七月四日,在向民众讲述法轮功真相时,被秦皇岛市开发区珠江道派出所绑架。七月五日,被绑架进秦皇岛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到七月十八日,马桂兰由十五天的行政拘留突转为刑事拘留。

大约在九月十七日,突然传出马桂兰在秦皇岛看守所被迫害致死。而且在这不到一个月期间内,看守所还有二人也离奇死亡。

据不完全统计,到二零一八年十月,在秦皇岛看守所最少有二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迫害,在非法(超期)关押中,法轮功学员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一个个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而遭受迫害的悲惨遭遇;一个个被中共迫害得支离破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家庭,就是一件件控诉中共迫害的铁证。

中华民族曾经是历史上誉满全球的文明古国,尊老爱幼更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孔子曰:“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传统的中国老年人因为其智慧和经验,自尊和仁厚,是社会中最受人尊敬的群体。

清朝康熙帝曾经两次在畅春园和乾清宫举行千叟宴,宴请65岁以上蒙、满、汉文武大臣以及致仕人员达千人以上。乾清宫的两次筵席上,康熙与赴席老人们飞觞饮宴,皇子、皇孙们侍立观礼,并为老人们斟酒。为纪念这两次盛会,康熙帝即席有赋《千叟宴》诗一首,并命大臣们“赋诗记事”。

而今日的中共邪灵却在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的迫害善良的按真、善、忍做好人的老人,数千年的文明传统被毁灭殆尽。试问那些死心塌地为中共卖命的恶奴们: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家没有父老双亲、妻子儿女、兄弟姐妹?天下谁人没有老?假如这些无端的迫害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还能那样灭绝人性、丧尽天良的去迫害他们吗?

值此重阳节之际写出此文,以揭示中共的流氓本性和邪恶本质及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愿中国大陆更多的民众和国际社会关注中共对法轮功长达十九年之久的残酷迫害,尽快解体中共,结束迫害,让千千万万的老人们能够过上一个安享的晚年,让所有的家庭不再无端承受支离破碎、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惨遭遇,让人类社会充满和平、幸福与美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