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莱西市法院偷审孝女姜淑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青岛市莱西市现年五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姜淑娥女士,自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被莱西国保恶警绑架后,家人就彻底失去了与她的联系。十月九日,莱西法院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偷偷庭审姜淑娥。十月十日当律师将手续递交给主审法官方西春时,方西春拒收,并声称你愿意投诉就投诉。

姜淑娥女士,原青岛市交运集团分公司莱西交运集团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氏集团相互利用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因为不放弃修炼真善忍,屡遭中共恶党的迫害:一九九九年底被非法开除公职;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二年被离婚;自二零一零年以来多次被非法骚扰、绑架,对家中老人的打击可想而知。

这次姜淑娥被绑架,家人本想瞒着她的老母亲,怕她岁数大,经不起一次次的打击。可还是没法瞒住,因为这几年老人的起居几乎全是由姜淑娥照顾。姜淑娥很孝顺,每隔数日就会回去看望老人,给老人洗刷,做好吃的等。

无端遭绑架 孝女被偷审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半左右,做家政服务的姜淑娥刚下班,被等在户主楼下的七、八个警察绑架到普东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六月四日姜淑娥被非法批捕,六月二十七日被构陷到检察院,十月九日遭偷偷庭审,主审法官是莱西法院的方西春。

因为之前莱西法院并没有通知姜淑娥的家人前去旁听,所以姜淑娥年近九十的老母亲不知已经开庭,老人为给孝女讨个公道,特聘请律师为女儿做无罪辩护。

十月十日,当律师赶到普东看守所会见了姜淑娥女士后,方得知已经开庭了。接着律师又赶到莱西法院准备递交手续调阅姜淑娥的案卷,没想到主审法官方西春竟然以已开庭为由拒绝接受律师递交的手续。

律师强调说按现行法律规定,在宣判前律师都可以介入,拒绝律师介入违反了法律规定。方西春竟然说你愿意投诉就投诉,反正我不收,领导愿意收他就收。中共的这些所谓执法者,实则是名副其实的违法者。

修大法身心健康 做好人领导称赞

姜淑娥女士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修炼前,她是出名的火爆脾气,特别爱发火,是个得理不让人的人,在单位里经常和旅客吵架,也曾和总经理拍过桌子。由于长期生气上火,导致身体出现多种疾病,如胃疼、肝炎、胆囊炎、神经性头痛、妇科病等。

修炼法轮功后,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善待他人,遇事为别人着想,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知不觉中她的脾气变好了,不再与人斤斤计较了,在单位里也不再出现与旅客打架的现象了。总经理高兴地说:“没想到法轮大法把姜淑娥改变了,法轮大法太好了!”

同时,姜淑娥身上的疾病也不知不觉好了。修炼二十多年了,她没得过一次病,更没吃过一粒药,使她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法轮大法把姜淑娥变成了一个身心健康的好人。

打击报复无端被抓 姜淑娥控告李为魁

从表面看姜淑娥女士是因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被抓,实则是小人李为魁的打击报复。姜淑娥在控告国保大队“×教科”科长李为魁的信中写道:

“二零一三年五月三日,我在外地工作。在上班的路上被莱西警察沈涛、李为魁等恶警绑架。四天后,我被年迈的老母亲接回家,但被非法监视居住六个月。警察二十四小时在我家门口监视,连已八十三岁的老母亲也遭到了警察的羞辱与骚扰。一天,我母亲在遭到警察隋国勤的羞辱后去赶集,不慎从电动车上摔下来,当时已摔昏,拉到医院抢救时,警察又如鬼影般跟到医院病房监视我。

当时医生诊断我母亲脑出血严重,有生命危险,给我们下病危通知书时,他得知就因为我是炼法轮功的,就被警察无辜绑架,我母亲遭到警察的羞辱后精神恍惚才被摔成这样,警察居然还又跟到医院监视、骚扰,他非常气愤,告诉我不要怕他们,让我好好配合医生抢救病人。因为我母亲年事已高不能做手术,只能保守治疗。

在我母亲还没有脱离危险期时,一天晚上,恶警李为魁竟然闯进病房骚扰我们,我母亲受此惊吓,“唿”的一下从床上爬起来直直地看着他们。我赶紧把李为魁推出病房,李为魁恼羞成怒地在病房门口大声嚷道:“姜淑娥,你别落我手里,落我手里我不会放过你的。”

母亲在医院住了十天,花掉医药费8000多元。我的老母亲遭此魔难,莱西公安局有推卸不了的责任,他们必须赔偿所有的医药费。”

所以这次姜淑娥遭绑架,真正原因不过是鼠肚鸡肠的李为魁借机报复而已,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姜淑娥问他为什么要绑架她时,李为魁说不出理由的原因。

暴力绑架致身体严重损伤

以下内容是姜淑娥在控告李为魁的控告信中所述: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半左右,我刚下班,被等在户主楼下的七八个警察绑架到青岛路派出所。过程中被多人非法审问、照相、按手印等。当我问邪教科的李为魁为什么绑架我时,李为魁说不出原因来。

之后,他们把我拉到普东看守所非法查体。在一个窗口抽血时,两个男警用膝盖使劲把我顶在一个窗口下的墙壁上,身体紧紧地贴着墙不能动,使得我喘不上气来。断断续续地说出几句话声音也变了。窗内一个大夫拽住我一只胳膊给我抽血。

接下来,我又被拽拖到一张床上,被多人按住全身给我拍片子,我不配合他们对我的迫害就喊:“法轮大法好!善良的警察们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家人摆放个好位置。”他们这样折腾我两三次,导致我身体受到严重损伤:整个右手颤抖不停,浑身无力,两腿发软,不能正常行走。我是被警察连拖加拽出了查体室的。

之后,我被六七个人抬进监室时已是晚上十点半多了,我的手还在不停地抖。我浑身无力,站不起来,并伴有恶心现象,这是后来同监室的人告诉我的。当时有几个好心人不停地帮我捋着颤抖的手,给我喂水等。两天后我还是不能正常行走,也吃不下饭,上厕所得有人搀扶着我去。

一个月后,莱西检察院两次到看守所非法审问我,问我家里是不是有个老妈八十八岁了,曾经是不是在哪里住过?有没有被劳教?认不认识谁等等。但他们都一直不回答为什么绑架我。我被关进看守所已经五个多月了,至今我的身体仍没有康复,每次只能吃少量的饭,致使我浑身无力,不能长时间站着,腰痛,经常肚子疼,被人不小心撞一下也会震得肚子疼,经常头痛头晕。”

思女心切去要人 儿子被铐贤媳遭关押

老人得知小女儿又遭无辜绑架后,精神几乎崩溃,她哭叫着要去找女儿回家,还经常说:“好好的上班就被抓走,这还真是无法无天了,我要去公安局找他们放人。”

图:姜淑娥的老母亲坐在公安局门口
图:姜淑娥的老母亲坐在公安局门口

为了营救女儿早日回家,老人在五月初曾经去过莱西公安局,门卫不让进。当天姜淑娥的二哥打电话寻找老母亲,青岛路派出所要他过去一趟,他去派出所,跟他们讲理,被铐在椅子上。他在得知姜淑娥被捕的第二天去莱西公安局要人,门卫也不让进。他给国保大队“×教科”科长李为魁打电话,李为魁说,峰会结束后要不就放人,要不就判刑。姜淑娥的二哥多次打电话找李为魁,后来李为魁就不再接电话。

看着老人因心疼女儿、难过得每日茶饭不思,姜淑娥的二嫂丁花英心里也很着急,她深知自己的小姑姜淑娥没有犯罪,不该被抓。可她也无法安抚自己的婆婆。婆婆非要去公安局要人,看着颤巍巍近九十岁的老婆婆,她不放心婆婆自己一个人去,怕她摔倒没人扶。七月二日丁花英打车陪老人去莱西公安局,公安不但没放人、也没给老人任何答复,却将丁花英绑架到莱西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五天。

近九旬老人,面对家中孝女、贤媳接连遭无辜绑架,她悲愤地叹息道:这是什么世道啊!

善良的姜淑娥女士虽然遭受了种种非人的迫害,但她仍然在控告信中,慈悲地向参与迫害她的人员劝说道:你们对大法的态度决定着自己的未来,法轮功学员真心希望你们对大法能有个正确认识,有个美好的未来,在大劫难来临时能平安度过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