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火爆青年到新好爸爸(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七日】(明慧记者沈容采访报道)在孩子心里,大人争吵如同乌云罩顶,自陈忆缘有意识开始,他的世界就已昏天暗地。“从我很小的时候,爸妈就是三餐吵架,过一段时间打架,我一直以为所谓的家就是这个样子。”

在硝烟弥漫的环境中长大,忆缘养成了暴怒的性格,“我不知道什么是真诚和善良,只是复制着父母的模式长大,所以我一生气就学大人辱骂、丢东西、像大人打我那样去打狗,还会在心里盘算别人对自己如何不好,斤斤计较得到的、失去的。”

长大后的忆缘叛逆自我,在母亲的严厉管教下,更加不爱念书,冲突总是一触即发!“曾有一次我闹脾气,妈妈重打我后还不满意,就把我赶出家门,那时我既愤怒又绝望,想以自杀作为报复。我走到河堤上,想把头栽进水沟,但不敢做,于是躺在斜坡上思考怎么死可以比较轻松一点,想着想着,河堤上一辆车从我头上开过去,车上小朋友对我大喊一声,我顿时惊醒,算了,回去吧……”

明明有家可回,心里却觉的无家可归,直到接触飙车后才发现,这是暂时抛下怨愤不安的好办法。“上高中时我没有驾照,就学哥哥偷拿家中钥匙出去飙车,不管妈妈怎么藏,我都可以找的出来。”在时速一百二十公里、急驰如飞的快感中,最撕心裂肺的痛楚都被迅速抛诸脑后。

上大学后,在四人一间的男生宿舍,忆缘迷上了网路游戏和情色,蚕食鲸吞着理智和本性。“我知道那样不好,但在那股恶势力的洪流中,我真的无法清醒,也没办法控制自己,只能随波逐流,有一种很重的无力感,想爬可是爬不起来,曾经因为二分之一学分不及格而险些被退学。”

家庭没有温暖,学习失去动力,忆缘象个无头苍蝇般无助乱转,上色情网站,玩线上游戏,不停联谊渴求情爱,沉迷飙车又逢重大车祸,上天让他走了一条坎坷崎岖的路,到底想要告诉他什么?“那时我的人生没有目标也没有方向,我内心深处很无助,不知道自己究竟属于哪里?”

生命的曙光

大二下半年,忆缘来到台北打工,在阿姨的热心推荐下,他上了法轮功九天学习班,这是他首次系统、完整的聆听师尊讲法,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明白了这是修炼的大道、度人的佛法。“小时候我曾想过老了要出家,但我惊喜发现不用等老了,现在就可以修炼了!”

上完九天班后,忆缘也看完了《转法轮》,他的世界观在短短几天内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旧观念、坏思想逐渐崩塌。“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我就觉的,原来做人就是要这样,那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向往,我觉的我就应该这样做。”

'图1:接触法轮功后,忆缘(中)的世界观在短短几天内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图1:接触法轮功后,忆缘(中)的世界观在短短几天内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是慈悲的师尊唤回忆缘的本性,明白来到世上的意义。“以前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每天失落盲目的活着,现在我找到了归属感,看到了希望,领悟生命真的有一种更高的境界存在。我感觉身心像被清洗过一遍,原本包覆我的那些负面物质消失了,很多不好的想法、欲望不见了,网路游戏和色情网站也自然不想再接触了。”

回想当时的难以自拔,忆缘说:“其实人的身体本是‘脓血粪尿’,看淡情,看淡对美色的喜好,欲望就会少很多。而且任何东西在另外空间都是有生命的,不管是电玩还是色情,都是一种毒药,让你沉溺其中,没有多余的心思去思考人生更重要的事情,严重影响每天的生活。”

不断用真、善、忍法理洗净自己的忆缘,在戒掉恶习、善待他人后,不但从小缠身的鼻窦炎不药而愈,体力和成绩也突飞猛进。“在我得法后的一次期考,班导师曾对一个前几名的同学说,你看忆缘可以考九十分,你要加油点。大四考取国立研究所时,一位科任老师也跑来祝贺我:没想到你是一匹黑马!”

在婚姻中走正修炼路

二零零九年,忆缘自台湾师范大学光电科技所毕业,隔年以三等特考考上智慧局。在有了稳定工作后,忆缘于二零一三年五月十三日和交往一年半的同修登记结婚。

忆缘说:“其实当时女友并不想这么快走入婚姻,但我认为年轻男女之间要么是朋友,要么是夫妻,所谓的男女朋友事实上是现代社会的一种变异关系,造成两性的开放与对情的放纵,所以我们也在衡量婚姻这条路是否能圆容大法、走正修炼的路。还记的当时她问我,婚后是否可以全心在大法项目上工作,我告诉她我绝对是支持你做的。”

尽管婚前约定一诺千金,但婚后考验一个也没少。“记的结婚之初,有一次妻子工作到凌晨一点,事情却还没处理完,在等她的当下,我认为妻子不重视家庭,在没有得到善意回应下,愤而将情绪写成文字发到公众平台上,引起轩然大波。当时我就在想,为什么很多家事是我在做,难道只有你要证实法,我就不用吗?心里有一种忿忿不平的委屈。”

'图2:忆缘(左)和妻子(右)带着孩子参加活动。'
图2:忆缘(左)和妻子(右)带着孩子参加活动。

修炼中没有坦途,都必须在生活中摔摔打打、踏踏实实走出来。忆缘不好意思地说:“妻子是一个生活中不拘小节的人,而我刚好是反过来的个性,所以相处起来磨合也多。就拿使用卫生纸来说,她常用完卫生纸后到处乱丢,我问她为什么不丢进垃圾桶,她会告诉我不是不丢,只是暂时放着还没丢,甚至反过来质疑,家里是回家休息的地方,为什么我要弄的那么拘谨。其实就是这些芝麻蒜皮的小事,让我们在生活中充满考验。”

经历多次争执后,忆缘意识到尽管自己认为自己有理、形式上再怎么平衡家庭,都不能成为不向内找、不修自己、不做好三件事的借口。“我好象也在强迫妻子接受我的思维方式,尤其夫妻之间因为关系亲近了,好象说话也可以不客气了。”

忆缘坦白地说:“我能察觉到自己从小在骨子里形成一种不好的黑色物质,就是自我,经常因为没有守住心性和妻子形成负面的对立情绪。事实上,表面看似再有道理的东西,当你没有做到真、善、忍,为此受到冲击而生气时,就是自己紧抓执著不放了。”

“修炼人是有能量的,当你带着执著改变别人的心时,其实也就是把不好的物质丢过去,造成对方的伤害和整体环境的负面影响。所以矛盾产生时,我不应执著表面上的是非对错,而是在揪心的过程中诚实面对自己不足的地方,坚持修自己。”

“我知道师父最不希望看到的就是我们互相指责对方。因为修口包含了修善,常人讲以和为贵也来自于善。我理解真正善良慈悲的状态,就是对待一切和自己想法冲撞的事情,能够善意理智地站在对方角度来看待。”

回首从小到大的生命历程,忆缘说:“以前对于惨不忍睹的家庭经历,在心里始终认为是一段伤痕,然而母亲在高压、无助、折磨人的环境下把我养大成人,光这一点,我就应该孝敬她。尤其现在有了孩子,过去的经历反而让我更懂得为孩子付出,以及怎么付出,我不该感谢父母吗?”

“师父说:‘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1]我知道过往的安排都是为了给我消业,最重要的目的是让我在今生得法修炼、圆满随师还。”

忆缘最后满心感谢地表示:“大法真的太伟大了,大到整个环境就是你的修炼形式。我悟到人生的不同阶段是修炼的不同关卡,如果能按照师父的话做好,圆容常人社会对自己在不同境界层次的心性要求时,生命的升华与荣耀也自在其中。毕竟,大法弟子在各个方面、各个领域走正的路,也是要给未来做参照的。”

“家”一直是忆缘最主要的修炼环境。是魔难让他在剜心透骨中修去争斗、怨恨与不平;是师父,引领弟子从为私为我的自我中走出来,不断扩充心的容量,海纳百川。如今已是两个稚儿父亲的忆缘,不仅会和妻子带孩子出门晨炼,也每天陪伴他们学法,用真、善、忍的精神身体力行、教育孩子,共同在修炼路上携手同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