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修炼十年,仍在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虽说自己从小弟子到青年弟子,沐浴在大法佛光里十多个年头,一直想用自己在法中体会到的佛法神奇和修炼感悟去证实大法,向世人讲清真相,可是回首自己这一路走来,修得虚虚实实,时好时坏,三件事中件件不合格,仿佛始终没有达到师父要求的那样精進实修过。实在惭愧。可作为身在大法中修炼十多年的一个生命,我要写出这十年来虽然并不精進却在大法中见证的种种神迹,感恩师尊十年来对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的慈悲佛恩。

幼年到初中——不良少女 得法归正

我今年二十周岁,一九九八年正月出生在一个与大法有缘的家庭,两位舅舅和两位姨母都在气功高潮中选择修炼法轮大法,母亲当时虽不修炼,但也对大法抱有好感。母亲经常和我描述,我两三岁时在舅舅家玩耍,舅舅经常问我:“师父在哪儿呢?”我便伸着小手指着舅舅家墙上师父的法像,说:“师父在这儿呐!”虽然我已然不记得这个画面,但长大后每次听到母亲的描述,我都能想象到那种满屋子的修炼人看到一个亲近大法的小生命的喜悦场景,也每每为自己有幸降生在这样一个大法修炼之家感到幸福。

然而我的修炼路并未有幸从这里开始。自从上了小学,父母分居,我在不修炼的爷爷奶奶家长大,糊里糊涂染上了很多坏毛病。从小学四、五年级开始,和混混谈恋爱,和太妹打群架,飞扬跋扈,欺负弱小,而同时成绩不错,又才艺突出,所以初二之前的我,既光彩照人,又劣迹斑斑;既享受着众星捧月,也成为众矢之地;在风气扭曲的校园里恃强凌弱,同时也被别人欺负。那一段时光中有形和无形的校园暴力使我感到恐惧和压抑,直到初二那年,同桌的妈妈(同修)带着我和同桌还有我妈妈,四个人中午放学后一起学法炼功,本来就在舅舅姨母耳濡目染下相信大法的我和妈妈,从这时才开始真正走入修炼。也是从这时起,我的人生全然改变。

开始学法后,我自然而然地和行为不端的同学疏远距离,不再和坏女孩们一起做不好的事,也不再招惹坏男孩。虽然学习上(尤其是我最头疼的数学)还是没有很大的進步,但我也没有过多的有求于大法的心,总体上整个人都安稳下来了。这些变化看在老师和同学的眼里,有一位当时是同学而后来成为同修的女孩后来和我说,当时大家都惊讶于我的突然安静,可是因为固有的不好印象,谁都认为我“装不了几天”,可没想到我一直保持着安静沉稳的状态,直到大家在那群躁动跳脱的人群中再也看不到我的身影。而我知道,我的变化当然不是装出来的,是大法在我不知不觉中改变了我,归正了我,让我停下堕落的脚步走回正途。

高中时期——進步迅速 证实大法

可能因为还是做得不够好,我的中考成绩虽然发挥出了我的真实水平,但还是自费進入市重点中学。按照惯例,以我的中考成绩一定只能在普通班做一个中等生或差等生,但是非常幸运的是,我所在的那一级因为一些原因在高中入学后有一次入学考试,通过这次入学考试的成绩分重点班和普通班,这是非常少见的情况。我还记得入学考试的前一天,我做了几道数学题,晚上学了《转法轮》第四讲,学得很快但是非常认真,全然没有把第二天的重要考试放在心上。成绩出来后,我发现自己考進了只有四十人的文科重点班,这意味着我将拥有更优越的学习资源,更严格的学习环境和更高的考上好大学的几率。现在想来,都是师父的安排。

整个的高中时期,是我目前最精進也是最难忘的一段时间。在那个军事化管理、高强度学习的学校,我把大法放在了第一位,那段艰难的时日里,大法是我的支撑和力量。高一的时候,在本应该囊括年级前四十名的重点班,我的成绩却排到了年级近五十,数学满分一百五十分,我只能打个六、七十,那时的我面对繁难的课业、严格的作息和陌生的环境感到前所未有的无所适从。好在修炼大法的舅舅经常趁午休前开车来远在郊区的学校看我,与我在法上交流,帮我在法上认识。我记得有一次我在舅舅的车上边吃家里送来的饭菜边哭,我说我还从来没有过过这么难的日子。舅舅劝诫我在难过的日子里更一定要坚持学法,因为师父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这段法对我来说是一副强心剂,加强了我对法的信念,支撑我走过了那段难熬的日子。

我有一个学习机是专门买来学法的,我从高一开始在学校规定的午休时间先学二十分钟法,晚上熄灯后把头蒙在被子里再学二十分钟,如此寒来暑往,三年没有间断。在坚持学法的过程中,大法帮我开智开慧,再加上自己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一个学生该做的事——努力学习,到高一结束时我已经排到班级中上等,后来成绩起起伏伏,到高三下学期在三次大型模拟考试中都取得学年第二、三名的好成绩。一个自费生能取得这样的成绩,让老师同学都感到惊讶,并对我刮目相看。沐浴在大法中的我,没有别人对高三描述的那种炼狱般的折磨体验,反而比高一高二还要轻松踏实。

而除了在成绩上的進步,心性方面我也有一定提高。与同学发生矛盾时能够尽量向内找,注意修口,常思己过,少论人非。一位朋友后来和我说,高中时期与我做朋友对她影响很大,让她不再在背后讲究别人,思维更加正面了;我知道我的路由师父安排,我只需要修好自己,做该做的事,所以在高三的压力之下也保持乐观豁达,另一位朋友也在大学期间回忆说,那时的她压力大情绪差,而我却“自在如风”。

高中时期,我初中的那位同桌同修修炼状态也很好,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高二时她和学校的一位老师同修取得了联系,并拿到了老师同修的办公室钥匙,这样我们俩就有地方集体学法炼功了。从那时起,我们把本来就很早的起床时间往前提了半小时去办公室,下午放学和晚自习之间的时间也去那里学法炼功,过得十分充实,那段时间的大量学法让我在成绩上又有了進步,生活的整洁度上也有了改善。

而这一切都看在了一个人的眼里,她就是我的室友,是从小学相识至今,见证了我成长全过程的人。她对我的变化十分好奇,终于有一天向我一问究竟,我便将一切坦诚地告诉了她,她震惊过后恍然大悟。我曾在高一时向她讲过真相,但她当时不接受,并对我戏谑揶揄,而这次再讲真相,我看到她眼里闪烁着的光,分明在告诉我她对大法认知的改观以及也想了解大法的兴趣。就这样一步步的,她也走進大法修炼中来,我们三人的学法小组一直坚持到高中毕业。高二和高三的两年里,我们在教室和办公室之间穿梭,在学习与学法之间平衡,互相切磋,互相提点,“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2],总体状态很好。那年高考我们三个都考了六百多分,進了名牌大学。

在写完高中的段落之后,我有些羞于起笔述说我大学的故事。曾经在艰难严苛的环境下能够相对保持精進,而到了环境宽松的大学反而放松和麻痹了自己,甚至一度低落消沉,难以自拔。我虽然高考成绩不错,但报考的学校和专业是我最不喜欢也最不擅长的领域,而且大学以后虽然学法但时间和数量变少,没有法的力量和指导,使得我过分执着喜恶和功名,大学生活的痛苦远多于快乐。不过我知道,我生命的本质是做师父的大法弟子,做学生、做人只是我的角色;我的生命是应该溶于法中的,是应该同化大法的,而不能离人越来越近,离法越来越远,我还是要回到大法中来,努力回到和以前一样好,再到更好,让接下来的自己去更好地证实大法,走师父安排的路。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