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的物质解体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一日】一九九六年的冬天,我随父母一起走入大法中修炼,那年我十四岁。得法初期的喜悦无法用人间的语言表达,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对我及家人造成的迫害阴影,在我心中一直挥之不去。

父亲在证实大法的过程中,被中共非法关押、劳教、酷刑,被迫害致死,母亲一次次的被非法劳教,多次的被非法抄家、骚扰,我自己多次被关洗脑班,多年来遭受的迫害,心中好象有一种无形的物质,压的我喘不过气来;那些积淀形成的负面因素,好似自己被挤压在了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不能坦坦荡荡的光明正大的修炼,证实法!

不敢使用身份证,每次过检查站的时候,都怕被拦下来检查,看到警察警车,就会心生恐惧,有时也觉得这样很憋屈,我修大法的,就应该堂堂正正的,我为什么这么不快乐?我为什么不能坦坦荡荡的?我做错了什么?

这种状态伴随我多年,虽然三件事都在做,但并没有专注在大法修炼上,总是很着急想做好,可是一旦有时间了,又不能抓紧,被常人的网络吸引,懈怠、懒惰、求安逸,等等人心,想做好,又不知道如何扭转这种状态。

去年开始,我的修炼好象進入了瓶颈,精進不起来,很懈怠,甚至于连着急的想做好的那股劲儿都被消失了,我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此时的状态也让我想起了一年前做过的一个梦:在梦中,我在攀登着一个高耸入云的天梯,天梯的周围没有任何的东西遮挡,只有一条通往天上的台阶,梦中的我感觉自己走不动了,真的觉的很累,身心俱疲,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攀登到头,很想停下来歇一歇。就在此时,我回头望了望我自己走过的路,除了一段视线中能看得到的一段台阶,剩下的是望不见底的好似万丈深渊的云层,我赶紧回过头,不敢再往下看。我慢慢的扶着台阶蹲了下来,此时我看到身边的一个好似比我还小一点的同修很轻松的超过我,向上攀登,我心里想着:看人家好象比我还小,我也得赶紧走,就这样一股劲儿攀到了顶,到顶的时候,我才知道其实没有多远的路了,是因为我看不到前面的路还有多远,才会懈怠。

师尊讲:“我一直在讲,我说修炼哪,其实最苦的(师父笑)就是岁月的漫长,在魔炼中那个岁月的漫长。看不着边际,看不着最后的那一天,(师父笑)其实这是最苦的。可是哪,有句话叫物极必反,是不是?一切事物都是这样,这是规律。到了一定时候了它就一定会变,不管你人想不想变。”[1]

我知道修炼的路没有多长了,已经快到顶了,但我因为不知道前面的路还有多长才会懈怠,我因为看不到边际才会懈怠,我要改变这种修炼状态了,但我该怎么改变自己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呢?我知道自己要多学法,可现在的学法状态该如何改变呢,学法的时候,看着这一句,下一句就自动的顺下来,看不到法的内涵,我怎么做到学法入心呢,我就一句一句的学,让自己慢下来,可还是不能彻底改变这种状态!

师尊说:“你们可能没注意到,昨天上午有个学员的发言,他里面有那么一段,他讲他再怎么修也不觉的往前進步了,他突然间有一天悟到:我在某一方面应该有所改变了。那么他再炼功的时候这堵墙就一下子打开了,豁然间摆在他面前就是另外一个境界。我想这个学员的发言你们都多想一想。”[2]

师尊的这段讲法一直在我脑中显现,我知道自己在某方面该有所改变了,但又不知如何去改变,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很多不符合法的人心,包括急躁心、显示心、妒嫉心、安逸心、懒惰心,等等,许多人心,也努力的修去了很多人心,但觉得都没有找到根本。

我做了这样一个梦,梦中一潭湖水,湖水的对面有三个女孩,要翻一个跟头翻过湖水,才能到湖的对岸,其中一个女孩是我认识的,她叫婷婷,她在翻跟头的过程中没有翻过去,被湖水中立着的好似玻璃的尖锐物体伤到身体,死掉了,婷婷死了。醒来后,我悟到师父点化我修炼不能停,再难也要往前走。

前两天上班的路上,要过進京的检查站,心中那层不好的物质又开始在我的空间场盘旋,心里总有不好的念头往外冒:总是想我身上带着电子书呢,还有U盘,被拦下来检查可怎么办,但又想大法中没有迫害,我不承认它。

但过一会儿,还不断往上翻,我又想师父讲的法:“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归三界管”[1]。我就不断的在心里念叨:“我不归三界管,只归大法管,不是我师父安排的,我都不承认。”

虽然这样,但怕心,怕的物质还在不断的往上翻,我心里求师父:师父啊,弟子应该怎么办?弟子真的想去掉这颗心,我该怎么办?求师父把弟子心中那种阴暗的物质去掉吧,就这样一想,就一瞬间的时间,我一下子觉得法光照進了我心里,多年来形成的那个不好的物质,那种阴暗的怕的物质被师父瞬间解体了。

此时的自己感觉全身一震,那种怕的物质消失了,我不怕了,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的那种不好的物质瞬间消失了,我悟到:其实真正阻挡我精進的是那么多年来形成的负面的因素,那种无可奈何,那种消极、懈怠的本身也跟那阴暗的怕的物质有关,我背负着那种不好的物质前行,又觉得无可奈何,不知道如何改变这种状态,不知道根子上的原因是什么。在修炼的过程中,虽然找到了很多的人心,也修去了很多人心,但是真正阻挡我的那种不好的物质却一直没有真正的去掉,是因为我没有意识到那种无可奈何,那种消极,修炼中的懈怠,包括我总在想的我为什么炼第五套功法时不能做到“面带祥和之意”[3],其实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我并不快乐,也没感觉到幸福,但这些根源却来源于多年来迫害的阴影,形成的那些怕的物质,让我不能发自内心的快乐,不能真正的感受到修大法带来的美好,被那种后天形成的观念阻碍着自己不能前行。当我找到这些不好的心,正视它,努力修去它的时候,觉得好象一下子找回了修炼如初的状态,就是那种努力向上攀登的劲头儿。那种九六年刚刚得法时初期的那种状态,弟子万分感恩师尊,帮弟子去掉了那个不好的物质,使弟子提高上来!谢谢师尊!

写文章的过程中也发现了自己还有一颗求名的心,就是不想破坏自己在同修心中的好印象,就是很强的一颗求名的心,想听到别人说自己好,不想听别人说自己不好的心,曝光出这颗心修去它。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还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