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善念善行否定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在中国国企工作的女大法弟子,近几年遭到两次绑架。看到同修的文章《如何认识被非法抓捕时的表面行为》,谈谈自己在目前所在层次的一点粗浅认识。

两次遭绑架

我两次遭绑架都是在上班时间发生的。表面的原因,第一次是因为“诉江”,第二次是因为抵制“敲门行动”的骚扰。在修炼的基点上分析,绑架都发生在有一段较长的时间不实修,学法走形式,炼功、发正念心不清净的状态,是自己的懈怠状态放纵和滋养了空间场里的邪恶因素导致的。

即便弟子这么不争气,慈悲的师父也没有嫌弃,而是利用这些魔难让摔倒的弟子爬起来,并给了弟子再次做好的机会。

因“诉江”被绑架那次,在被骗去保卫科时,虽然猜到可能会发生什么但未做任何形式的抵制。同时,因缺少法律知识被国保警察信口开河的谎言蒙骗,产生了无可奈何的念头。

这是我头回与参与迫害的警察面对面。正当不知所措时,一个警察恶狠狠的拍着桌子吼道:“你说!是听你师父的,还是听法律的!你快说,到底听谁的?!”(后来悟到是师父在用他点醒我)。他这一吼把我吼明白了:我得听师父的,按师父的要求去做。于是在心里反复背师父的法,想起什么背什么,很快平静下来,感觉自己能够从容应对眼前的一切了。

时值北方的冬天,派出所的暖气恰巧坏了。那些警察忙里忙外的还直喊冷。而我穿的比警察单薄,五、六个小时没怎么活动却周身暖洋洋的。我知道师父在用这种方式提示弟子坚定信心正念闯关。

被非法拘留期间,一次我半夜双盘立掌发正念,感到有双手轻轻的把我立掌的胳膊向上抬,同时把手掌扶正。是师父给我纠正发正念动作,鼓励我做好(同监室的同修发正念时都不做手势)。那期间师父还给我清理身体,连续几天流出的经血都象墨汁一样,身体却没有任何不适。

否定迫害

第一次被绑架到派出所,我用温和的方式拒绝采指纹、血样。不管他们多凶,我都慢声慢气的告诉警察,这样对他们不好,并逐步逐步的讲大法真相。渐渐的警察的态度变温和了,不再强迫我采集信息,还专门搬个椅子让我坐下休息。

不知为什么,我越慢声慢气的说话那个国保队长情绪越激动。他不停的拍着桌子:这屋里是有录像监控的。接下来就是污蔑大法参与政治的那套洗脑说辞。我当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很平静的打断他的话说:别激动啊,有话慢慢说,这样喊对你身体不好。他愣了一下,转身就走到屋外去了。直到后来我被非法拘留他再没露面。

第二次被绑架时,单位来了七、八个警察。据说派出所只留了两个守电话的,其他人都来绑架我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女子。因我系统的了解法律条款,他们拿不出合法手续,又骗不动我。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拎起我的四肢强行抬走。我一路喊着:“警察抓好人了!法轮大法是被冤枉的!哪位好心人给我家人打个电话,就说我被绑架了。”一直喊到被塞進警车,一路上引来许多同事围观。

我知道警察被洗脑很严重。而且,虽是同一个派出所绑架,警察中却有三分之二的生面孔。我告诫自己,不要有被绑架的意识,这是讲真相的机会。讲完真相就发正念解体迫害回家。而不是象第一次被绑架时想的,师父什么时候让警察放我回家?

做笔录时,我运用师父赐予的智慧、明慧网上的提醒和学到的法律知识主导了整个过程。做询问的警察接触过许多同修,也很佩服大法弟子的智慧。每提完一个问题,就笑眯眯的听我分析讲述。他的表现让我生了欢喜心。突然他语气严厉起来。我意识到自己念不正了,赶紧灭掉。警察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躲在隔壁看监控的所长后来看不下去了,跑过来跟负责询问的警察耳语了几句,终止了询问,打印笔录让我签字。我从法律的角度不紧不慢的指出笔录中存在的问题。他们修改多次后,见我仍能指出问题,就放弃了让我签字。说是报上去等结果。

我被带到另一个房间,一屋子警察。我跟他们天南海北的侃大山,中间穿插着讲真相。房间里氛围轻松,就象平日在单位同事间聊天一样,有说有笑的,好象根本不是他们把我绑架来的。后来大部份警察被叫走了(事后知道他们是去抄家,因我一被绑架就求师父看护救人的法器和经书,他们只拿走一本真相册子)。我就闭目养神发正念。看守我的警察聊起对我的看法。一个说:我真佩服她(指我)。这种情况下还能心平气和的。要是换成我早就发火了!另一个说:今天真后悔,早知道是执行这任务请假就好了。请假就躲过这事儿了。唉!

后来,在师父的看护下,当天我就回家了。

众生都在选择未来

我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大法弟子。第一次被绑架时的单位领导与我共事多年,基本了解大法真相,也曾多次暗中保护我。我被绑架到派出所时,他以通知家人送衣物为借口,电话告知家人尽快把家里收拾收拾。后来他又签字担保,抵制了妄图把我送洗脑班的迫害。

第二次被绑架时的单位领导是新调来的。在参与迫害的过程中,他被一个同事当众数落参与“迫害好人”而深受触动。我被绑架的第二天回单位上班时,他一个劲的跟我解释事发突然,没经验没处理好。我借机给他讲了真相。一个曾把我送的神韵光盘交到单位的同事已很久不主动跟我说话了,在我第二次被绑架后,她却在街上大老远的叫住我,到近前跟我说:虽然信仰不同(她是邪党党员),但我们始终是朋友。一个不太熟识的同事说:大伙儿聊起来的时候都很佩服你。坚守自己的信仰。有信仰真的很好。我很羡慕你。

家人也告诉我,我第二次被绑架那天,他接到了四、五个报信的电话,其中只有一个是认识的人打的。

当然,也有一些多年关系一直不错的同事,因两次绑架而越来越疏远我。他们当中,有的已经三退了,有的接受真相资料却一直不表态。是我讲真相还没讲到位才会这样。

通过学法我认识到:承认迫害,对迫害无可奈何,是被无神论思想左右才会有的状态。身为大法弟子,自己不肯要的,谁也不敢强加。这个不肯要可不是嘴上说的,而是那些个不符合大法的念头一点都不留,发现一点马上清理。对行恶的警察和单位人员,用真正的善去对待。不配合他们,也不惧怕或仇视他们。用智慧唤醒他们的良知,希望他们还能有机会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要做好这些就得认真学法,认真向内找,认真对待“三件事”才行。

个人体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