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返本归真的路上奋起直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大陆的新学员,二零一四年走進大法,那年我三十六岁。在这之前,我对法轮功的认识都是邪党的负面宣传。二零一三年我在工地干活认识了一位会武术的法轮功学员(下称同修),接触到了大法。我们很谈得来,通过他,我知道了大法的美好,和邪党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

我今年四十岁了,因为修炼法轮功后皮肤变的白里透红,看上去二十多岁。

得法的经过

初起我并没有想修炼,只想和他学学武术强身健体,同修说:“你这么大岁数才练武术,这个苦一般人吃不了。”我从小就很能吃苦,九岁的时候父亲突然去世,母亲领着奶奶和我们几个不懂事的孩子过。这样的环境使我变的很坚强,十七岁初中毕业我学了瓦工,一直干到现在。结婚后身体越来越差,咳嗽、哮喘、腰椎间盘都突出来了,严重的时候两桶水都拎不动,一咳就是十几年,吃药不见效,冬天更严重。

同修答应教我练武术,还帮我退了团。我就经常去同修那里学武术。我看的出同修想教我学炼法轮功,不怎么想教我武术。而我当时只想学武术、不想修炼法轮功,我就将计就计。你拿给我《转法轮》我就看,只要教我武术就行。

这天一看《转法轮》就入了迷,坐在沙发上一口气看了两讲。同修问我看出什么了?我说能修成正果,同修笑了,问我:“想炼法轮功吗?”我说:“你看我都咳嗽的闭不上嘴,炼功要能让我不咳嗽我就炼。”同修给师父上了一炷香,然后教我炼功,炼了两套功法,我果然神奇的不咳了。

更神奇的是最后的两侧抱轮,眼前一亮,天目看到另外空间的身体白白的,两手抱着两个非常亮的光球,那时还不知道是法轮。心想这书上讲的是真的,太神奇了,还能治咳嗽。

我学武术一个动作学三天才能会,学法轮功五套功法两天就全学会了。同修给我下载了师父讲法和炼功音乐,还给我下载了《九评》、神传文化等音频。

就这样我抱着只要教我练武术、我陪你炼法轮功,带着两不误的心,那时候的悟性就是差。到了夏天干活忙了,就把炼功的事忘脑后去了。每天早早的起来练武术,偶尔炼两套功法当作练武术的辅助,但是每天干活的时候心里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停的念。后来我发现我干的活又快又好,还很顺,不知不觉这一年就这样混过去了。

二零一四年元旦那天,我又去同修那里,我们有半年没见面了。看我来,同修很高兴。本来我想提教我练武的事,可是我一直没插上嘴。同修一直在讲修炼的事,滔滔不绝的讲,我就静静的听,后来听入迷了。

我们头一回说这么多话,从早上谈到天黑,我终于听明白了法轮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三退,我心里不明白的这一天都听明白了。我要下决心修炼了。

我一上来就能双盘十几分钟,一个月的时间我就突破了双盘一小时,中间的过程修炼过来的人都知道,可不是那么容易,有时腿疼的失去知觉,六、七分钟才能动,腿往下掉就用绳子捆上。

我是开着天目修的,在疼痛难忍的时候师父的法身总是看着我笑,还给我展现了许多另外空间的美景。二个月的时候,师父给我打开了宿命通功能,让我知道了自己是从天国世界来助师正法的,和自己的多世轮回,我转生过龙族,修过道,转生过飞禽走兽,还出家做过僧人,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勇猛精進不是用来显示的,也不能生欢喜心。

经过不断学法炼功,我的心性在不断的提高,思想境界也在飞升。

正念闯过病业关

第一次病业,象得了重感冒,头两天跟掉進冰窖一样,冷的不行,浑身疼痛难忍,头晕的不能站立。第三天又热的象火烧,妻子和母亲一次次拿药,都被我正念拒绝了。

第二次是在农村给一户人家装修房子粘地砖,左腿膝盖突然肿了起来,剧烈的疼痛使左腿无法弯曲,只能用一条腿蹲下忍着疼痛坚持干活,不想让家人知道担心,第三天被家人发现,把她们吓坏了,逼着我去医院,我坚定的告诉家人这不是病是消业,明天就会好,她们不相信,也拿我没办法。第四天我的腿奇迹般的消肿了,她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从这以后,妻子也不怎么吃药,也学会了忍着。

第三次是二零一六年八月份,在我生日的头天晚上,我九点多从学法点回家后,开始腹泻,那段时间我和妻子分开住,我住在西屋的库房,每隔二十多分钟就要去一次厕所,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觉,白天我还是正常的干活粘地砖,每粘完一块地砖就要去一趟厕所,一个上午去了二十几次厕所,一起干活的工友和房主不停的劝我吃药,说我的体质一片就管用,我说:“我这是消业吃药不管用,你们可能不理解,炼功人就是这样的,谢谢你们,不用担心。”午饭时,我一点胃口都没有,什么都不想吃,心想:这么累的活怎么能不吃东西呢,不想吃的是假相,越不想吃我越要吃,就和往常一样该怎么吃就这么吃,就硬是把饭吃進去了。下午跟上午一样不停的去厕所,晚上到家已经精疲力竭了,因为这天是我生日,姐姐与哥哥一家都来了,做了一大桌子的菜,我跟往常一样有说有笑的,家人都没看出来我有什么两样。晚上腹泻轻了许多,可以睡觉了。

第二天我又正常干活去了,他们看到我去干活都很惊讶,觉的不可思议,再也不劝我吃药了。腹泻和昨天一样没有减轻,从胃里返出来很浓的药味,我一下明白了,近二十年的胃肠不好,每年都吃大量的乳酸菌类药物治腹泻,这回一下都返出来了。

两天下来,一起干活的工友和房东没有不佩服的,你们炼法轮功的真了不起。第三天还是腹泻,一整天腹痛难忍,可我信师信法的心没有一丝的动摇,心想师父您为弟子承受那么大的业力,弟子只承受这么一点点,弟子一定能忍过去。由于腹泻,脸色死灰,非常难看。第四天腹泻基本停了,第五天我整个人脱胎换骨一样,满面红光,神采奕奕,去参加远房亲戚家女儿的婚礼,主人家握着我的手说,都认不出我了。

过亲情关

二零一四年四月份我去俄罗斯打工,六个月时间里我受到了工友的欺辱、嘲笑,当众辱骂,我向他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用修炼人的真诚、善良、宽容给他们讲清了真相。刚到俄罗斯时,老板活少,放了二十天假,我们是包月的,按理没活也跟我们没关系,可我总是觉的自己白拿了人家的工资,占了人家的便宜。老板来活了,我加倍的努力工作,有时候活干到午夜,连续一个月的高强度劳动,我累的晕倒在施工现场,老板要拉我去医院,我醒来就说没事儿,快拉我起来。他们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我赢得了他们所有人的尊重。

十月份回国,到家第二天,妻子阻止我继续修炼,闹得天翻地覆,鸡犬不宁。那天姐姐和姐夫都在家,早晨我在炕上发正念,妻子急了,把我扯到地上,大声辱骂母亲,刚好母亲从外面進来,看我没吱声,气急败坏的抄起扫把照我头上就抽,气得母亲嚎啕大哭,姐姐也跟着哭。妻子左右开弓大嘴巴子打我,我告诉她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母亲也左右开弓的上来打,我不停的告诉她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打骂我持续了两天,最后我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我心里明白,这是修炼人要去的情。妻子要离婚,母亲下跪,要跪死在我面前。我告诉妻子离婚我不同意,你要不让我炼咱们就离婚;我告诉母亲炼功做好人没有错,要愿意跪就给我师父跪着吧。结果她们都不闹了。

我用了两年半的时间闯过家庭关,把师父的法像堂堂正正的供在大厅。妻子也转变了,认同大法能净化人的心灵,可以祛病健身,还可以返老还童,也不打人骂人了。

全面讲真相救人

二零一五年开始全方位讲真相救人,春季的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很大的教室,坐满了学生,老师拿给我很厚的一摞作业,让我发给学生,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让我发真相救人,责任重大。

开始时给熟人讲,后来在工作中讲,由于工作的性质,每到一户我先干好活,再给雇主及他的家人、朋友、邻居讲。只要是到我身边的,都讲给他们真相。很多时候都在乡下干活,我把从路边捡到的真相展板重新制作,挂在自己的摩托车上,停在雇主家门口,路过的行人都能看到。我干活认真细心,就怕干不好给大法抹黑,很快十里八村都知道有个学法轮功的师傅人实在,活干的好。因此活多的干不过来。

冬天没活的时候,离家不远找到了一个学法点学法,这个学法点是七二零前得法的老阿姨家。我学法时双盘腿,身体正直,双手端书,纹丝不动,老同修都很意外我这新学员双盘可以这么长时间,老阿姨说:“在你身上我们看到修炼如初的感觉,我们要精進了。”

自此我和老同修配合走上大街,進商场入超市,给陌生人讲真相,发台历,送真相手册,人多的地方,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有嘲笑的,有辱骂的,有报警的,更多的是明白真相感谢的。有时候我骑着摩托车带着老同修去集市讲,方圆几十里的村镇大集去了不少。晚上跟同修挂条幅,跟老同修挨家挨户的讲真相。用CT片刻模板,干活时走哪就喷哪,电线杆、墙头上,井房市。

我用师父赋予的智慧,用八十厘米地砖的包装皮制作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的模板,看上去很专业又美观,而且还不用花钱。就和同修交流要喷字的事,希望同修跟我配合,结果同修当时不愿配合,我没有争辩,回家后向内找自己,发现自己有显示心,也有怕心,我马上发出正念要修掉这些人心。我发完晚上的十二点正念,拿着刻好的字,一个人去喷字。在我家附近有两所学校,两所学校之间有一个废弃的工厂,每天都有很多中小学生从这里经过。我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顺利的用十几分钟把字整整齐齐喷在工厂的墙上,那字在白天阳光的照射下很是壮观,每个路过的人都会看到。

我一到夏天活很重,都是晚上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出去喷真相标语,在镇上骑自行车喷字,去乡下骑摩托车。有一天妻子在我自行车上发现长出了优昙婆罗花,高兴的告诉我,我发现摩托车上也有,一共三十几朵,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

面对面讲真相从开始的生硬,挑人讲,到后来越来越会说,对什么人都敢讲;从镇里讲到乡村集市,田间地头,市区火车站,有人的地方我就去,我清楚这都是大法和师父赋予我的智慧,是师父在救人,弟子只是跑跑腿动动嘴。

二零一七年儿子去市里上高中,妻子去陪读,我秋天干完活也去了市里。我们住的地方是铁路东侧,离火车站有一条街。我每天到市里一边讲真相一边找工作。第二个月找到了一份工作,工作时间早上七点二十到晚上六点,时间很有限,要救人就得去火车站里。每天早晨炼完功,给孩子做早饭,发完六点正念,为了节省时间,一路小跑从七楼下到一楼,跑过一条街道,跑过天桥。求师父加持,众神护法,清除火车站内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生命,走進火车站,在有限的三十分钟里,我只能快讲,每天能劝退三到五人不等。出了火车站,又一路跑过四条街,坐上七点的公交车去上班。公交车上也是我讲真相的场所,给乘客讲,给司机讲,这趟线的司机都认识我了。我这样整整跑了两个月到年底工厂放假。

一天我在火车站大厅讲了一上午,一帮人围着我听,我讲三反、五反、大跃進、文革、六四,到迫害法轮功,和历史上短命王朝的暴政,所谓的“抗美援朝”。有一位老大爷帮我看着,不让别人插嘴。有个老头说毛好,老大爷赶紧说:“你快闭嘴吧,你说的不对,听这小伙子讲,讲的真好。”我给他们讲的直乐,他们说我象讲评书的。我一边讲一边给他们做三退。

这几年在干活之余,我从每天讲退几人到后来讲退几十人,到二零一七年底讲退近四千人。我知道这比起精進同修差的很远,但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厚望,修成一名堂堂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圆满随师还。

个人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