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有意无意中给同修起负作用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八日】师父告诫弟子:“其实对于大法的干扰,多来自我们内部,外来的因素只能乱个别人,不可能使法改变。无论现在和将来,乱我们法的,那只能是内部弟子,千万注意!”[1]“修是你自己的事,求什么你自己定,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对头魔性就会起作用。我再告诉大家,外面人永远都破坏不了法,破坏法的只能是内部学员。记住吧!”[2]“除大法学员学法交流会和总会同意各地总站搞的活动外,记住在大法中流传的任何不是大法的东西都是破坏大法!”[3]

现在看到这些法,感触很深。执着心强,正念不足,很容易被利用干出坏事,法理不清晰,坏事做完了自己都意识不到。而有意无意做出的这些事,对大法、对同修、对世人得救造成的负面影响可能是邪恶想做都做不到的。

同修A是我在本市认识的第一个同修,二零一二年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转化了,离开大法五年,到二零一七年的一天,居委会让她去,当时居委会、街道办领导,派出所警察,还有一个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人员都在,逼着她二次转化,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事。四个月后,检查出癌症晚期,已经扩散到骨头了。在绝望的时候,同修A又想起了大法。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同修A又走回到大法中来了。同修A能明显的感觉到师父的法身日夜不停的帮她清理身体,师父不断的点悟,法理不断的展现给她,同修们不断的鼓励着她,她的身体也不断的向好的方向转变……

在同修A被迫害的前后,由于自己人心的执着,我是起了一定的负作用的。当时我和同修联系的时间不很长,很多东西都不知道,家里的老年同修从一个同修那里听到了新唐人的一个评论节目,觉的很好听,就拿到家里来听。我觉的挺新奇,就拿给同修A听。听了几次,我觉的那个节目是给常人听的,就不听了,也不给家里的老年同修听了。可是却把同修A忽视了,没有及时和她交流这个事。后来听A说,她听这个节目以为正法要结束了,产生了执着,就更抓紧时间做事,本来就很忙,还抽时间和我一起做资料。这是在她被迫害前的一段时间。A后来交流说自己当初不在法上,总把做事作为修炼。

在我和同修A接触的过程中,我没有从正面起作用,还被旧势力利用把同修A往下推了一把。我不修口,传播不是大法修炼的内容,害了同修。其实受害的还不止她一个。那段时间我跟外地的一家同修说过这个事,我不记得怎么说的,但是一定是让人家理解成正法二零一三年结束了,然后那个老同修就和家里放松了修炼的老伴这样说的,同修的老伴等到二零一三年看正法没结束,就放弃了大法,转到其它宗教里去了。后来同修的老伴和我说起来,她说:“我等到了二零一三年……”

显然这些我是有责任的,是严重的显示心(显示自己知道的多、口才好)被旧势力利用了,害了同修。师父讲过这方面的法,我从来没觉的和自己有关系,现在想起来,还是没有认真的对照自己,不会向内找。有些话,随便的说,说完了自己都没当回事就忘记了,可是造成的那个影响,收都收不回来了。

A被绑架前,居委会的人到家里找过她,她当时要了居委会主任的名片,然后拿给我,我发给了明慧网,本意是请同修打真相电话,但是我处理不当,大概记得当时只写了那么一句“这个居委会主任刚刚去同修家找过同修”。这里面透着“自以为是”,我以为别人也会跟我一样理解,没有把事情说清楚。其实这种情况真的本该我们自己讲真相的事推给了明慧,国际上打电话的同修以为是迫害很严重,及时的打真相电话过来。随后同修A被绑架。那个主任说,我只是去你家看看你,你要名片我也给你了,没想到你这么做,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同修A后来跟我说这件事,我身上的那些“高傲、傲慢、要面子”的执着又起了作用,没出声,没承认错,没跟同修A道歉,没有及时消除同修的“怨”。如果我能有机会见到同修,我一定要开口跟她道歉。

在这件事上,我得到了教训,后来同修拿来电话号码让发给明慧网,我都仔细问清楚是什么情况,那种自己讲真相讲不通的身边的人,我都建议同修放一放不要急,等自己状态好一点再讲,不要失去了自己该提高的、该面对的、该救度的,实在不行的,也可以当地解决,同修发信息或者打电话都行。发给明慧网的,一定要把情况写清楚,不要想当然的认为明慧网同修知道你想说的。很多该我们自己修炼、提高、负责、面对的,不要往外推。

同修A被绑架后,同修告诉我她被送到了哪里哪里,我一听,就认为被劳教了。之前我身边有个同修就是被送到那里劳教的。其实我了解的情况实在是有限,只知道那里有个劳教所,同修说不清楚是不是劳教,我说肯定是劳教了,我只听说那里有个劳教所,没听说还有其它什么。然后我就发到明慧网上去,说同修被劳教了,其实是被送到了那里的洗脑班。这里暴露出我的执着“证实自己、自以为是、自高自傲、坚持自己”等等。同修A在洗脑班被转化,其中有一个说法就是“明慧上的信息不可信”。不管这话他们怎么说的,但是我知道自己发错信息了,旧势力用这些东西去动摇同修的正念。大法弟子做事一定要有责任心、不能糊弄事。

同修A被绑架到洗脑班后,身体上没有遭受酷刑,洗脑班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书,看了那些书,同修A就转化了。曾经有个同修被绑架進过南方的洗脑班,也被绑架進过北方的洗脑班,他说北方的洗脑班打的很厉害,身体上承受不住,会出现违心转化这种情况;南方的洗脑班不怎么打,但是思想上的冲击非常的大,如果法学的不好、法理不清,就容易糊涂。说这话的同修在南方北方都没有转化也没有妥协过,是很坚定的。但是A被迷惑了,离开了大法。这是同修A前不久告诉我的。同修A没有出卖其他同修,但是她说出了她的妈妈和姨妈(都是大法学员,姨妈现在已经离世)。同修A没有意识到这也是出卖了同修,所以在她后来的声明中就没有提到出卖同修这件事。

今天写出这些事情来,希望我和同修A的这些教训能起到一点正面的作用,希望同修A能早日回到修炼中来。修炼是严肃的,那些掩盖的心理、执着、做过的错事、造成的影响,找出来曝光、解体。解开思想上沉重的包袱,倒出那些执着,放下那些人心,才能走过一关又一关。

正法修炼中的情况是复杂的,往往一个同修被迫害会牵扯很多的因素,如果每个修炼人都能法理很清晰的及时向内找并归正,情况可能就不同。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不去纠结了,做好现在的事,走好以后的路,勇猛精進,直到圆满。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金刚〉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法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永远记住〉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