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57年的反右派运动,不仅仅是父亲被冤为右派,还导致了母亲的早逝、小妹的夭折、二妹送人,一家五口剩下我与父亲,还各分东西——父亲去了劳改营、我被送到亲戚家,哪还有家呀?没了。可喜欢唱歌的我,还喜欢唱中共的洗脑歌曲。

59—62年,我饿的皮包骨,与父亲合张影,连站在那儿的力气都没有,还要唱歌颂中共的歌。

66年,因为父亲的右派,我作为黑五类子女,尽管成绩优秀,却被取消升学资格。

68年,因为父亲的“右派”导致我变异的婚姻。不仅自己肉体上的痛苦,还增加了精神的痛苦,给家庭、给孩子、左邻右舍带来不安宁,增添了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自从59—62年饿了饭后,我就落下一身的病。尽管有公费医疗,却形同虚设,十有九次都缺药。三十多年过去,我不仅病没好,随着年龄增长,病体越来越严重:腰酸腿软、常年咳嗽、常年失眠、头昏、晕眩、慢性胃炎、心跳心累、肾炎、慢性肾衰。拿张手帕或扫帚都手软。吃药没用。在友人的劝说下皈依佛门,除了進庙烧香、送钱外,什么也不知道。学气功也是没什么大效果。

之后遇上法轮功,几个月下来,一身的病全没了,心胸开阔了。这是身心的双重健康啊,是真的健康啊。身体好了,生命有了转机,生活有了希望,家庭也有了安宁!这多神奇啊。这可是社会稳定的重要因素。

大法师父的讲法,滋润着我的心田。我要把这么好的功法告诉世上所有的人,每逢工余时间,把家里安排好,就去外面炼功洪法。那日子过的真是舒心。

有人问我:为什么练其它气功没用,而法轮功就这么好呢?我说:法轮功特别强调教人修心向善,而其它气功只是练练动作,就跟做体操是一样的。

这么好的一个功法却被一个小丑、一个西来邪灵(邪党)操控的小丑(江氏)的一句不负责任的假话给搅和了。

这难道不反常吗?还有更反常的呢!

中国人有一个传统,就是“知恩图报”、“饮水思源”。

我们对师父的大德之恩无以回报。面临大法被诽谤、师父被陷害,我们这群师父的弟子能无动于衷吗?于是面对电视、报纸等所有媒体全天滚动式的诬陷宣传,首先去了省政府。除被省政府关了几个小时外,没有任何其它结果。于是写真相信,也没用。不得已只能去北京上访了。

上访也没说话的机会,只要说是炼法轮功的就被绑架,然后送回当地刑事拘留或治安拘留。如果再上访就关劳教或劳改,而且不需要任何手续。人多为患时,小偷、吸毒犯都放出去,只关法轮功。

有人问我:你看了《九评共产党》吗?我摇摇头说:看到张思德那儿看不下去了。“党”的宣传说是烧窑洞死的,怎么会是种鸦片死的呢?这个反差太大了吧。他说:“你还是好好看看《九评》,了解一下中共的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及它的邪教本质与流氓本性,会增强你分辨善、恶、正、邪的能力。”

我流着泪答应了。

三年后回家,朋友给我送来了《九评共产党》,认认真真的看了,我对这个“党”才有了清醒的认识。我不再唱这些歌功颂“党”、违背天理的邪歌了——那是好坏不分、认贼做父啊!

更有甚者:罗干、李东生一伙助纣为虐接受江泽民的指使制造“天安门自焚”栽赃法轮功。过后又指使地方政府挨家挨户的找法轮功学员表态,非要认可是法轮功学员干的。我说:法轮功不许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他们就说我太固执,又送劳教一年半。没有理由可讲。

我前面写了这些就是想让各位读者仔细想想:这些苦难不就是“党”带来的吗?我的幸福温馨的家被搞得家破人亡是毛无故反右造成的;我的病是共产邪党的大跃進造成的;我正该读书的时候没书读,是共产邪党的阶级斗争造成的;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更好的人,也被江氏这个小丑和共产党以莫须有的罪名给剥夺了,还要把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

名誉上搞臭:由于中共江氏邪恶媒体的诽谤宣传,到现在地方政府,街办还在门卫监控;我多年不见的亲戚到现在还对我不放弃大法修炼抱有成见。

经济上截断:我的退休金被停发,后来还是一位明白了真相的警察到单位去说,才给了我几百块钱的生活费。

肉体上消灭:曾经被关在看守所时,因为不配合打毒针,警察拿着木板给我劈头盖脸几下,把木板打断成几截,如果不是大法的神奇超常,不被打死也得打成脑震荡啊!

我所说的这些虽然是我个人的遭遇,可是都是共产邪党造成的,那么就不是我个人的事情了,就关系到整个中华民族的存亡的问题了。

怎么办呢?就请认真的看看《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两本书,有中共高层的都在看此书。加上好好了解法轮功。不需要动刀枪,只需要扭转自己的思想,能认清正邪、善恶,问题就好办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