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刘玉芳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刘玉芳, 女, 六十八岁。一九九八年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轮大法,明白了人生的真谛,知道了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高德大法。然而,就是这么好的大法,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却遭到中共江氏集团的诬陷、栽赃、迫害。

一、二零零零年七月刘玉芳与七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证实法,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争取一个和平的修炼环境。他们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将一幅六米长的真相条幅打开,刘玉芳与另一位同修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这时在广场的很多警察一齐向这边跑来,蜂拥而上,绑架大法学员。一个警察拽住刘玉芳的胳膊,另一警察将一男同修拽上警车,警车司机指着刘玉芳说:她不是这里的,刘当时没有悟到,应该马上离开,自己就上了警车。多个警察把打条幅的大法学员,强行硬拽到警车里。

刘玉芳与所有被绑架的学员都不报姓名,一位同修问刘玉芳:你怕不怕,后不后悔。刘玉芳说:不怕,也不后悔。这时一位男警察问刘:“身上有没有钱?”她当时心里不想让他们把钱抢走,就说没有。这时两个女警察就把她叫到一个屋里,强迫刘玉芳脱光衣服搜查,把身上带的钱全抢走了。刘玉芳穿上衣服后,男警察进来就打刘,一边打一边说:你不说没有钱吗?打完后就在刘的背心后面写上11号,写完后又开始打刘的嘴巴子,强迫刘玉芳蹲马镫,蹲不住了,一会儿又有两个女警察让刘跪下,刘说:我没犯错误,我不跪。警察照着刘的后腿弯猛踢一下,就给踢跪在那里了,又将刘一顿打。问姓名,刘玉芳就是不说。这才将刘放回监室。

过了几天,一个警察对刘说;让你们给家里人打电话,让家里人来接你们回家。刘给家里打了电话。第二天那里放刘玉芳与另一同修回家。临走时,警察在一张纸上写上:以后保证不来北京。让刘签字,刘不签,警察又说:不签字,就按手印,不按就不放你回家。刘无奈,就按了手印。

二、二零零一年春天,有一天刘玉芳与几位同修在家看师父讲法,长春西郊路派出所一个警察闯入家中骚扰,几个同修走了,警察问刘在干啥。刘说在看讲法,警察说:我看你在藏东西,他打开衣柜什么也没看见,警察让刘签不炼功保证,刘不签,警察只好走了。

三、二零零二年大约九月份的一天,长春市普阳街派出所(那时叫西郊路派出所)两个警察闯入刘玉芳家,说是要带刘玉芳去派出所。刘说不去,有一个姓齐的警察当时就给其丈夫打了电话,丈夫知道后,回到家,看到有两个警车在家门口停着,屋里有十多个人正在屋里乱翻东西,翻出一些真相资料。刘的丈夫说: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他们说:是西郊路派出所的,要带刘去派出所。刘的丈夫当时就给公安系统认识的一个人打电话说了情况。那人当时就告诉警察,不要带刘去派出所,就在刘玉芳家给刘录所谓口供。问刘什么,刘也不说,警察就自己在一张纸上编造所谓口供,让刘签字,刘不签。警察就用伪善的语言说:老太太,你签吧,没啥事,你签个字,我们就走了。警察说着话,就过来强行拽着刘的手在那个单子上签了字。

之后,有一天派出所姓齐的警察到刘玉芳家送了一张劳动教养票子,刘当时就撕了,也没看那上面写的多长时间。后来派出所又让刘玉芳去医院检查身体,开个有病的证明,可以监外执行。当时刘有怕心,到医院开了证明。

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九年期间普阳街派出所的警察多次到家骚扰。还有街道,社区的人到家门口蹲坑监视居住。二零一七年富峰镇派出所、春城大街派出所到家敲门骚扰。

四、二零一二年十一月的一天,刘玉芳与另一位同修在外边讲真相发新年挂历。被人举报,被和平大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派出所,俩人不说姓名,被说成绿园甲,绿园乙,警察将她俩关进一个大铁笼子里,她俩从铁笼子里走出来,准备走脱。被警察发现,又把她俩关进去。第二天刘被强迫送到医院体检后,送到苇子沟拘留所,到了拘留所,遭到一女警察强迫她俩脱光衣服搜身,受到人格的侮辱,被非法拘留十天,期间被强迫穿囚衣。

五、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刘玉芳与另两位大法学员去公主岭双龙镇讲真相,被恶人举报,刘与另一学员被双龙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刘被几个警察抬起来,扔到警车里,到了派出所,遭到警察的非法审问,问刘:这些真相资料是不是你带的?刘说:是。警察把她身上带的真相光碟摆在桌子上照相,又强迫刘照相。将刘带的真相写在一张纸上让刘签字,刘没签。

当天晚上两位法轮功学员被戴上手铐送到公主岭拘留所,拘留所每日三餐,每顿每人两个很小的玉米面窝头。过了几天公安局去了两个警察和两个邪悟的人,问刘:你还炼不炼功了?刘玉芳说:炼。又被其中两人打了一顿。刘玉芳在公主岭被非法拘留半个月,期间被强迫穿过囚衣。

在刘玉芳被绑架后的几天,公主岭公安局四个警察与春城大街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到刘玉芳家里,当时其丈夫一个人在家,警察把在墙上挂的法轮图强行抢走。

以上所述,意在揭露迫害,曝光邪恶,让仍有良知的众生赶快醒悟过来,以辨是非,明真相,得救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