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前后两重天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农民,今年六十八岁,从小到大,年复一年,由于过度劳累和各方面的原因,我身体垮了,多种疾病缠身,要不是从二零零四年开始炼法轮功,我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

我把亲身经历写出来,告诉有想修炼的朋友,炼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提高人的思想品德,下面就简单谈谈我自己的经历。

一、修炼前病魔缠身 苦寻归途

我患有严重的胃溃疡,还因为胃出血住过医院;还得过神经性耳聋;还有关节炎、痔疮;还有的病我不知道,也没做过检查,比如经常偏头疼,疼痛缓解之后,却发现左眼球外侧的少半边和上部都变成红色,象一块红布一样,我的老伴每次看见,都把她吓得要哭:“你这是怎么了?”

还有,更令我无奈的腰椎间盘突出。这个腰椎间盘突出,把我折磨的实在够呛,当然别的病也不好受,但是缓解之后还能干活儿。这个腰椎间盘突出可不行,它弄的我干不了农活儿,干一点儿活儿就腰疼。打针吃药还没好几天,有时因为提一桶水就犯病了。那就什么活儿也不干了,可是也不行,有时就是因为弯了一下腰就又犯病了。后来越来越重,有一次到地里看看庄稼,这块地本来不远,刚往外走,还没什么感觉,可是回来的时候就坏了,两条腿就不听使唤了,我就坐下来,摸摸腰,麻酥酥的,摸摸腿,好象木头,我就揉揉腿,有了知觉再走,大概一二百米的距离,也不知走走停停多少次才回到家。附近的大小诊所和远处比较有些名望的医生几乎全看遍了,抽屉里、桌子上、哪都是药,本来就没多少钱,全吃了药了还不够。

在这期间,使我最痛心的就是因为没有钱没能让儿子上学(中专),本来他在学校全年级第二名,他的老师派他的同学找到我家叫他去上学,可是家里没钱呀,去不了;连买一身校服的钱都没有,学生排队或搞什么活动都穿校服,全学校就他一个人没有,他从小精神上受到多大的伤害,到现在我回想起来还禁不住伤心落泪,觉的实在对不起他。我的同学也曾经是教过他的老师,见到我就指责我:“你把孩子糟蹋了!”我听了之后更加伤心。当然她不知道我的情况,她要知道就不会说这些话了。

其间也有人告诉我上大医院做手术,可是我哪有那么多钱哪!有病乱投医,在这段时间,我也曾请过多少个看香的所谓“大仙儿”看过病,也请过好几个风水先生,还请过一个相面、算卦、看风水、画符念咒全都会,人们认为很了不起的先生用符咒治过病,同时还练了好几种气功,所有的办法都尝试过了,但是都治不了我的病。医生讲过,这种病叫腰椎管狭窄,当腰椎间盘压住主干神经,要不做手术,可能就得瘫痪。我也清楚,我感觉这个病是越来越重,严重时腰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觉,是麻木的,俗话说疼轻麻重,是的,我体会到了,我切切实实的体会到了什么叫麻、什么叫木了!我太痛苦了,太痛苦了!我想我以后将是一个瘫子,是一个吃喝拉撒都在床上的瘫子,我不敢往下想,这个心压抑的是无法形容的那么难受。可是无论我怎么难受,这个现实可不体谅我,摆在面前的是我干不了活儿,怎么生活?怎么维持这个家?俩孩子还未成年,怎么办呢?我痛苦极了。

在病痛中,我回想自己的人生,从五零年来到这个世间,光受苦了,八岁刚刚上学,就赶上大跃進,上不了几天课,光参加劳动,摘棉花、摘花生,起大早顶着星星在玉米地里拔豆子;那时才八岁呀!以后又赶上大饥荒,那更是苦不堪言。以后又赶上了文化大革命,在我的人生经历中,我觉的实在太苦了。因此,早就有脱离这个苦海的心愿,早就想修炼,早就在暗暗的寻访真道。也曾访过几处寺院和道观,也曾遇到一个居士拉我去拜师,也曾探询过某些西方宗教,也曾接触到各方面的人:有自称是阿弥陀佛转世的、有自称是观音转世的、有自称是孙悟空、王母娘娘、七仙女转世的,在与他(她)们的接触中,感觉太无聊了;又遇到一个自称是八仙中某人转世的,谈话中他提到了李洪志师父,我急忙追问,他却一字不提了。

人这儿找不到,我就转到书店里从书中找,看了很多现代人写的气功书,也练了一种假气功,一段时间以后感觉不好就放弃了;又练武术气功,也不行,又放弃了;又看了各种各样的经书,既练佛家功又练道家功,全都不行。多少年的苦苦寻求,都是一场空。想想自己现在都这么大岁数了,还得了一身的病,在沉沉的深夜中,我禁不住连声悲叹:完了,完了,这辈子完了,修炼不了了!

就在我觉的已经是山穷水尽,没想到还有柳暗花明。二零零四年春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开始炼法轮功,一看《转法轮》,真有那种“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感觉。正好儿子从外地回家休息几天,我告诉他你先看书,这样儿子也修炼了。我深知大法的珍贵,所以抓紧时间学法,抓紧时间炼功,时间不长,我发觉浑身的病都不翼而飞了,也能干活儿了,又能正常生活了。我想:怎么没早炼法轮功呢?要早炼法轮功,也不至于遭受那么长时间疾病的痛苦折磨了!也不至于造成那些无法挽回的损失了。

从修炼法轮功到现在已达十五年,我再没打过一次针,也没吃过一片药,却身体健康。我发自内心感恩师父!

同时也真心希望大家都来修炼法轮功!我把我的亲身经历写出来,告诉有想修炼的朋友,不要象我再走那么大的弯路、耽误那么长时间。

二、修炼后不贪钱财 心胸坦荡

在前两届那次村级选举中,真是挺热闹,几乎每家都收到许多钱和物品。我们村不是太大,只有两个人竞选,我们村没有大饭店,其中一个候选人在家里摆宴席,另一个候选人就在大队部门前摆宴席,哪个宴席都比农民一般的红白事还要好一些。吃过饭以后,在选举的前一天下午傍晚,他们开着面包车给各家送礼,一箱酒、一袋大米、一桶食用油、还有红包装着钱,最底层的农民从来没遇到过这个,平时想找干部办事低声下气的送钱送物还不一定办的成,这回反过来了,选举那段时间,农民们真是感觉挺自豪的高兴了好几天。

我要不炼法轮功,我巴不得他多给钱,我也可能竞选双方的钱都收,越多越好。因为我炼了法轮功,我知道不应该这么做,既然推不开,那就收下,但我早就给自己订了一个规矩,绝不私用这个钱,所以收到钱以后当时就拿出去做资料费。后来我儿子对我的做法并不完全认同,可是他话还没说清楚就上班走了,我想:把钱拿出去做资料有什么不对吗?当时也没多想。又过了几天,我想既然他有不同的看法,那我就认真考虑考虑,我默默的问自己:如果有人问了,这个做资料钱是谁交的?这好回答,如果人家再问,我才突然觉察到非常不好,所以决定给他们退回去,如果他们不要,他们愿意交做资料或者让我处理,我可以代他们交去做资料,那么那个钱就算是他们交的了,他们也就积了大德了。于是,我不再犹豫,立刻把钱退回去,他们收下了。

选举过后一段时间,我去走亲戚,他们知道我把钱退回去了,姐姐说我傻。不管人们怎么说,我有我的操守。我也很需要钱,但是不是我的钱,我们不要。所以我们不象中共那些贪官,行贿、受贿、索贿、贪污高达百万还只能算是一个小巫,我们法轮功学员可不是这样。

我在学校上班,除了干别的事情之外,还给学生们用的水卡充值,也就是每天与钱打交道,当然学生们给多少钱就充多少钱,这都差不了,那个充值仪也有统计。可是有的时候就超出这个范围,比如学校经常清理教室,每次都能清理出许多东西,尤其每届学生毕业,那不愿带的东西就全都扔了,当然也有水卡,有一次捡到好几十张水卡,就都给了我,这些卡一点儿都没损坏,都能用,我往充值仪上一放,大多数里边都有钱,有的还有几十块钱;有很多知道节俭的学生,他不愿花十块钱买新卡,就用这样的旧卡,用这样的旧卡可以,但是里边的钱就不白给了,卡里的钱就得收回来,不往卡里充钱,充值仪也不统计,原来卡里的钱,就是多余的了。

还有,冬天学生们洗澡,洗完后头发是湿的,多数都是女学生,她们就用自带的吹风机吹一吹,我们也没有这项服务,只是她们用我这的电源插座,因为用电了,她们就根据市场价主动交一块钱,这些钱什么凭据也没有,而且这个工作就我一个人,心要不正,要贪污非常方便;说实在的,我要不炼法轮功,那真是很难把握。说句笑话,如果随着现在的潮流走,一切向钱看,我把这些钱闷起来,发不了大财也发个小财吧!我可不这样做,我可不往那个黑锅里钻。

大家都知道,在各种工作中,制度规定的再多再严,它总有漏洞,有的漏洞还挺大,但是不管漏洞多大,我们法轮功学员不往里钻,法律管的是人的外在的行为,我们修炼人管的是心。

师父教导我们修心,教导我们做好人。我也从师父的教导中知道贪人钱财做坏事那是要失德的。有很多明白真相的老板,我知道好几个老板招工,他们专招法轮功学员,他们知道法轮功学员是最可信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