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七旬唐明海遭冤狱迫害四年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八年四月,四川省泸州市七旬法轮功学员唐明海女士结束四年冤狱回家。在监狱,唐明海遭到狱警与犯人的暴力对待。

一、强迫抽血、半天被暴打两次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唐明海到医院为女婿办出院手续,被泸州市江阳区龙透关派出所、江阳区国保警察绑架,非法关入纳溪看守所。在看守所体检时,唐明海抵制抽血,狱警拿出手铐来威胁。过一段时间,看守所再一次强迫抽血。

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唐明海预订了一点生活用品,包括急需的卫生纸。等到领东西的时候,没有她的。唐明海说,我账上还有三十多元钱,怎么发东西没有我的?狱警回答:你抽血的手续费呢?意思是,三十多元钱作为抽血的手续费花掉了。

唐明海遭诬判四年后,于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五日被劫持到成都龙泉女子监狱。警察也不通知家属,唐明海没能与家人见上一面。去监狱的路上,唐明海被戴上脚镣手铐。被同时劫持入狱的还有法轮功学员杨太珍、杨太英姐妹被手铐铐在一起。天气很热,车里很闷,唐明海与杨太英一路呕吐不止。半路上上厕所,唐明海下车每走一步都得忍受钻心的疼痛。因为警察把脚镣锁的很紧,铁镣咬肉,令她非常痛苦。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酷刑演示:手铐脚镣

到了劳改营五监区,姓曹的监区长来接收人。唐明海说:“进二楼大厅继续登记,问电话号码时我没听清,没有及时回答,姓曹的监区长举着警棒劈头盖脸的就向我打来;接着强迫盖手印,我不知盖这个手印做什么,也没人解释,就握紧拳头没有配合。这时几个服刑的犯人按着我,强行掰开手盖手印,这时姓曹的监区长对着我又是一阵警棒打来。进2-1严管室,我靠墙坐在床边上,监狱专门指派来迫害法轮功的一名犯人破口大骂……气势汹汹的骂声不断。”

唐明海一进监狱就遭到警察、犯人的暴力对待,半天不到就挨打两次,警察打,犯人骂。

二、狱方给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施暴行恶的特权

中共迫害法轮功从来就不讲法律。在监狱,不仅狱警直接殴打法轮功学员,还授权、指使犯人殴打、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给予犯人施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特权。

监狱一般选定、指派心狠手辣的刑事罪犯当“包夹”,所谓严管期间,一天二十四小时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肉刑体罚及洗脑的精神迫害。唐明海在入监的所谓严管期间,由犯人充当的包夹施行罚站,强令其从早站到黑,午休后继续站,一直站到晚上十二点,被折磨的头昏脑胀、体力不支的情况下,包夹还逼迫读监规,看中共邪党那些破坏大法的谎言音像等等。这些被监狱指派、唆使的犯人,有“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硬任务、指标。为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这些当包夹的犯人对法轮功学员想打就打,不用找理由,不用找借口,象疯子一样即兴打,包夹、帮教、几个人打,合伙拉到阅览室里避开监控打,专打脸。两个月期间,唐明海不知挨了多少次这样的暴打。

中共龙泉女监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长期的、持续性的洗脑,蹲几年牢,洗几年脑。如,每周二下午强迫集中“学习”,全监狱六个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和帮教,集体看谎言电视,如,天安门自焚,听训话等。还要写思想汇报。

因为法轮功学员知道真相,从内心来说并无人接受这些洗脑的谎言。唐明海写了自己修炼大法身心受益、及曾经遭遇车祸安然无恙的事实,被狱警大骂:你还宣传法轮功!其实监狱也知道谎言洗脑对法轮功学员是徒劳的,但还是要以暴力来维持这种形式,以体现中共的淫威。

在刚进监狱的两个月严管期间,唐明海整天处于罚站、强制洗脑的身心折磨中。唐明海说:“我没有日用品,连梳头的梳子都没有。一个服刑人员出于同情,偷偷给我一点洗碗的洗洁精。一天这个人偷偷给我两块糕点,我不忍心拒绝她的好意,就收下了。糕点揣衣兜里被发现后,借口说我偷了别人的东西。于是包夹、帮教三个人轮番打,拉到没有监控的地方打,一阵阵巴掌打来,专打脸,打得我不得了。”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唐明海说:“到了3-5室,要练八段锦,我认为这是参练不同的法门,是破坏大法修炼的,就抵制不练。姓曹的监区长用“站”的酷刑体罚我,白天劳役后罚我从晚上九点站到深夜十二点。姓曹的监区长把我调到1-3室,1-3室牢头因我不练八段锦,用手指戳着我的脸骂,恶言恶语,还说,不是看你年龄大了,拉你出去打,拉你出去站。”

中共体罚示意图:罚站
中共体罚示意图:罚站

通宵剥夺睡眠、药物迫害

因一份经文,犯人恶告,唐明海被严管三个月。期间不准打电话回家,不准到超市买东西,只能找人代购日用品,不能买食品。白天做奴工,晚上逼迫抄写监规,写“汇报”,第二天因交不出“汇报”就在车间门口罚站。近七旬的老人被通宵剥夺睡眠整整三个月。

药物迫害,是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之一。如一进监狱就体检,唐明海戴着疼痛钻心的脚镣,一路呕吐到监狱,身体很难受,检查时就说她有高血压,非要逼迫吃药,一天三次。唐明海抗议说,我有病时没人管,没病了要强迫吃药,这是哪门子理呀?不吃药几个犯人就来按着灌,野蛮的掰嘴、捏下巴,故意弄的人非常难受和疼痛。每天由包夹监督领药,服药,一直要服用到冤狱期满。

二零一八年大年初三,唐明海维护自己健康的权利再次抵制服药,被罚站两天。狱警威胁,不吃药弄你到二监区去(监狱自招,二监区是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最严酷的地方)。

强迫服药真的是为了法轮功学员的健康着想吗?被奴役,三顿饭都吃不饱,还谈什么健康?

唐明海说:“吃饭的压力都大的很。收工回大厅吃饭,如果不是轮到提水瓶或收衣服能进监室的机会,很脏很脏的手都没时间、没机会洗;必须在很短时间内吃完饭。有位老年的法轮功学员说,吃饭我从来没有嚼烂过。监狱规定板块移动,就是四个人一组一块走动。早上四个人中有的人要多睡,不吃早饭,等你一个馒头拿在手上刚吃,就叫倒垃圾了(四人行动),垃圾倒了,就催促到大厅排队拿药了,半个小时一个馒头没吃完就该出工了。时间不够,稀饭没法吃了,需要吃两个馒头才能吃饱,也只好吃一个。”

吃饭没有基本的时间保证,一份饭菜还没吃完,就催促洗碗了,排队放碗了,一会儿洗碗槽都清洗完了。吃不饱饭,监狱里很多人都要靠买零食来补充的。所以不准法轮功学员买零食,饿了就挨饿,就是一种迫害手段。

唐明海说:“我不愿倒掉饭菜,法轮功学员不能浪费,所以每次只好要半份饭,吃不饱就算了。要把半份饭和菜吃完,都要尽最大的努力,慢一点都不行,吃个饭都非常紧张。”

在中共监狱里,那些危害社会、触犯刑律的犯人,竟然有凌驾法律,对法轮功学员施暴体罚,精神迫害的特权,实在荒谬。谁给他们的权利?实乃中共司法的丑闻,中共治下之乱象。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