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栖霞市寺口镇法轮功学员梅玉林被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四日】梅玉林,山东省栖霞市寺口镇汪家沟人,近一米九的个子,魁梧高大,有老胃病。他妻子也严重哮喘,坐着喘气都费劲,更不用说走路了,一说话又喘又咳嗽,憋得喘不上气来,什么活也干不了。老俩口一年到头离不开药,

一九九九年初,梅玉林听说村子里有人教学法轮功,就对妻子说;“你先去学法轮功吧,如果学了身体好,我也去学。”于是妻子找到了炼功点,开始修炼法轮功。学了一个月的时间,哮喘病就基本好了,从此,天天上山干活,爬树套袋、摘苹果,家里家外的活都能顶得下来。

梅玉林亲眼目睹了法轮功的神奇,他自然也走进了法轮功,不长时间他的老胃病不知不觉就好了,吃饭也不难受了。梅玉林自从学了法轮功身体很棒,走路总是大步流星的。老俩口高兴的:法轮功真好!既省了钱,身体又不遭罪,还能干活,心情真好。

梅玉林本来就是村子里有名的好人,学了法轮功后身体好了,思想更好了,他干活既快又好。村里人谁家有困难,只要跟他说一声,他从来不打折扣去帮忙,他对谁都好,好像有使不完的劲。

可是,这样的好日子刚过了半年,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就开始制造谎言打压法轮功,梅玉林真是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大法怎么能不让学?

二零零一年农历十月初一,梅玉林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决定去北京上访。坐了一天一夜的车,来到了北京天安门,梅玉林一路走上天安门城楼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挂在了天安门升旗的地方,他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结果梅玉林被绑架了,和其他的学员一起被警察弄到车上,拉到一个地方关押。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初五,梅玉林等法轮功学员被栖霞公安局非法从北京劫持回当地,又拉到寺口派出所,身上带的几百元钱都被警察搜身抢去了,在派出所大院,警察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他们又打又骂。

吴常年和两个警察,一人拿一个电棍电梅玉林的头;还有两个警察一个用拳头狠打,一个用脚猛踢,把梅玉林围在中间,电的电,打的打;梅玉林双手捂着头在地上翻滚,疼得死去活来,发出凄惨的叫声;他被折磨得屙了一裤子屎尿;恶警察还不肯罢休,又把梅玉林拖到一个房间里殴打。这时外面的人只能听到梅玉林在屋里绝望、凄惨的叫声。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酷刑演示:野蛮殴打

看到这比法西斯还残忍还恐怖的景象,有人对警察说:“你们打吧!他的小舅子(妻弟)在公安局!”一个警察问:“在哪个公安局?”那人说;“在栖霞公安局。”恶警察又问:“叫什么名字?”那人说;“叫华春。”警察说:“你怎么不早说?”那人说;“我怕你们打我,不敢说。”那个警察赶快叫另一个警察去告诉房间里的打手,叫他们停下,不要打了。

三四天后,梅玉林被放回家。他回家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精神恍惚,一提派出所警察或听到警车响,梅玉林就瞪着惊恐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全身哆嗦。

从此梅玉林活也不能干了,饭也吃不下,经常喊着内脏疼;有时候象岔了气一样,不敢喘气。就这样梅玉林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终于在二零零九年腊月二十一傍晚痛苦的死在栖霞市人民医院的病床上,死时六十岁。

就因为一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被江泽民邪恶集团操控的“610”、派出所把一个好端端的大善人,残酷殴打摧残,以致无法康复而死。

象梅玉林这样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残害死了的到底还有多少?目击者还看到,恶警用同样的方式折磨的还有孙菊英老太太。这老太太被恶警电、打的双手抱头在地上蜷缩一团,屎尿也屙了一裤子。共产党所谓的“人民警察”对待善良的人民是何等的没有人性和惨无人道。

栖霞市也是迫害大法和法轮功学员较严重的县市。一九九九年以前,栖霞有一万多人学炼法轮功,许许多多的病人炼功后奇迹般的好了病,因此人传人,心传心,学的人越来越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指挥全党迫害法轮功之后,法轮功学员纷纷自发进京上访,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证实大法的美好,但却一个个被关进看守所受尽非人的折磨。

据粗略的、最保守的估计: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一百多人次被非法劳教;有近三百人次被“六一零”伙同恶警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至少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被注射有损大脑神经的不明药物;有二十多人流离失所,至今还有数人有家不能归;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六人;至于说被绑架到拘留所、乡镇派出所遭受国安公安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何止上千!电业局职工鲁世花二零零一年到北京上访至今音信全无。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