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退休物理治疗师:庆幸遇到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我今年七十四岁。在我整个人生中,我对未知的事物感兴趣,并学会了演奏乐器。我狂热的爱好读书,对技术书籍、古典书籍、冒险小说、讽刺书籍、探险书籍、动物书籍、医学书籍及有关精神信仰的书籍都很感兴趣。除此之外,我还喜欢学语言,学习了俄语、拉丁语、英语、法语及西班牙语,所以我可以帮助游客。我曾经是数学和体育教师,在一九八九年德国发生改变后,我成为物理治疗师。我一直很喜欢与人打交道,这让我获得了很多经验。

退休后,我找了一些可以做的事情,并决定阅读一些关于替代医学以及精神方面的书籍。于是我参加了成人教育班的气功练习和冥想练习。我们经常在一个小组中進行打坐冥想。

二零一四年,小组的组织者向我们介绍了法轮功,五套功法和李洪志先生的《转法轮》一书。我对此很好奇,购买了《转法轮》,并在一周的徒步旅行期间几乎不停的阅读。我明白了法轮大法的指导原则是真、善、忍,会帮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人。我想学习法轮功。

从那以后,我一直没有停止阅读那本书。他引导着我,让我达到更高层次,并向我展示我在修炼的道路上达到的位置。在一起炼功,学法和分享心得的过程中,我结交了许多朋友——即同修们。在我住处四十公里半径范围内有五位同修,整个德国有更多。他们是真正的朋友,在我的修炼中坦率真诚的帮助我。当我需要放下我的执着和过关时,他们就在我的身边。我们共同的目标是同化真、善、忍的原则。

我的孩子们长大了,有自己的家庭。他们知道并接受我修炼法轮大法。我的一个儿子和他的妻子也修大法。象我一样,他们尝试改善他们的身心。我母亲也对法轮大法感兴趣。当我读《转法轮》一书给她听时,她不再害怕死亡,放下忧虑,把一切都整理妥当。二零一七年,九十七岁的母亲在安然入睡中过世。

我仍然活跃于社会,并参与两个团体的工作。这是我的修炼场所。其中一个团体是临终关怀协会。参加培训课程后,我开始照顾危重病人和濒死人员。我尽量坦诚,实现他们的愿望;我保持开放的心态提供帮助和探讨。我尽力帮助他们不要害怕死亡,并且帮助他们走完这条路。我的人生经历和学法对我很有帮助。

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我与这些人的儿女们保持着良好的信任关系,这对危重病人有帮助。我自然而然的向他们介绍了大法,发生在中国的迫害以及我的经历。例如,我用母亲的死来帮助他们明白,重要的是要清除过去的坏东西,争斗过后应该和解,并且原谅他人的过错。在漫长的夜间和其它班次中,我向这些人发出善念,在脑海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放大法音乐给他们听。在漫长的几个小时里,我也读《转法轮》。

第二个团体是老年电脑俱乐部。这些老年人对技术方面颇感兴趣,对社会发展和新進展持非常开放的态度。他们没有听说过法轮大法。这让我有机会向他们介绍大法。我向他们展示了功法,并谈到了在中国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此外,我参与了德国的大法活动。在城市节、大型地区文化节、萨克森州日等活动,我和孩子们一起做莲花。我们向民众介绍功法、派发传单,跟游客交谈,揭露中共的迫害,并征集签名。我参与的这些活动帮助我变的更平静、客观、坦然。

当我做错了炼功动作以及不知如何更好的讲真相时,别的同修会纠正我。我从中学到了很多,并在继续学习着。

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大法,使我的健康状况非常好。我的后背自从我二十六岁时就给我带来麻烦,但修炼后就好了。我跌倒后受伤的膝盖也康复了。一直睡眠不佳的我,修炼后晚上可以睡得很好。

我很庆幸自己遇见法轮大法。这让我有机会变的更诚实,并且思想变的开放。修炼使我会首先考虑他人,当我面临问题时,我会向内找自己的不足。我终于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的原因,也为我的日常生活找到了指导,并从中受益匪浅。我将继续努力在修炼上精進。

谢谢您,尊敬的慈悲的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