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事一串串 家人明白了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六日】今天,我讲一讲十多年来发生在我的家人身上化险为夷的故事,家人抛弃无神论毒素,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和伟大。

一、明真相,车祸中意外脱险

二零零五年春天的一天,三妹夫和三妹开农用车往外地运输大白菜时,下坡路上刹车失灵,为了躲避路边的大沟,妹夫往一侧打方向盘,不料,载着满车白菜的汽车歪向一侧,他俩本能的从车窗往外跳,妹夫顺利脱险,毫发无损,三妹被车压着骨盆处,被妹夫和及时赶来的路人营救出来,连皮儿都没破,只是软组织有点疼。这位路人还帮妹夫修好车,让他们顺利回家。

妹妹见证了:妹夫明白大法真相、三退后,危难时师父保平安。回家后,直说是跟三退后的丈夫沾光了,让我赶紧给她退队。

二、地狱不收记住“法轮大法好”的人

二零一三年三月的一天,母亲突然昏睡不醒,不吃不喝,嘴里不断的讲话,谁的话茬她也能接上,时而睁开眼睛往上看,头来回转动,着急的一边寻找一边说:“强(我儿子的小名)妈,怎么你给我写在墙上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见了?”“强妈,我走吧,那边儿很多人都在等着。”她每天重复着十几、二十遍。我坚定地说:“你不能走,就你自己说了算,谁都不配叫你走,你曾经发愿要学法轮功,还没学呢!”妈曾经表示要学大法,我整天在外面打工,光顾挣钱去了,只让妈妈明白了大法真相,记住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有引导她实修大法。

我和母亲的对话让一直在场的大姐和两个妹妹听到了,她们吓的头发都竖起来了,上厕所都得俩人一起。

妈妈如此状态已七、八天了,天天昼夜熬,家人都支撑不住了,姐姐便找来一位我们称三婶的会看的人来看看。这人说:“你母亲吓着了,主魂已经走了,叫叫看吧。”

晚上十点多,三婶让我离开,让我等叫完魂儿再回来。大姐不解的问我:“怎么回事儿?不让你在眼前?”我说:“我修的是宇宙大法,三婶是低灵动物附身,她说的主魂,我们大法叫主元神,她说的旁魂,我们大法叫副元神。主魂走了,肉身很快就死亡。我在家,它(那个动物)不敢来,就是来了也不好使。”一小时后,我回来了,妈妈毫无起色,姐妹们更害怕了,常常让我一个人伺候妈妈。

我兄妹六个,我是老四,父亲当了大半辈子书记,俩哥哥都是教师,家人多是无神论,非常抵触大法真相。大法被迫害后,我反复上访,兄妹们轮流打骂我,常常让我闭嘴,我伺候老人再多,他们依然仇视大法及大法弟子。现在没有让我闭嘴的了,都快吓死了。我给母亲用耳机听师父讲法,求师父帮帮妈。

第十五天,妈妈醒了。妈对全家人说:“那边(指地狱)很可怕,都不让我進(做双臂交叉姿势),我看到你三叔和你姑姑、还有村里的某某(都已去世),还有其他很多人,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都被打得很惨,哭叫不已,我上去给你三叔和他妹妹求情,让他们别打了,他们不让我过去,隔着一道铝合金大门对我说:‘你已经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这里不收你这样的人,这里都是罪人。’就这样,我就回来了。”

全家人很高兴妈终于回来了,但对妈的话半信半疑。一周过去了,妈的思维、说话、吃、喝完全正常,这事儿就在周边村庄传开了。

三年后,妈再次昏睡不醒,不吃不喝,又说:“我要走了,人家都在那边等着我。”大姐和妹妹背着我找人看看,那人说:“你妈三年前就到寿了,不知你哪个姊妹真有福气,硬是把你妈夺回来了,你妈已经得到福份了,很快就走了。”几天后,妈妈含笑离世。

三、破除无神论,家人三退

二零零五年的一天,天打雷要下雨了,侄儿媳妇踩着小凳要去关窗,不慎摔倒,从此,她得了一种怪病,说没气儿就不省人事儿了,脸憋得很难看,特别是晚上,犯病的次数特别多。

大哥将她送到医院检查,根本没有病,只拿了三毛钱的药。大小医院转了一圈,都说没病,花了三万元,无济于事。

我给大哥讲大法真相,做三退,他翻脸说:“共产党每月给我一千八百元钱,你也给我一千八,我就退。”我说:“大哥,退不退是你的选择,我是对你好,你以为这钱是共产党给你的,其实,是你自己干工作应得到的,它怎么不给我?因为我没干那个工作。我一毛八也不给你,我不强求你。我还想和你说,你儿媳妇没有病。”

不久,大哥在外地打电话给我说:“妹,给我退了吧,我想通了。”大哥终于退出了中共邪党团队组织,摆脱了邪灵控制。

大哥儿媳遇上了一位会看的人说,她被大哥死去的连襟附身了,那人给她鼓捣鼓捣,竟然好了。全家人见证了这些用科学解释不了的怪异现象,破除了无神论谎言,纷纷选择三退。

侄儿媳妇结婚四、五年不怀孕,三退后,半年竟怀孕了,次年生下了龙凤胎,得到了福报。

四、准备后事的二哥神奇康复

二哥是教语文和政治的教师,从小爱看书,脑子装了太多共产邪党的东西。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哥失眠,开始没当回事儿,可病情一天比一天重,最后上不了班了,到处就诊,省城医院诊断抑郁症,中西药吃了很多,还找偏方治,半年时间花了三、四万元也没好转。

他每天夜里走路,有时走大半宿,本想累点儿就能睡着了,可一点儿睡意也没有,强吃上药,也只是似睡非睡的。几个月过去了,二哥的身体消瘦了许多,精神不振,不爱说话,嘴也僵硬。

十月底的一天,二哥闭着眼睛,一句话也不能说了,脸色苍白,二嫂赶快把在济南的儿子、大哥、三妹叫到跟前,万一二哥有个好歹的好有个交代,并准备了后事。

她儿子叫医生给他爸爸打了一针,渐渐的二哥醒了,依然不能说话。第二天,二嫂打电话给我说了二哥的情况。当时我还真的对二嫂有点抱怨,为什么才告诉我?我对二嫂说:“让二哥来我家,二哥是否愿意?”

就这样,二哥来到我家,我对二哥说:“二哥,你没有病,你头脑中装的无神论的东西太多了,邪党幽灵呆在你的头脑中清除不掉。如果你想医治,你就继续治,你想跟我学法,你就留下来,你自己选择。想学你就点头。”二哥点头示意想学。

吃过晚饭,我叫二哥、二嫂写个郑重声明,声明以前对大法所做、所想、所说不敬的言行作废。

那天正好是我们小组学法,二哥就静静的听着。学完法后,我丈夫只教了他两个炼功动作,当天晚上二哥就呼呼大睡。

早上醒来后,二哥很失望的对我说:“孩子刚给买了辆轿车,我也不能开了。”我毫不犹豫地对二哥说:“二哥,不会的,你下次就能开车来我家了。”二哥没吱声,以为我在说梦话。

一个多月后,二哥真的开车来了,他高兴地说:“法轮功真神奇!”那时,他每天学一讲《转法轮》,再听一讲师父讲法,五套功法都能炼下来,他奇迹般的成为一个健康人。

五、大法给我四妹第二次生命

二零零一年是大法弟子被迫害最严重时期,我被迫去了在外地的四妹家的饭店打工。四妹居住的地方戒备森严,邪党还没开始大面积镇压法轮功时,那里就提前干预了。九九年后,那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很严重,昔日的大法弟子几乎都找不到了,也几乎看不到法轮功真相。

我去后跟他们联系,都表示不敢做,我们夫妻只有自己做自己发真相资料。五年间,我多次被绑架,但我没有放弃救人的心。

二零零六年,江鬼流窜到我居住的单位,还没去,我就被绑架、抄家,抄走了我的私人物品,可我幸运走脱。四妹的饭店因此被封,四妹一家人被赶出她居住的地方。这对四妹和她的婆家是一个沉痛的打击,他们把仇恨转嫁到我的头上。

二零一六年,四妹腰疼,经省城医院检查是恶性肾肿瘤,肾积水,需要赶快做手术切除肾,我闻讯后,就去了医院陪护。四妹曾因为我被邪党迫害,我给她讲法轮功真相她不听。她不知道自己的病情,我从她能接受的角度说起。我说:“我写的控告江泽民的信你也看了,法轮功是被迫害的,江泽民害了世上所有人。做个好人实在太难,请你相信我说的,唯有大法师父能救你。”听后妹妹低头不语。

术后出院时,医生说:“等一两个月来查查癌细胞是否扩散,现在还是未知数。”我坚定的对妹妹说:“请相信我说的吧,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四妹点了点头。

出院后,四妹每天看、听师父讲法,但还不能炼功,妹夫让孩子们陪她出去旅游,担心四妹不再有机会。

两个月后,四妹去医院检查,癌细胞不但没扩散,而且身体恢复得非常好。现在四妹成为家庭主力,生意兴隆,知情人都为她高兴,也都改变了对法轮功的误解。

通过家中这屡屡奇事,全家人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伟大,纷纷做了三退,还有四人走入了修炼的大门。

我们无限感激师尊的救命之恩,我们将精進再精進,救更多的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