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体不好的思想 头不疼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六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的,到现在已有十二年了。有一件困扰我多年解不开的事,就是经常头疼。

修炼前我没有这种状态,修炼后偶尔会有感冒之类的,也不算什么一两天就好了。但是近两、三年经常出现头疼状态,而且头疼有时会呕吐,呕吐得连黄水都吐出来了。

师父说:“从昨天开始听完课之后,我们很多人感到一身轻。但是极少数病重的人先行了,昨天开始难受了。昨天我把大家身体上不好的东西摘掉后,我们大多数人感到一身轻,身体非常舒服。可是,我们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不失不得,不能够全部都给你拿下去,你一点不承受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也就是说你病的根本原因、身体不好的根本原因我们给你拿掉了,可是你还有一个病的场。在天目层次开的很低的时候,看到身体里有一团一团的黑气,混浊的病气,它也是一个浓缩了的、浓度很大的一个黑气团,它一旦散开会充满你整个身体的。”[1]知道是好事,这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在提高。

可是时间长了,头还疼,向内找也找了一大堆执著心,发正念也不好使,我就产生了不理解的念头。但我看到我邻居有—位没有修炼的常人脚骨头坏死,眼睛看不见,同修告诉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后脚慢慢好了,能自由走动。眼睛也看见了,这么神奇的事都出现了,我却看到她竟然在打扑克牌了。她高兴地跟我说:这个法轮功真好,我只是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

这使我意识到我作为一个修炼人怎么就达不到信师信法呢?一定是自己的心性出问题。

我反思自己的修炼过程,我对师对法的心是坚定的,在各种压力和考验下,都没有动摇我坚定修炼的心,由于我没有严肃对待修炼,没有实修自己,所以才使得该过的关没有过好。

最近,我从新拿起师尊在各地讲法来看,当看到师尊在《美国西部讲法》时,有一段法打入我脑中“大家知道,在另外的空间里,在那个时间里看人的这个空间的时间那是非常慢的。你思想中想任何问题,在那个空间中看你都是一个很缓慢的过程,你要想什么,你还没有想出来的时候就知道你要想什么,你要做什么,看的是清清楚楚。人觉的自己思想中想什么别人不知道,也只能是骗常人,却骗不了神。那么也就是说,你没有对自己负责任的纯净思想对待这么严肃的问题,你就不能够得度,你就回不去。”[2]看了这段法后,我身体所有细胞好像被触动,那个感觉我无法表达,我知道我找到头疼的根本原因了,真正导致我头疼的根本原因是思想业造成的。

但是自己学法不精進,大脑主意识模糊,认为这样找到就好了,没有发正念清除思想业对我的干扰,滋养了思想业对我头疼的迫害长期不去,没有真正去找原因,一直到现在。思想中经常幻想常人中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想入非非,追求名利情。

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在背《转法轮》中“主意识要强”,可是过一段时间思想业又出现,有时还随着思想业联想下去,明知是思想业在往下拽我,却没有清除。

我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我们这里有一位协调人,我觉的他悟性很高,周边的同修有什么问题都找他切磋,我也是其中一个,发现问题就找他切磋,没有向内找自己,实修自己,对协调同修产生了很大的依赖心,崇拜心。有一天,我头脑中反映了很不好的思想念头,如果我被迫害了,同修肯定会为我找律师。但我立刻发现这念头不对,马上发正念解体它。可是过几天,这位协调同修因多次去法院旁听非法庭审同修时被绑架,造成很大的损失。

还有一次,因我多年没出来工作,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我刚开始上班的时候她老是找我的茬,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挑我工作中的毛病,面对同事无理智的不断找我的麻烦,我都能忍受的住。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为提高我的心性设的一些关。因有法指导我修炼,使我认识到在复杂的环境才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不然真的是受不了。理是明白了,虽然对同事的怨恨心表面上好像是过去了,也没把它放在心里,可有一天思想中又返出同事平时她对我那个态度的形像,明白的一面联想起她怎么这样对我,我心里还偷乐呢,你这不是在给我创造提高心性的环境吗?我应该谢谢你才对。可有一个很不好的思想又返出来,如果我在路上被车撞了,撞我的那人是我同事的老公,我会跟他说没事的,让他走。他肯定会去跟我同事说,如果我同事知道被撞的人是我,知道我也没叫他赔钱,她肯定会很内疚的,以后就不会对我这样了。这样就胡思乱想了一个多小时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认清它是思想业在作怪,认为这样想不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没有认识到修炼人的意念是起作用的,可第二天去上班,我没有看到另外一位同事来上班,我就问其他同事说某某今天怎么没来上班?她说她被车撞了。听到这话,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怎么想自己会发生在他人身上。回家后正好赶上发正念时间,我深挖自己的思想念头,平时思想中老是爱想来想去,看到什么事情就联想到接下来会怎样,再深挖下去,简直不敢相信思想念头让我给他人造成这么大的危害。这不是在造业吗? 真可怕。

这样的事情在我修炼中已经出现很多次了,我找到根本原因,彻底解体清除我思想中阻碍我主元神正念正行的一切因素与生命,解体思想中一切不好的思想念头,所造成负的物质场及这个物质场的一切灵体。就这一念一发出,师父在另外空间把造成我头疼的因素拿掉了,我的头一下子轻松了,不疼了。

我知道我以后不能被思想业或观念主宰,要让主意识主宰自己,希望有像我这样不好的思想念头的同修,赶快认清它,让我们都能跟上正法進程,共同精進。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