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脱维亚西人弟子:珍惜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好!

得法

我是二十五岁的青年大法弟子,来自拉脱维亚。我是在二零一四年,在书店里看书时发现《转法轮》而得法的。

从有记忆起,我就一直对打坐,炼功,灵性和修炼非常感兴趣。在我得法之前,就已经探索过一些其它的方法,也一直在思考什么是修炼以及宇宙到底是什么。在一定阶段我认识到自己需要找一位师父,来引导我,教导我。这一念产生后,我就开始在网络上寻找,也去过很多地方,学习了一些其它的方法,但是在内心深处,我知道这些方法都是不正的,所以最后都放弃了。但是我想修炼的心一直都非常强烈。

我对自己要求很严格,自己学会了很多东西,也很爱自学。但是在打坐和修炼方面,我不知为何总想找一位师父。我相信是师父看到了我这一念而为我安排了一切。就像师父讲的:“所以,发出的这一念是最珍贵的。佛教中讲佛性,佛性一出,觉者们就可以帮他。”[1]

所以我相信,在我开始修炼之前师父就已经管我了。

记的有一天路过老城区,我看到了大法弟子在炼第五套功法。自己当时很感兴趣,也很惊讶,因为看到一位老阿姨非常轻松的两腿双盘。我这么年轻都做不到。一位大法弟子递给我一份小册子,我匆匆读了一下然后把它带走了。

刚开始我对收到的小册子没有很在意,也没觉的有什么珍贵。有一天去书店,我花了很长时间想找一本自己感兴趣的书。但是最终唯一一本引起我注意的就只有那本金色封面的《转法轮》,自己完全忘记了之前看到的其它书,就只买了一本《转法轮》。

刚到家我就开始读,总有种熟悉的感觉,觉的自己好象之前有读过似的。我的确读过,就是那本之前我拿到的,关于法轮大法的小册子。真是太巧了,我现在读的这本书就是关于那个当时自己很感兴趣的修炼方法。我马上就上网搜索,开始学习炼功动作。我知道我终于找到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书里什么都解释了,我感觉这本书太珍贵了。从此我再也没有把他放下,开始修炼,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

珍惜修炼机缘

从修炼之初,我就对自己发誓一定要修炼到最后,直至圆满。所以我开始一遍一遍的通读《转法轮》,开始读师父的其他讲法,然后开始背诵《转法轮》与其他经文。我也有了想学中文的愿望,我想用中文理解法。从那时开始我就开始私下里自学中文。现在我能认很多汉字,也学会了中文的语法,可以用中文读部份《转法轮》了。我还开始用毛笔抄写《转法轮》。从中我也感受到了法的伟大,以及中文的内涵深刻。例如,当我用毛笔抄写《转法轮》时,总感觉自己轻飘飘的,非常自如祥和,抄完后全身都很放松,头脑里充满了法。

为了更深刻的理解什么是修炼与传统文化,我在明慧网上读了很多古代的修炼故事,这样有助于我更好的理解《转法轮》以及修炼的庄严与神圣。我悟到自己一定要珍惜这千载难逢的,修炼宇宙大法的机缘。

在学法的过程中,师父打开了我的智慧,我开始逐渐理解生命的意义以及大法弟子下世的目地。我意识到了大法的珍贵,下定决心要做一个真修弟子。当然,修炼没那么简单,不会是一蹴而就的,我是在深思熟虑之后才逐渐理解法的深层内涵。我悟到修炼不是什么形式上、表面上的东西,每个人需要把自己所悟到的付诸实践,去掉各种执著心,吃苦消业,而这也是修炼最难的部份。

我学法背法的过程中,刚开始觉的自己完全知道要如何按法要求自己。但是真正困难的、还是自己能不能做的到,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在不同的心性考验中,像一个大法弟子一样用法来要求自己,向内找。

例如,起初我还不知道发生在我周围的一些事都是要我向内找的。我总是会发现别人的问题,特别是在我们当地学法小组里。我总是注意别人,找别人的短处,想他们做的多么不好。因此我的怨恨心,不喜欢别人的心以及自大的心越来越强,而我也在一直向外看。

在一次学法之后,同修交流的时候发生了一些矛盾,很多人的东西都带出来了。我悟到自己要向内找,但是完全不知道要找什么。我就开始自己学法,不关注他们的争论。但是隐藏在这之后的是自己那颗不喜欢他人和指责的心,觉的他们都不知道什么是修炼,觉的自己比别人好,这些心都隐藏在这表面之下。

在学法的过程中,我悟到遇到的事情以及自己的随之而来的想法都不会是偶然的,事情的发生是为了让我看到自己的执著以及不正的念头,通过这些来让我看到自己的自私以及总是认为自己是对的那颗心。

师父说:“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1]

在我悟到自己总是向外求而不向内找之后,我发现了自己那颗自大的心,开始注意修去它。我下决心要更精進,只找自己的短处,不去看别人。之后我感觉自己心的容量变大了,我尽量不去找别人的问题,如果没做好就马上向内找,从对方角度思考问题。我的度量更大,不再对别人的短处持有负面的想法,尽管有的时候还是会产生指责别人的想法。

我还没有做到时时刻刻都按法来要求自己做一个真修弟子,时刻向内找去执著。有时过心性关真的很痛苦。例如,当我在工作中,有人做事惹到我了,我知道自己一定不能生气,但是大部份时候我都让生气的感情控制了自己。但是现在我悟到那些都不是我,而是我要去掉的执著心——生气的心和不耐烦的心。所以我尽量每天都压制它们,去掉这些执著,修出善心与慈悲。

一次我在跟我女朋友聊天,她说的什么忽然惹到我了,我当时非常生气。但是当时我马上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我要按照更高标准要求自己,意识到这些就是我提高的障碍,我不能放任自己,要用善心来对待这件事情。结果我们完全没有争吵,就象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从那之后我就悟到我要以更高标准要求自己,不要被思想业与执著控制。

师父讲过:“有的人主意识不强,就随着思想业干坏事,这人就完了,掉下去了。但大多数人可以以很强的主观思想(主意识强)排除它,反对它。这样,就说明这个人可度,能分明好坏,也就是悟性好,我的法身就会帮助消去大部份这种思想业。”[1]

现在我悟到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应该修好自己,这也包括自己在家里或者在单位里的言行。在什么情况下都应该以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例如,以前在家里都是我的母亲打扫卫生,我也都不太注意这些方面。但现在我都是自己主动打扫房子,清扫地板,刷碗刷盘子。我的母亲并没有要求我,是有一天起床,我忽然觉的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现在还是觉的自己离真正大法弟子的标准还很远,我的那个瓶子还是装有很多脏东西,没法完全浮上来,我的私心还很重。但是无论怎样,我都尽量努力精進,去掉那些不好的东西与物质,返本归真。

用善心讲真相

在学法中我认识到讲真相救人的重要,所以我主动参与了当地讲真相活动,也知道了更多关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

我明白当向众生讲真相的时候,一定要有善心,只有善心才能感动常人。在参与集体活动之前,我首先读了很多明慧网上的真相文章,看了真相视频,这样能更好的,有理有据的向常人讲清真相。

在二零一六或二零一七年初冬,大法弟子组织了很多向公众讲真相的活动,主要是关于反迫害和诉江。尽管我当时去了,也跟常人讲真相,但我没有从活动开始坚持到结束,自己先走了,我也没觉的是什么大事。但是这不正确的思想被另一位同修发现,她在活动之后很严厉的对我说:“你就象来玩儿一样,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她说的是对的,我向内找发现了自己不正的一念,清除它,以后更加注意这方面。

这也是为什么我想要更精進的原因,参加了更多讲真相的活动,甚至主动帮助协调。例如,当我帮忙协调法办江泽民的活动时,我变的更精進,充满了慈悲,在活动中我的正念也很强。我会想“我的善念可以改变一切不正的状态”,“我充满了慈悲”,“有缘人会相继而来做出正确的选择”,我经常背诵师父《洪吟二》中的诗句:“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 。

当我不说话的时候一直都是在发正念,保持自己意识清醒纯净,这样自己就不会产生不好的念头。当我在那种状态下,我感觉自己的能量场可以正一切不正的状态,大法也会打开我的智慧来更好的向常人讲真相。

有一次,一人行色匆匆路过我们的活动场地,我想跟他打招呼,发出纯净的一念,用善心向他讲述真相。起初他看起来有点不耐烦,但之后却打开了征签本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类似的情况还有一次,一位女士遛狗经过我们的活动场地,刚开始她完全不想听,但是不久就问道:“我能怎么做?”那位女士走上前来,留下了自己的名字,还祝我们好运。我相信是善心感动了她,她的真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我向我所有的朋友和同事都讲了真相。当我与别人交谈时,都把他们当作我最好的朋友,我向他们礼貌的问好,像很亲近的人一样交谈。大部份时候他们都很愿意听我讲真相。

一次在工作中,我刚要下班就看到有八到十个人的旅游团,進了我工作的咖啡馆。当时我正在向我的朋友讲迫害的真相,我想: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讲真相的机会,我一定要告诉他们中共迫害法轮功和法办江泽民的事情。刚开始我不知道如何引起话题,也有些害怕,但是我突破了怕心,问他们是否听过法轮大法和中共迫害法轮功。我很善意的,就像朋友一样与他们聊天,他们都很认真听,而且最后都在征签板上留下了姓名。我突破了怕与陌生人交谈的心才能向他们讲真相,我感觉自己的身体更轻了,感觉法轮在小腹部位旋转。当我突破怕心,主动向别人介绍大法的时候,类似的感觉也有发生。

现在我觉的自己还是离真正大法弟子的标准很远,但是我会在修炼的路上越走越好,魔炼自己的意志,主动做好三件事,同化宇宙特性,助师正法。

谢谢同修,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二零一八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