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扰出现后的思索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日】近来M同修告诉我她被干扰,她还说,甲地发生了绑架,乙地也发生了绑架,咱本地也有行动。

听了她的说法,我发现我这儿也有了干扰。一时间压力涌上心头,直接干扰到我的修炼状态和环境。在我家学法的同修,我不让来了,资料也不做了。尽管我知道不对,但是我还是想让自己调整一下。脑中闪着一念“某同修说的不是法”,可是“迫害要发生”的这个压力却怎么也挥之不去,就是怕。

怕什么呢?表面上看就是怕迫害发生。我想自己这段日子修炼总算入门了,会向内找了,学法中也一直溶在明白的法理中。可是面对这个干扰为什么就是树立不起来对师对法的正信呢?总感觉有什么地方自己还是没有弄明白。

我不断向内找,首先回忆起八月初M同修跟我说,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他看到了师父对安全的反复强调。我想起当时他说时,我并没有太在意,现在看来自己确实存在忽视安全的问题。接着一个同修跟我说,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讲到一个关于大面积协调的问题和一个遇到魔难是发正念还是向内找的问题。我想自己也不是协调人,大面积协调跟自己没有关系。但赶紧把这部讲法细细读了一遍,给自己增加了一些正念,但心里的压力还是挥之不去。

十月二十九日我看到师父新的讲法,赶紧看了一遍,总想尽快充实自己。接着看到一篇体会《以法为师 修好自己 成熟起来》。这篇体会让我联想到自己遇到的事,脑中出现一念,“这些事都是在干扰。”就在这一念出现后,那挥之不去的压力突然没有了。我赶紧顺着这个角度找下去,我看到了自己的一些问题。

《以法为师 修好自己 成熟起来》这篇体会中讲到的事,之前我遇到了。我们这里的同修在使用一种大面积联系的通讯工具,我身边几个常联系的同修都用,而且有个群。M同修前段时间转发一个消息,就是文中的该省丁地发生绑架,请求海外平台,海外平台回复说针对省会而不是丁地,三天全球专案行动,呼吁不忙的同修参与。我没有通知小组同修。

接着不久,M同修转发甲地发生绑架,甲地请求平台,平台三天全球专案。这次我通知了小组同修,每次学法前半小时配合发正念。接着不久,M同修转发某领导到了丙地,我赶紧通知小组同修发正念。接着转发某领导到了乙地,而且消息不断,拦截了领导,递交了材料等等。我通知小组同修发正念。然后一两天后又说乙地消息不实,某领导没有去……M又转发乙地开始绑架,乙地请求平台,平台三天全球专案。

此次因自己跟前有干扰了,我只是跟同修说乙地有绑架,专案配合这个事没有说。而另有一个同修说还在冲着某领导发正念让他好好看看材料呢。我告诉她不用发了。其实甲乙丁地都不是本省的,而是另外三个不同的省。

我思索这些事,在国内迫害还没结束的情况下,用软件大面积联系各省和海外,表面上看好象是形成了全球配合,可是对自己当地对自己身边的同修是不是就是干扰呢?是不是干扰了同修平稳、扎实的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呢?

十月三十又看到明慧网一篇交流《带着同修跟自己走就是带同修脱离法》。这篇体会再次让我反思,自己的行为在人心驱使下是不是常常打着为同修好的借口而实质在干扰呢?

思索中我从两个方面有点认识,第一个是向内找自己。

首先说一下崇拜心,对于M同修,我曾经有过这样的感受,当她有事找我时,我总似乎有种高兴的心情,希望被她重视,能为她做事很开心。尽管后来我认识到自己有这些人心,但不承认这是崇拜心、会害人害己。

随着跟身边的同修接触,“操心”的人心开始抬头,《带着同修跟自己走就是带同修脱离法》文中说,“我想同修A刚开始也是抱着好心,帮助大家共同提高的,但慢慢的自己的名利心一起来,被魔利用,也会起干扰作用。”文中的A身上好象就有我的影子。我知道自己有人心,所以也在始终修去它们,但是还是慢慢的出现了我是这几个同修的中心,总想操个心,看看这个怎么样,瞅瞅那个修的如何,找这个交流一下,找那个帮帮。就象一个同修说的“你瞅谁都不如你,就你行。”我还挺委屈,觉得自己没有抬高自己呀。

一天我身边一个同修出远门,我想这段时间找找谁呢?这时一个念头打入脑中:“你要不找点事干你就不行!”同时脑中出现了M同修。我知道这一念是在指出我有干事心,不能静心学法,没事也要找事干似的,还暗含着就象M一样。我又想:我怎么能跟M比呀,那应该是天地之差,那是真正的协调人,自己只是配合网中的末梢,自己的问题怎么能跟她有关呢?我没有意识到自己潜意识中已经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上了,骨子里有一种自豪荣耀,好像要担当点什么似的。

修炼讲“悟”。师父讲到:“识正邪,得真经,轻其身,丰其慧,充其心,乘法船悠悠。”[1]而我则拿着外地的事、这些消息是否属实都不知道,不断让同修配合发正念,其实已经在干扰同修的稳定修炼了,这本是很大的罪啊。可是我因人心迷心智,那就悟不到法理,那就会做错。

师父讲:“在弟子们实修的两年中,我不叫任何与实修无关的活动干扰给学员已经安排好的一步一步有序的提高过程。”[2]师父讲:“过去我多次讲过不要到处窜、安心修炼的话”[3]。我现在理解,稳定的修炼环境很珍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考验、安排很珍贵。配合与整体,不是大家都做同一件事是整体,而是大家都在做好各自的三件事就是整体。我得清晰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是在修自己还是修别人,是在所谓的帮同修带同修还是干扰同修。

第二个就是这种配合的事为什么能发生,是因为使用这个大面积联系的工具,传递消息使用起来有点类似微信。消息转发之快之广,只要使用的人,都可能得到消息,而且跨越一切地域。有些同修联系人多,群多,事情肯定就多,被要求配合这个、配合那个。

这次压力也让我反思我对这个大面积联系工具的依赖。从开始只是偶尔上一下,到现在为了看看大家有什么事情没有,几乎时不时的就上去瞅瞅。好在我联系人不多,也没有什么群,不然的话,我想我在这个工具里忙得我都会出不来了。都说善用善用,可是毕竟是人在修,有人心在,就可能存在通过这个工具带来的干扰。

比如上述外地的配合,我现在体悟是不必要的。各地都是师父在看着,有事情也是各地同修在师父的加持下走各自的路。其实能走好自己的路,平稳的做好三件事,就是对整体的最有效的配合。而在这个工具中,看似形成了全球的配合,可是这是不是内部相互干扰呢?

当我十一月四日早上看到明慧编辑部的通知时,我发现我把搞大面积联系看成“理所当然”的认识是错误的。不是用哪种工具的问题,而是不注意安全、大面积联系、相互干扰的问题。我还体会到,师父带我们走回传统的路,我们却非要走现代科学技术的路,这也是错的。

再引明慧编辑部的通知:“修炼是严肃的,哪一颗心不去都会成为自己修炼路上的障碍。而且大法弟子谁都不想因为自己的不肯提高而为师父正法徒增难度、让师父一再等待。每个修炼人看到的再多、再清晰,也只是浩瀚全局中的局部、局部的局部中的一粒沙子。真正的全局只有师父才知道。怎样才是真正为我们好,只有师父才知道。而我们只有越来越做到信师信法、以法为师、不断去掉执着、不断放下人心、达到法中的要求,才是真修啊!”

从感到干扰、压力,三个星期过去了。以上就是一点点的修炼体悟,在这里我诚挚的向那些被我干扰的同修说一声:对不起,我错了,请同修都能以法为师,信师信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给大法石家庄总站的信〉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致大法山东辅导站〉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