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长沙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忍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省女子监狱是省内唯一一所关押女服刑人员的监狱。从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湖南省女子监狱被利用来非法关押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用各种残酷、暴力手段逼使她们放弃“真善忍”信仰,即所谓“转化”。时至今日,罪恶仍然在监狱内延续,狱警操控人性全无的“夹控犯人”用恶劣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

湖南省平江县法轮功学员邹稳玉(现年六十四岁,教师),被株洲白马垅劳教所迫害的几乎双目失明、双下肢几近瘫痪,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遭国保警察非法抓捕、构陷,并被关押在岳阳市云溪区看守所,期间生活已不能自理(云溪区看守所位于地下,很潮湿,在地上铺上四、五床棉絮,那些棉絮就象从洗衣机内刚拿出来一样湿。关押十三个月的时间,邹稳玉都是睡在地上,因为她的身体状况,上下床很困难,所以她只能睡地上),那时云溪看守所已出具“变更强制关押措施”的证明,家属多次申请取保候审均遭拒绝。尽管如此,平江县公检法人员在县610(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的指示下,于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在岳阳市云溪区法院非法开庭,并阻止旁听,邹稳玉被枉判三年冤狱。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邹稳玉被强制送往位于湖南长沙市的省女子监狱“高度戒备监区”迫害。监狱里的“高度戒备监区”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狱警利用犯人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制造高压恐怖气氛,让这些法轮功学员在这里度日如年。

酷刑演示:码坐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在女子监狱,邹稳玉被迫害得也很严重。“夹控犯人”也就是工作犯,在狱警的指使、默许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殴打,长期强制坐小板凳。由于不配合邪恶、不转化,从今年五月二十二日对她的迫害更严重,又经过一个多月的转化迫害,她还是不配合后,八月八号邹稳玉又被调到迫害更严重的所谓“学习监房”。因此,迫害更升级更严重了。受狱警指使的“工作犯”钱燕故意刁难,无事找茬。时时对她非打即骂,态度非常恶劣。对她也象对待那些身体健全的人一样,每天要与她们同样学那些监狱规定了的东西,不然就说她挑战监规,罚站、坐小凳、不准大小便。而且,别人开始吃饭了,她还在被逼迫侮辱大法师父(也就是钱燕编的所谓“揭批词”),不骂就不准吃饭;吃饭前睡觉前都得辱骂师父半小时到一小时。如果不照着她的做,就拳打脚踢,扇嘴巴。邹稳玉脸被打肿,牙齿打松,后来连吃饭都很困难。钱燕说:不吃就把其它的工作犯叫来将嘴撬开,用勺将饭大勺大勺的塞进喉咙里。还不能在碗里留有一粒饭或掉一粒饭在地上,否则就每顿饭都让吃现碗(不准洗的碗),大夏天的,所以经常用馊碗馊饭。

邹稳玉还多次被关厕所,一关就是一天、两天、甚至四、五天。今年六月在炎热的夏天里,她还被隔一天,或连续几天关在臭气熏天的厕所里(期间除了睡觉,放出一、两个小时外,连饭都在厕所里吃)。在这炎热的夏天四十六天不许洗澡、不许刷牙,不准洗脸。她的眼睛本来在白马垅劳教所被迫害的几乎看不见,四十六天不给刷牙洗脸被眼屎结得更睁不开了,她有时只好用口水摸一下,腿也是在白马垅被迫害的很难站立,而被关厕所里只能靠墙,靠墙久了就往下蹲一下,又会被“工作犯”钱燕泼冷水、拳打脚踢。

一次工作犯(夹控)逼迫邹稳玉认罪诲罪,强制转化,她不从,就被罚站,拨冷水。那时正是穿着秋衣接近冬天的时候,等穿在外面的衣服干了又拨,一天被拨冷水三、四次,后来邹稳玉实在站不住了,就往地上蹲,钱燕又往她身上泼冷水,并拳打脚踢,使邹稳玉的双腿到脚下疼痛难忍。

而且邹稳玉长期被强制坐小凳子,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从早晨六点坐到晚上十点左右,都被坐在小凳子上,连眼睛都不能眨,如果有丝毫动弹,工作犯就会用刷厕所的刷子,往她的头上脸上嘴上到处捅、刷、打。还不准说一个字,打完后还用脚踩在脚背上说:你的腿脚不是没有知觉的吗?就用力踩,猛踢她的双腿及腰部。还说:我没有打你,是在归正你的坐姿。特别每逢星期天,趁上班人员少时,这些工作犯更加肆无忌惮的迫害邹稳玉,而且窗帘一直拉着,这样她们就可以为所欲为的行恶,还说“没关系,可以好好的跟你玩半天”。

邹稳玉的身体在白马垅劳教所已经被迫害得几乎是半残废了,还被一天十六、七个小时坐在小凳子上,肯定坐不好,有时没坐好,或动了一下,她们就用手掐住后脖子将她拎起来,然后用力往小凳子上来回摔。所以一到晚上睡觉的时候躺在床上全身上下钻心的痛,但是还不能动一下,一动身子,又会遭工作犯钱燕说她闹监,继而又开始打骂迫害。她们还说:叫你站着进来,躺着出去。邹稳玉四次被用单架、用轮椅抬到狱医那里去,遭药物迫害。

邹稳玉长期的遭受折磨,如:罚站、毒打、关厕所、泼冷水、不准洗澡、洗脸、刷牙、不准上厕所、用脚踩胸部,拳打、撸肋骨、扇嘴巴、搓耳朵、用拳头打头部、脚踢腰部,长期坐小凳子……种种残酷迫害,被折磨的不象人样,整晚全身痛的都不能入睡,后来违心的配合了邪恶要求。她说:从那以后,心象肿了一样,时时都在胀痛,在滴血,我天天用手按着胀痛的胸部,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内心痛楚万分。

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残酷虐待,无故刁难,无事找茬,随意侮辱谩骂,几乎是天天发生的事,整个监区弥漫着高压恐怖的气氛。与邹稳玉关在一起的还有一位年近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向佳玉(女),被非法判刑一年半,今年七月进去的,还在继续遭受着同样的迫害。

浸透着法轮功学员血泪的“转化率”,成为女子监狱一干人的“政绩”,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光鲜的面纱之下,被掩盖着的,是如此没有良知与底线的罪恶。

民间有句话说,人做坏事,瞒得了人,瞒不了天。湖南省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自以为有高墙电网的阻隔,信息与言论的封锁(女子监狱至今仍非法剥夺多名法轮功学员亲属的探视权,不准亲人正常探监),媒体不敢监督过问,百姓敢怒不敢言,所以行起恶来格外肆无忌惮、为所欲为,殊不知,“三尺头上有神灵”,老天都在记着的。只是上天慈悲,给人悔过与改错的机会,报应的时日还没到来而已。

历史巨变就在眼前,希望现在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大法的公、检、法、司人员,让自己的良知觉醒,能够鼓起勇气,对上级的违法命令说“不”!为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有关人员:
长沙女子监狱:赵星云(监狱长)丁喜华(副监狱长)
副书记、政委:聂微
工作人员:张玉宇 周婵 薛芳 刘永清 李军 范蕊
李雪 凃文利 文小芳 袁平芳 刘芊唐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