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做事不在法上时 不要买账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看了明慧文章《黑龙江省可能发生大规模迫害》,非常震惊,文中说:黑龙江“传销盛行。几个月前双城地区几百人被拉進传销,目前只有少数人清醒回来;现在又有人搞净水器的黑龙江总代理,打着新唐人广告的名义欺骗同修加入,说做这个产品就等于给新唐人捐款了,带动很多人跟着在做。”修到现在,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对不在法上的传销看不透呢?这里我想谈两件自己经历的事,也许对同修能有点借鉴和提示。

多年前,本地有个老同修(原辅导站长)找到我,说外地一个同修搞了一个专利,名字叫“冬虫夏草保健品”,厂房和技术人员都有了,投产后,年利润上亿元。他说:“神韵和新唐人眼下正急需钱,这个项目如果投产了,对国外救人项目是个很大的帮助,这事也是建立我们威德的机会。”我说:“出多少钱?”他说:“两百万。”我当时就拒绝了。

为什么拒绝呢?在我看来,这个项目没几个亿都下不来,两百万只能打水漂。另外,让我出钱的同修是很看重钱的,经常在同修中借钱,借了又不还,我信不过他。更关键一点是:这件事与修炼有什么关系?当时师父还没讲媒体要独立不准集资的法,当时我想:修炼人做事一定要有大法的依据,没有法的依据是很危险的,当时就是这点认识,使我对集资的同修很敏感,很提防。

又过了几天,这个同修又约了几个同修请我吃饭,大家说服我,再次让我出钱。有的说:“有钱现在不花什么时候花?留着有啥用?”我饭是吃了,但态度很明确:“我哪有那么多钱?不想参与。”心里想:不管你说啥?这钱我肯定不出。

后来师父讲了这方面的法,我更清楚了,国外同修不管办什么媒体,都不能搞集资,要符合常人状态走向经济独立,没独立那是没做好,不能靠集资养活,大法没有媒体,大法就是修炼。

多年后,听说这个项目泡汤了,本地几个张罗这事的同修有的欠债几十万,有的上百万,把工资卡都做了抵押,生活很困难。

对于这次集资,我当时就是比较冷静,我想:同修就是同修,不管你是谁,做不符合法的事,我就不买账,不能有面子心半推半就去符合,修的就是这个面子心。

不少同修面子心很重,在一个学法小组,别人有什么事了,还没等开口就张罗帮忙,生怕别人说你没情。就拿传销来说,我想不会那么多人心甘情愿去参与,也有人觉的不对劲,就是觉的面子上过不去。这点人心不去,不是坑自己吗?

还有一件事:本地有个同修在外地工作,他做事稳重理智,多年前的一天,他回到本地,跟我说:“新唐人电视台正在筹集资金,你有这个能力,想不想出点?”接着,他打开手提电脑,点开一个页面,是新唐人电视台总台长某某的集资涵,下面是他本人签名。对于这个集资涵,当时我并不怀疑,只是觉的如何把钱寄到新唐人能够安全。这时他说:“这个你别担心,专门有同修跑银行,有安全渠道,已经汇出几笔了,有三十万的,有二十万的,都到新唐人账户了。”

当时我也有给新唐人捐钱的想法,自己手里有点钱,新唐人那么缺钱,也算雪中送炭,还有个小私心就是:建立点个人威德。可不知为啥,我总觉的这事不妥,我觉的这一步往前迈心里没底,有点别扭。于是我说:“我再想想,下一次你回来时再说。”

尽管当时他说新唐人电视台怎么不容易,他晚上跟新唐人某某台长打电话一聊就是几个小时,可我并没有被带动。我想,不管你是师父身边的大法弟子,还是什么名人,我是我,你是你,大家是同修,修的是心。

两个月后,这个同修回来说:“钱不要了,出事了,原来集资的那几个人被抓了。”他自己差点也進去。

这两件事过去好多年了,事后想来,如果当时不用法衡量,不理智思考,出事就在一瞬间。眼下,正法已经到最后了,师父说结束就结束,可还有同修搞传销这事,其实,不管变换什么花样,只要用法衡量,都能识破。还有的人参与“营救电报群”,群里的人基本上都被绑架了。

我觉的,凡是出事同修,多数修炼都不是那么太扎实,好凑热闹,咋咋呼呼,跟人走,表面看都有点浮,这种漏不被传销带动,也会被别的什么事情带动。一个人修的咋样自己是清楚的,默默的修,默默的去人心,这比什么都好。

一点经历和浅见,意在交流,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