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跋扈“假小子”变成贤惠“真女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女学员,学法之前性格暴躁,上学时期成绩不好,却因“打架”而出名,因为风头过盛,妹妹的同学没一个敢欺负她,都知道她有个不好惹的同校姐姐。因为体格强壮、足球技术过硬,我曾代表家乡参加省级的全运会比赛,再加上说话嗓门粗,又是短发,可以说从内到外没有一丝女人味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个男人。

成家后我经常和老公吵架,有时候还会动刀,吓得他一和我发生矛盾,就把家里的刀具藏起来;单位里也没人敢惹我,有一次我看见一位老实的同事被人欺负,为打抱不平上前就拿脚踹对方。分组干活时没人愿意跟我结组,都觉的我干活爱糊弄,还爱挑事儿打架,因此对我敬而远之,在大家眼里我就是个混子。

一九九六年年底我回娘家探望,正逢母亲请回一本李洪志先生的著作《转法轮》,当时我一口气就把书看了一遍,再看第二遍时因为头痛难忍而放弃了。一九九七年单位里的一位同事因身体难受,整日萎靡不振,只好请假在家,我去探望她时告诉她:你炼法轮功多好,能祛病健身。她听后就和我相约一起去市老干部局观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后又去公园里跟其他学员学习炼功动作。在去公园的前几天还发生了一件事,我在骑自行车过胡同时从车上跌下,裤子被磕出了洞,两只手掌被搓破,当时我心想:摔倒就不去了吗?我偏要去!这坚定的一念使我与法轮大法结下了不解之缘,从此正式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得法之后,我一直觉的大法好,具体哪里好说不出来,可是内心却悄然发生了改变:在班组里干活不管其他人偷不偷懒,我就是认真踏实地完成自己手中的工作,从事验质的工作人员见我不再心浮气躁,而是一副专心做事的模样,验收我的工作时基本“免检”,再不象过去那般针对我了。以前与人发生矛盾或对方调侃我时,即使嘴上占不了上风,心里也要骂对方几句;学法后我性情大变,遇见以前的朋友,她几番挑衅调侃我,我都不为所动,她见状跟大家感慨,说我学法轮功后是不一样了,不再出口成脏了。

但是这个转变过程十分不易,开始与人发生摩擦或遇到委屈时,我只能做到强制自己不去与他们争辩或对骂,但内心仍有不忿,可谓“含泪而忍”,后来终于逐渐达到“不觉的委屈、气恨”的境界,由曾经的“先下手为强”变为“沉默应对”,分组干活时别人不干的活儿我去干。就这样,一个人见人厌的“混子”在法中熔炼成了大家争相亲近的善良人。

性格发生改变后,我按照大法标准進一步要求自己,说话的音量降了下来,语气变的平和,开始体贴丈夫关心家人,从法中我知道男人要阳刚、女人要阴柔,我开始留起长发,并感受到自己由内而外变的温柔,我从一个冷硬跋扈的“假小子”变成了一个善良贤惠的“真女人”。感谢大法带给我新生与蜕变。

后来工作的厂子倒闭了,我开始做钟点工保姆,在与雇主第一次见面时我就告诉对方自己是修炼人,女雇主表示理解,我想自己既然亮明了身份,就不能干有损修炼人形象的事,因此每次去雇主家里干活,都把工作当成修炼的一部份,遇事找自己,不与对方发生矛盾。女主人暗中考验我,发现我不但干活勤快,还从不贪财爱富,因此对我十分信任,家里的金银首饰和现金随便搁置,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五年,直到女雇主怀二胎又雇了一个月嫂,才将值钱物品锁進了保险柜。

后来我因为要照顾家中老人向她请辞,对方十分不舍,并坦言道:“以后有人说法轮功不好,我绝对不信,我家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