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蒋林英累计被关押近10年 今又被绑架(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法轮功学员蒋林英十月三十一日在常州市火车站被常州铁路公安局拘留,现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地址:江苏省南京市茶亭东街一一八号)。

蒋林英被中共迫害多次,累计被非法关押十年,遭受被打毒针(破坏脑神经)、暴打、罚站、罚坐、不准上厕所、饿肚子等各种折磨。

蒋林英
蒋林英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五日上海市宝山区泗塘派出所综合治理办公室、户籍警、居委会一共五个工作人员来到泗塘一村法轮功学员蒋林英家中,警告蒋林英在上海进口博览会期间待在家中,不准出去,并以蒋林英家里有一个老母亲要照顾为由,威胁说:“如果想照顾老母亲就规规矩矩待在家里,否则就去监狱里过日子。”

蒋林英的丈夫因受派出所和国保处警察威胁恐吓,血压升到二百,于二零一八年十月三十日下午十四点住院治疗。同日蒋林英买了十月三十一日去江苏省常州市的火车票。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早上八点半左右,上海市宝山区泗塘派出所所长打电话给蒋林英的丈夫要找蒋林英,她丈夫说蒋林英三十一日去常州原工作单位(现已退休)办事,当天就会回来,答应他(丈夫)十一月一日上午九点会来医院,因为他等着蒋林英签字动手术。九点四十分左右泗塘派出所所长和一个警察二人来到医院等蒋林英,十点不见蒋林英来医院,他们就离开了。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一日中午十一点左右,泗塘派出所打电话给蒋林英的丈夫,蒋林英于十月三十一日下午十五点在常州火车站被常州铁路公安局拘留。随身携带《转法轮》书籍、修炼的音乐带与若干真相币被搜走。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蒋林英家中被非法抄家,由常州铁路公安局带队,泗塘派出所陪同,派了一批警察来家中,衣橱抽屉锁被砸坏,抢走二部手机、插卡音响、笔记本电脑、《明慧周刊》、法轮功书籍、一万多元的真相币等。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日家人收到拘留通知书,寄件人是常州火车站派出所(杭勇),蒋林英现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地址:江苏省南京市茶亭东街一一八号)。

蒋林英原工作单位是常州武进华洋纺织厂。一九九七年二月,她与法轮大法结缘,专心修炼法轮功,以前她身体一直不好,有哮喘,经常发病,下不了床,后来修炼法轮功后在家炼功,不知不觉身体变好了,哮喘很少发作,后来基本不发作了,她觉得这个功法好,就很虔诚地在修炼。在家看《转法轮》,听李洪志师父讲法。她说师父教导她要“真善忍”,以德报怨,这是一个教人向善的功法。

自从修炼法轮功,蒋林英了解了很多共产党的真相,她开始坚持说真话,有时也会和她女儿说共产党是邪教、是恶魔,她给女儿用笔名三退。她去公园里炼功,和别人说真相,想帮助更多的人,让人们能脱离中共恶魔,将来不被随之审判,被中共恶魔一同带入地狱。

蒋林英被迫害经历简述如下: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蒋林英因四二五事件去北京中南海国务院信访办办公室上访,被北京市公安局遣送回上海市公安局宝山区看守所非法拘留,三月十七日释放。

二零零零年七月六日,蒋林英因四二五事件去北京中南海国务院信访办办公室上访,被北京市公安局遣送回海市公安局宝山区看守所非法拘留 ,八月十八日释放。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蒋林英被非法软禁在松海宾馆一周。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一日,蒋林英被非法软禁在松海宾馆一周。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蒋林英因讲真相,被上海市普陀区检察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关押在上海市松江女子监狱。

那天下午她女儿放学回家发现家门开着,家里东西有被人翻过,家中无人(其丈夫在上班),后来居委会的人说蒋林英被派出所带走了,还将其女儿带到居委会吃晚饭,说她可怜。其丈夫夜班下班回家才知道蒋林英被上海市普陀区派出所非法关押,非法抄家。

上海市宝山区派出所、国保上门威胁,蒋林英的丈夫和女儿也有参与炼法轮功,要交代还有谁参与。她丈夫说他和女儿没有炼法轮功,没有证据不能乱抓人(即使修炼法轮功也是合法的)。派出所的人威胁说如果找到证据就抓你们,给我老实点。之后蒋林英的丈夫为了不影响女儿的前途,就把女儿送到自己母亲家居住。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日,蒋林英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泗塘派出所警察沈峰、宝山公安局国保警察倪伟等人绑架、抄家,被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判非法劳教一年三个月,关押在上海女子劳动教养管理所(位于上海青浦青东农场)。

她丈夫也被强行带到派出所录口供,警察谎称有四人指控她丈夫也参与炼法轮功,威胁他不老实也要关押他,僵持了三小时,最后强迫她丈夫在口供纸和一张空白纸上签字才放她丈夫回家。

二零一二年二月九日,傍晚五点十五分左右,蒋林英正在家中与丈夫吃晚饭,突然泗塘派出所沈峰、闸北区国保倪伟等十几个警察闯入家中,把蒋林英强行绑架,非法抄家,判刑五年,关押在上海市松江女子监狱。

'酷刑演示: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

'酷刑演示:暴打毒打'
酷刑演示:暴打毒打

蒋林英累计被非法关押十年,在看守所受各种酷刑迫害,侮辱,被打毒针(破坏脑神经),被暴打,被罚站,罚坐,不准上厕所,强迫暴饮暴食,饿肚子等折磨。在牢里被迫做奴工,每天做到凌晨十二点以后,完不成任务不准睡觉,不准吃饭。

在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九年中国新年,“十一”,“五一”前一周开始,家门口窗台附近,都有三个人轮流监视,二~三小时就有人来窗口张望,如果蒋林英出门,他们就会紧跟在后面。

每次从监狱或者劳教所把蒋林英接回来,都有上海市宝山区泗塘派出所、居委会的人一起陪同,先接到泗塘派出所综合治理办公室,派出所领导和蒋林英谈话,叫她丈夫监视蒋林英,看好她,否则一起抓他们。让居委会的人一起监视蒋林英,有情况就汇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