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在艰难中也充满希望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我从小生活在一个不富裕的家庭中,特别是父母经常吵架,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我觉得每天活得非常压抑,且养成了自卑心理。但外表看着孱弱的我,内心非常好强。长大嫁了人,丈夫对我还算挺好:可是一有点大事小情,喝酒必多,一多就耍酒疯,每次都让我非常没有面子,且家中父母哥兄弟姐和妹都看不上他。每次他喝完酒后都发誓再也不喝了,可是下回依旧,我每次都看在可爱的儿子上罢休。

就这样浑浑噩噩中生活一年又一年。由于坐月子时丈夫喝酒耍酒疯,我得一身病,从头到脚没有一个器官是好的:头痛、视力模糊、耳鸣、鼻炎、双侧肩周炎、心脏病、胃炎、肾炎、失眠、风湿、脚长期干裂疼痛。整个后背就象背一座冰山,真是透心凉;双腿从膝盖往下就象浸在冰中。二十几岁的我就象四十多岁的人、而且遇事爱和人家争斗,搞的和家人、朋友关系紧张、每天活的很苦,不知道人为啥活着、看天都是阴暗的。

修大法 所有的病全都好了

一九九八年的冬天,我的心脏病、肾病、风湿病、又犯了,腰疼坐不直、躺下腿又痛的受不了,每天坐在炕上什么都干不了,下地去厕所都得扶着墙,半天还迈不开腿。由于家庭条件不好也没去过医院看过病,只是到小诊所开点药吃。这时大姑姐来告诉我说,还是和我炼法轮功吧,你看我那么严重的病都好了。

我看着大姐健康的身体,心想得病那么重都要死的人炼了法轮功这么快就好了。当时我就决定去炼。

原来法轮功不只有炼功动作,还有大法经书,指导学员们得按真、善、忍的法理去做,遇事向内找看自己哪做错了,要做好人,处处与人为善。

我拜读了李洪志师尊所有著作后,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有病,就是以前做不好事造的业,善恶有报的法理。万事万物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要想过好日子就得积德行善,事事要忍让,做一个对别人有益的人。从此以后,我开始乐观生活与人为善,知道吃亏是福。

炼功不长时间,我所有的病全都好了,无病一身轻。我没有见过师父、师父也没有要我一分钱却把我的病全治好了。不但病全好了,身心也健康了。我觉得我每天心中都充满阳光。

儿子脑部的阴影没了

二零零五年春天,我儿子病了,到市里医院一检查说是脑部有一个阴影,医生怀疑是瘤。我们开始每天以泪洗面,给儿子做各项检查。在不到一星期内,做了二次,要做手术。

第二次做完腰穿,儿子说:妈妈,我腰折了似的疼,回家吧,我不治了。我说:有病得治病呀,除非你和我一起炼法轮功。儿子当时十四岁。儿子说:好!我回家和你炼功。我说:那咱俩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明天做完核磁共振咱再回家。

第二天做完磁共振,医生拿着片子看,并自言自语说:哪去了?怎么没了?我说:什么没了?他说阴影没了。我说:没了?这时他回过神来说:“确实没了,怎么没了?”

第八天我要求出院,出院时医生不放心的嘱咐说:脑部的阴影虽然没了,但孩子还小,针不能停。你还是去省城看一看吧!我谢过医生的关心,就带孩子回家了。

我明白是大法师父救了孩子。由于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疯狂的打压,我没敢跟医生讲明真相。回家后我开始教孩子学法炼功,几天后孩子上学了。望着孩子背书包远去的背影,我无比感激伟大的师尊的救命之恩!

遭迫害 儿子患白血病

二零零七年九月,大姐由于坚持炼功被片警一次次的上门骚扰,凑齐所谓的罪证后欲绑架她劳动教养。从此大姐开始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警察就到所有的亲友家骚扰,包括我家,儿子很是害怕,怕他也被抓,怕被学校知道了开除他,就这样渐渐不炼功了。儿子和同学们开始迷恋上了网吧,就玩那种打打杀杀的游戏,渐渐的乖巧可爱的儿子开始变了,变得容易暴怒、叛逆,谁说也说不听。我很是为他忧心。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儿子放学回家说浑身发冷,我们看他脸色蜡黄,无精打采就以为他感冒了,就让他躺一会,并给他吃了感冒药;第二天他没有起来上学,我和他说:你以前脑袋疼得那样一炼功就好了,现在你还是走回大法中来吧!咱俩一起念:“法轮大法好。”他没有什么表情,我就随他去了。二十三日了下午五点多了,他说要吃罐头。我给他买了瓶山楂罐头,吃完后,他哇的一下全吐出来了,然后昏死过去。

我们一边求师父救他,一边打车去了市内医院住进了脑科病房,脑科医生说这孩子象血液病,CT检查结果脑部没有病,我们又转到血液科。到血液科一查只剩下三克血了,医生马上给补血。

第二天十一点科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带着同情的表情跟我说:你家的条件怎样?我说就丈夫一人上班,工薪家庭。主任说这孩子得的是白血病。我猛的一惊,呆在那里,嘴里喃喃地说:什么是白血病啊?

主任看我傻了,就耐心的说:白血病也就是血癌,你三五十万也治不好,最后就是人财两空,我看你还年轻,还是再要一个孩子吧!我的眼泪哗的一下流了下来,难道没得治了吗?主任说:没得治了,也就这一两天了,要想去省医院马上走。我一分钟都不留、恐怕到不了就……

我不知道怎么回的病房,丈夫和家人都过来问我什么病啊?当我把病情告诉大家后,大家都惊呆了,然后大家商议去省城大医院,有一线希望也不能放弃。大家都去张罗钱去了。

晚上九点多我们到了沈阳陆军总院,十一点多在门诊做了多项检查后,把我们送进病房。我去问值班医生孩子的病情怎样,医生说难熬过明天。我说没有任何希望了吗?医生说除非出现奇迹!

奇迹

我回到病房,望着昏迷的儿子,握着他的手说:龙龙,咱有师父、有大法,咱俩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龙龙。”

这时儿子点了点头,我信心大增,跟儿子一直念到第二天早上六点,这时值班医生又过来看看,翻孩子眼皮时发现孩子的眼珠又有神了,不散了。医生惊喜,赶紧抢救。做全身置换血液时我问主治医生,这个病有治好的吗?医生回答目前没有。我说你看龙龙有多大希望?他说我只能给你百分之一的希望。我说那好有希望我就签字。我每天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和儿子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求师父救龙龙。

医生每天查房时都乐观的说:呀,我们龙龙血色素在上升,血小板己升到十万了。每天医生都非常高兴的告诉我们,龙龙非常好,各项指标都在回升……

到二十一天我们痊愈出院了,创造了奇迹!医生让我们半个月到大医院复查一次,发现指标减少马上回去。我们回家亲戚朋友都来看望他,都说奇迹。我告诉大家这是我们学大法有师父保佑才创造了这一奇迹。

二零一二年正当儿子一切都往好的方向在转变,血常规检查多项指标都已经正常,由他大姑被绑架时所造成的抑郁症也在缓解。

儿子遭迫害精神失常

八月末的一天,儿子想我的病全好了,我也得告诉别人“真、善、忍好”。所以他往大墙上写:“真、善、忍好。”正好被一车路过的警察看到,对他连打带拽的抓到派出所,正好被熟人看见,忙给家人打电话。

丈夫忙跑到派出所去要孩子,孩子坐在凳子上,气得脸色煞白,警察把孩子身上的p4搜走。他爸爸为把孩子保回来,说孩子精神不好,还有白血病,是学大法好的。所长让他爸把孩子写的真、善、忍三个字都抹掉,以后不准再写,要不我不管他有没有病我照抓。丈夫吓得唯唯诺诺的把儿子接回来。

儿子从派出所出来,却不和他爸说一句话,眼睛直直的顺着大道一直往前走,他爸怎么喊也不听。这可给丈夫吓坏了,忙回来取摩托车去追。

我的儿子从小是爷爷奶奶众星捧月中长大的,从没有挨过打,在他心里弄不明白使他病好的真、善、忍大法这么好,他告诉世人没有错呀!警察怎么又抓又打,他心里的天平在失衡。这一下他的精神崩溃了,从此把我们全家都带入低谷中。

他每天疯疯癫癫、胡言乱语,总是怕谁打他,每天都防着别人,稍一不注意就被他打着。由于丈夫得三班倒,一开始亲戚还帮着看着,时间一长谁也帮不起,我就得挺着。那几年我从没有脱衣服睡觉过,身边随时用的证件、生活日品都是随身背着,半夜三更他走,我就得陪着,怕他走丢。

二零一四年正月十四日,丈夫上四点班走后,儿子又开始不正常了,又开始砸东西,撕被子,对我非常凶,由于怕,我关掉水电闸去了婆婆家,认为他过一会就没事了,坐着坐着头脑中忽然闪过一念,他要放火怎么办?我起身赶紧往回走。

到楼下一看,窗户己在往外冒清烟了。我三步两步到了楼上,一开房门,一股黑浪般的烟冲出房门,瞬间充满楼梯间,我都傻了。这时左邻右舍已开不开门,我随着外冒的黑烟冲到楼下,大家报了火警,来了两辆消防车。我告诉他们孩子在屋,还有一罐刚灌的煤气罐。他们迅速的上了楼。半个小时后,屋里能进去人了,我进屋一看,满屋的狼藉。庆幸的是,孩子放完火后走了,煤气罐也安然没事,我松了一口气。

事后消防队长调查情况时,我说:是我儿放的火,我们已发现他精神有毛病了,他从昨天五点多走后到现在已一天半了我们没有找到人,天这么冷也不知道他到哪去。队长听这种情况同情的说:那你们赶快报警呀,找到后送精神病院给看看吧,这多玄哪。

晚上五点左右,快要冻僵的儿子自己回到他奶家。我们一看这种情况,只得把他送去医院,这期间我们对外界一直瞒着盖着,寺院去了,巫医神汉的看着,总希望他只是一时想不开才这样,总有一天他会好的。现在我们得面对现实,再不送走对同楼的人都有生命财产威胁了。我们把他送到市精神病院治疗。

丈夫肺结核

丈夫是一名井下矿工,多年井下繁重的工作、再加上有危险性,使他的身体已伤残,为了给孩子看病他硬坚持在井下一线干活。儿子放的这一把火,使他精神上身体上己承受到了极限了,高大魁梧的丈夫开始消瘦,脸色蜡黄。井下煤烟呛,回家来满屋都是火烧棉被的味,呛得我们不得不成宿开着窗户。就这样连冻带呛,丈夫整日整夜的咳嗽,我向亲友借了钱领丈夫去看病。一检查结果出来了,是肺结核。医生告诉我们一边肺子已萎缩,另一边还满是空洞,这也就是过去人家说的痨病,别说井下工作就是地面一般的工作都做不了,就得靠养。

他同屋的病友是个五十五六岁的一个男子,家庭条件很富有,他说他这个病已十年了,越治越重、现在肝也不行了,老婆也跟他离婚了,孩子也结婚了,现在就他一人也离不开医院了,每年都在这里进进出出。因这是传染病,亲戚朋友渐渐的来往也少了。现在就剩下病友喽,听着他的话。我和丈夫的心都是沉沉的。

安顿好丈夫,我回家取换洗的衣服,一开家门,一股糊烟味刺鼻而来,望着满屋的狼藉:到处是黑糊糊的,立柜的衣服一摸都是黑烟、床下的衣服都湿湿的(灭火时浇的消防水)、黑黑的堆的满屋都是。窗户上没有一块好玻璃,全是炸裂的……

儿子被送到了精神病院,丈夫住进了传染病院,钱都是借的,再看一看这黑糊糊的家。我的眼泪一串一串的往下掉,精神开始恍惚……

丈夫学《转法轮》恢复健康

我来到师尊法像前,跪在那开始哽咽。哭了一阵,忽然想起师尊的一段法,大意是人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我精神一振擦干眼泪,望着师尊慈悲的法像,是啊,要没有慈悲师父的保护,这二年多来,我每天都举步维艰,每当在漆黑的夜晚,陪着儿子走在河套旁、偏僻的山村、森林时,每当寒冷时、怕时、累时,就想到师父和师父的法,心里就暖暖的,脚下也不累了。背着背着师尊的法,儿子清醒了,我们就找到路边,总能奇迹的打到车回家。这次着火,要没有师父慈悲护佑,就一个煤气罐就得酿成大祸!

从师父的法中我明白,万事万物都有因,要重德行善。想到这我给师父上香谢谢师父,站起来告诫自己有师父保护,一切苦难都能过去。我从头清洗,大洗了三天,把屋内从里到处都擦拭清洗了一遍,这样一看,家又象个家了。

我收拾完以后,带着丈夫换洗的衣物去市北医院看丈夫,我带着笑容带着阳光走进丈夫的病房,给丈夫安慰、鼓励他不要愁,我是修大法的,一直在行善积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要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师父会保护咱的。丈夫点了点头。

从丈夫那出来,我又去看望儿子。儿子从封闭间出来时,我看到儿子一星期不见,脸有些肿,明显瘦了不少。儿子说:妈,我不倔了,你带我回家吧。我说你在这好好养病,等你好后我带你回家。

一个月后,我把儿子带回家,丈夫不久也出院了。丈夫还是病容,儿子还是病态。我对丈夫说:你跟我一起学学法吧,把烟酒都戒了。丈夫没有同意,又过几天我又劝,丈夫说:我只能读法。我说:也行啊!就这样他每天跟我学一讲《转法轮》。就这样,三个月后他就又回到原单位上班了。

上班一个月后半夜下班,他说后背痒得厉害,当脱下衣服后,我看到整个后背都是手指盖大小的透明大水泡,上边向右边歪着象头,下边向左边歪着象尾,这时我想起这不是人们常说的“蛇盘疮”吗。我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我拿过牙签一个水泡一个水泡的挑开,用手巾把流出的水擦干,然后把给师父上香时的香灰拿过来,满后背抹上香灰。

不到二十四小时,“蛇盘疮”痊愈,后背都结痂。第二天下午,丈夫四点半照常上班了。直到今天,丈夫一片药也没有吃,身体又恢复以前的健康,而且烟酒也在逐渐减少,能知道克制自己了。

希望

儿子这些年也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期间还犯过病,但我一切都能很乐观对待。因为师父说:“其实作为人来讲,不管人现在表现的怎么不好,除那些最坏的外,对一般人来讲,还活着可能就有希望。”(《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我家欠的债也都奇迹般的还上了。虽然苦难还在,但我已不悲观。是师父和大法使我的生命中充满希望,充满阳光。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