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工商稿的工作中修炼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现在中文大纪元的生活专刊做记者,从二零一五年六月来到纽约做全职记者,主要工作之一是采访商家客户、写工商稿件,现在有三年多的时间,回想这段全职工作的时光,感到非常荣幸有机会能够参与纽约媒体的工作,在和同修配合的路上有不少磕磕绊绊,但回想起来,对走过的每一步都感到非常珍贵。

二零一五年来纽约之前,我一人离开中国的父母,在美国已经工作五年。从二零一二年起在费城大纪元兼职做记者,在日复一日的参与项目中我逐渐增强对大法项目的责任感,也逐渐认识到在海外助师正法有不同的形式,媒体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项目。

来到纽约

在费城的年轻同修很少,有几位都陆续离开到了纽约、洛杉矶等地,当时出于生活、工作几个方面的考虑,我也想搬到纽约。二零一五年,一位新唐人的记者同修在费城做神韵报导,她主动提出我到纽约来培训一个月,后来我顺利的通过试用期,留在了纽约。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国内的妈妈,她觉的很神奇,怎么你想去纽约就去了呢,其实弟子的路是师父在安排。

在纽约很快我被安排做工商新闻,我本人学习的是医疗相关专业,家里也没有人经商,在中国社会中商人是和勾心斗角联系在一起的,认为他们是投机取巧的,一些观念保守的老同修也不看好大纪元销售人员的工作。按照我的书呆子性格,做梦也不会想到从事和商业有关的工作。

师父安排的路看起来像是巧合。来纽约之前,我恰好认识了两位有商业和销售背景的同修,并有机会和其中一位同修深入交流,了解到做销售工作的很多细节,知道这是一个正常的职业,一个真正好的销售人员意志坚定、能吃苦、为团队成员和客户着想,不执着自己的利益反而能够获得应该得到的回报,象其它行业中的好人一样,甚至要求更高。

师父在《转法轮》里讲:“过去有个说法,什么“十商九奸”,这是常人讲的,我说那是人心的问题。要人心都摆的正,公平交易,你多付出,就应该多挣钱,那也是在常人中你付出才得到的,不失不得,劳动所得。”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应该把正法理运用到各个行业中,销售是我们媒体中一个很重要的部份,很多大法弟子在参与,如果很多同修对这个行业有偏见,那么我想这在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中都可能是一个很大的漏洞。因此,我悟到这些,心里生出一个想法: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够帮助我们的销售人员。

工作中过关

当我在纽约媒体被安排采访医生、写工商稿件时,心里已经有些准备,也庆幸自己学过的医学专业知识能够在工作中用得上。虽然是工商写作,我的书呆子性格也在写作中体现出来,我努力让自己的文章尽量符合媒体写作的标准,提供客观真实的信息,毕竟这是与人们生命健康相关的信息。

但是时间久了,在工作中遇到的各种考验在我心里累积了很多不平。

例如,每次采访我都想采访到好的内容,但是事实没有那么容易。有的受访医生准备得不好,或者态度敷衍,在我看来,这种态度表示他们完全把销售和记者当作为他们服务的,我认为这也代表他们对我们的媒体不够尊重。这样的医生算是少数,但我心里非常不满:我费这么大力气准备采访问题,请你说话,一篇文章发到报纸上,华人社区都看得见,你不应该认真对待吗?同时我对销售同事有很大意见,心想一定是因为销售人员过于低声下气,客户才有这样的态度。这个不平的心一度非常困扰我。

另一个问题是,长期写客户文章,重复的东西很多,内容单一。例如我们牙医的客户很多,很多牙医都做植牙,他们也都想要宣传植牙,我写过的植牙文章至少有六篇。有一段时间别人问我,你在写什么文章啊,我的回答都是:我在写植牙文章。这样我对销售有了更多意见:因为植牙赚钱,植牙医生愿意做广告,所以就去拉他们的广告吗?这些医生只谈植牙的好处,我们一篇篇的为他们写文章,这是负责任的做法吗?

还有一个问题是,有些销售人员在采访前或采访后说这个文章应该怎么写怎么写,这也让我恼火,心想:我有自己的写作原则,坚持这个原则就够辛苦了,你们还来添乱。虽然没有直接跟销售人员说,但是我不止一次跟周围同事和主管抱怨。

同时,健康网站上每天有新文章发出来,看到别的同修不需要纠结于工商写作,我心里生出了妒嫉心。

可想而知,这份工作对我来说有多么累,我觉的这份工作让我的心累到极点。每天只有早上集体学法时脑子才是清净的,同修一起读法的能量场让我感觉修炼是简单、纯净的,完全把师父讲的每句话读進脑子里。但一到工作中,我的心又纠结起来了。

珍惜众生和同修

在这里要感谢我团队的同修,他们理解每个人工作的方式和写作的风格不同,但同时提醒我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这些客户虽然表现不完美,但他们在史前签了约定要支持讲大法真相的媒体,我们的参与是在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诺言。

在日复一日的修炼和工作中,我从内心逐渐认同这一点。我认识到:医生客户有支持大法媒体的誓约,但在现实中未必能够完美的实现,他们可能表现出态度骄傲、对采访准备不周,所以才需要销售讲真相,需要我们共同合作更好的圆容这一切。

悟到这些后,我更加珍惜众生,珍惜同修,也意识到自己工作中的一些问题需要改正。我仍然尽量提前准备采访问题,让医生有时间做好准备,去采访的路上我心里会发正念,但不像以前那么担心采访出状况了。在采访现场,我除了问已有的采访问题,还会观察医生有没有特别想详细介绍的,顺其自然的完成采访,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相信医生在自己时间、能力允许的范围已经做到最好。

就算医生只介绍如植牙这种最赚钱的服务项目,我也尽量从正面看到他为了做好这一专业,付出了多年的学习和努力,而不是给医生添加负面的看法。

我曾对一位销售人员很有意见,觉的她在客户面前总是过分小心翼翼、讨客户高兴,一想起她的表现我就忍不住生气,觉的这太像常人了。我思考为什么她的表现这么触动我的心,向内找,这是因为自己没有用善对待同修,没有首先看到她是想尽力做好。更深层来看,同修的表现也反映了我的缺点,因为我在客户面前也喜欢表现自己做得很好,隐藏着讨好别人的心。

这种过分小心、讨好的心也体现在工作中,从构思文章结构到推敲文字细节,经常冒出这样的想法:客户和销售可能喜欢看到用这样的方式写,有时我就在想象中的客户想要的方式和读者想要的方式之间打拉锯战,浪费了写作的时间。实际上如果一篇文章能有一个真正为读者的角度,即使里面没有太多直接夸赞客户的话,也从另外的角度衬托了客户,会得到客户的认可。如果我们做事情之前先局限了自己的思维,就不能更好的发挥大法弟子正面思维的作用。

记得一位销售同修说:“我不管你怎么写,我们是要拿出对读者有用的东西才行啊。”同修的开明态度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可能这是跟销售同修的缘份,他们的评价和态度对我的影响很大。当我以珍惜同修的心态与销售同修合作时,他们提出的建议很多正好是我需要的,如果我不需要,我也会说:有可能不会这么做。

刚才还提到我对健康网站不需要写工商稿的同事的妒嫉心,实际上,每份工作有每份工作的辛苦,对别人的妒嫉心是一种变异的不满足的心理。

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这一切作为一个神来讲,没有人那种不满足的欲望,不是人的状态了。一个神无论在哪个境界中,你给他换一个高的境界他还不高兴哪,他觉的那里与我没有关系,不会是人的思想。”

虽然我不能确定自己会不会一直做写工商稿的工作,但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是一种妒嫉心理。在健康网站上,很多同修的参与丰富了网站的内容,我应该感到高兴,而不是妒嫉。我虽然从小修炼,妒嫉心也没有去干净,在这方面仍然应该非常注意。

在纽约媒体工作的三年,在修炼上也有很多提高,我原来炼静功也很难入静,逐渐的炼抱轮能够静下来,后来炼第一、三、四套功法也能静得下来。

我也很感谢纽约媒体的工作环境,在我的同事身上,我看到如果心态纯净,写作速度和专业水平提高很快。对平常合作很多的销售同修,我说话常常口无遮拦,有什么说什么,没说的在这篇交流中也说了。因为自己工作能力有限,常常在最后时间才交出文章,因此给编辑等同修造成困扰,还请同修原谅。

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指正。谢谢。

(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