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情的执著 修出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我是个情很重的人,在修炼过程中,对情的执著使我修的很苦,但当我修去情的执著后,却是同化大法,一身轻的喜悦。下面谈谈我在家庭中修炼的体会。

去掉对后妈的怨

母亲去世后,父亲又给我们找了后妈,由于母亲在自己心里的位置,再加上那时没修大法,自私,影响我和后妈的关系,我和她有点小摩擦。

修大法后不久,一天早晨,我刚准备上班,大姑突然来电话说:“你对后妈要象亲妈一样好。”说完就挂了。听完电话,我愣了一会儿,平时从来不打电话的大姑怎么打电话了?马上我就悟到这也许就是师父用大姑的嘴点化我,我知道这方面我需要同化大法了,要达到大法真、善、忍对我的要求标准了,不能象以前那样了。

当我想到我应当放下对我亲妈的情,放下对后妈的怨恨,放下对爸爸的情的独占,放下对爸爸钱财的欲望,放下对爸爸妈妈那个家的留恋时,我哭了,我哭的很伤心。我知道那不是我在哭,是“情”在哭,假我在哭。

哭完了,我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对后妈好,给他们买吃的、用的,有时我自己都不舍得买的东西买给他们,做一个女儿应当做的,关心她,和她聊天,给她讲大法的美好、真相,她也得救了,在别人面前夸我好。我想这都是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得来的。

去掉对弟弟的情的执著

母亲去世时,弟弟还没结婚。我很牵挂他,后来他结婚了,我明里暗里帮助他们,他一缺钱就在我这借,我家里没钱,我出去借了给他们,我一直到现在还在帮他。

可有一次,我买房急需十万元钱,向弟弟借三个月钱,他借给我了,可一个月过去就来要,说要开店用。要的时候,一点商量的余地也没有。假如换成是我,我宁愿晚两个月开店。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不平衡,想着:这么多年,我帮助他们那么多,我就让他帮助我一次都不如我愿,心生怨恨。以后他们又向我借钱,表面我也借,心里不情愿。

随着心性的提高,我认识到了这是我对情的执著在作怪。师父说:“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对谁也一样,对父母、对儿女都好,处处考虑别人,这个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情是常人中的东西,常人就是为情而活着。”[1]

我这是求回报的心在作怪,修去它,当我慢慢的修去对弟弟的情的执著时,对他们没了怨气,他们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帮他,我也不再为他们牵肠挂肚了,因为我有我的事和责任。弟媳常说我象她亲姐姐一样,弟弟也常夸我帮了他们大忙。

去掉对丈夫的情的执著

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多回来后,发现丈夫和一个女人的手机、QQ来往挺频繁,我问他,他说是经常在一起喝酒吃饭的朋友,我一听说是卖衣服的、外地的、喝酒的朋友,我不高兴了。我就跟丈夫说,咱们有正式工作的人,少跟他们交往。丈夫表面说好,仍继续交往。

有时丈夫去喝酒,很晚回来。不回来吃饭,也不告诉我,我饭做好了干等他,有时跟他交流也不听,导致争吵,我很苦恼,心里老想我不在家,丈夫变坏了,不想放弃他,想挽救他。

找同修交流,同修说,把别人当面镜子,就修自己,找自己。对丈夫的情、怨恨心、争斗心、控制欲、依赖心、利益心、色欲心,对那女的瞧不起心、妒嫉心、争斗心全暴露出来。

我开始由改变别人到改变自己,为丈夫着想,我不在家,他也挺苦的,一个人面对社会、单位、家庭的压力,六一零还经常到单位骚扰他,多不容易,我不再责备他,就修自己,不依赖他,不盼着他陪我吃饭,不逼他晚上早回来,他的工资卡他自己管着,不控制。他和谁来往,我不管,对他好,关心他。

一点点的去自己的执著心,师父也一点点的给我拿掉不好的物质,同时也多和同修交流,上明慧网,找关于这方面的交流文章,多学法,参加学法组学法,心思用在做三件事上,背法。大法净化着我的心灵,慢慢的心变的平和了,对他们俩的事淡了,同时我有想救那女的愿望。

在师父的安排下,一天,丈夫不在家,那女的敲了门,自报姓名,我热情接待了她,给她讲了大法真相,做了三退。她说,她和我丈夫只是朋友,看我被劳教,我丈夫很苦,他们经常打电话,互相安慰一下,以后为了家庭,少联系。

送走了她,我向师父合十。这都是我按照大法的要求,向内找修自己的过程,正如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走过去,才知道师父为了弟子的提高用心良苦,修炼路上处处感到师父的保护。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