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学会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在新唐人全职工作八年了。

如果两年前,有人对我说“你没有实修”,也许我会认为:“你并不了解我。当剜心透骨的矛盾来时,我会向内找。同时看淡对常人美好生活的向往,认真做新闻讲真相。我怎么会没有实修呢?”

虽然我不愿承认自己没有实修,但我承认,自己提高的很慢。不过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而且有时误认为,这也许是一种“稳定”的修炼状态。

直到有一阵子,我发现自己频繁的听到负面消息;被负面消息带动,产生了负面思想,并且很难摆脱负面思想。我意识到,自己的修炼状态真的有问题了。

同时,有一位很久没联系的同修,突然给我发短信交流。这位同修曾经有一段时间处于脱离法的状态,她认为自己有一关没过好,十分懊悔,不敢面对师父,不敢面对大法,好几年都不敢捧起大法书看,经常向人哭诉,觉的她修不成了。但这一次她跟我交流时,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她说,现在她从小事修起,修的特别扎实,特别快乐。我们简单聊了几句后,她突然对我说,你该提高了,我看见你这样,真为你着急,并具体的指出了我几个问题。

我有点不以为然。就象刚才说的,我不愿承认自己没有实修。所以她交流完了,我并没有认真对待。

但两天后,另一位同修也发短信跟我交流,内容和前一位同修几乎一模一样,以至于我忍不住问这位同修:“你认识某某吗?你们说的内容几乎一样。”这位同修说,“不认识,如果是这样,那你真该好好想想了。”

我明白没有什么是偶然的,我该提高了。但我很茫然,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师父说:“你不要往大处想。你说我没什么大错误啊,对法很坚定啊。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1]

我意识到,这就是我的问题。长期以来,当大的关难、大的矛盾出现时,我能意识到这是必须认真面对的修炼问题,并用修炼人的心态应对。但面对很多小事,我却从不在意,不假思索的用常人的思维、常人的做法应对。進一步看,是主动修炼还是被动修炼的问题。

师父说:“你是不是主动去修,你是被动的被带着走,表现出来还是你修还是不修的问题。”[2]“漫不经心的,似信非信,似修非修的,对自己根本就不负责任的,他能圆满吗?!”[3]

我认识到了,自己真的没有实修。也许是师尊看到了弟子想提高的心,去年八月,安排机缘,使我有机会和另外两位同修开始一起背法。我们每天背一段,一年多来,虽然進度有点慢,现在才背到第六讲,但一直坚持着。

这一次集体背法的机缘,使我受益良多。下面跟大家交流的是近两年来修炼的一点体会。

一、在背法中提高

我以前尝试过自己背法,但缺乏毅力,总是第一讲没背完就放弃了。现在我们三个人互相督促,互相鼓励,我很珍惜这个机会。

我们的做法是:白天各自找时间背一段,晚上打电话每人背三遍,相互检查。我主要用上下班乘地铁的时间背法。杂念少时,心静,思想集中,往返几十分钟路程可以背下两段。但杂念多时,眼睛就停在一句话上打转,短短一段,路上背不完,回家还要再背很久。这会使自己立刻意识到,杂念太多了,状态不对了。

背法过程中,原本做事急于求成的心,渐渐淡了。以前在工作中,如果觉的哪天新闻做的不好,就会很灰心,觉的努力学了这么久的专业知识和技能,怎么还是这么外行?怎么总也学不会,做不好?因此灰心丧气,有时还生出退缩念头。在背法时,这种心态也曾体现出来。记得背到第三讲时,曾有点着急:已经背了好几个月了,怎么才背到这里?这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背完啊?心里有点发怵。但转念一想,其实“背完”这个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珍惜过程,背到哪,悟到哪,主动同化法。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不管背的快慢,就是实实在在的提高和收获。

同时,我也对“急功近利”的党文化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师父说:“急功近利。这种思想是邪党灌输的党文化。做什么事情就把它做好。做的过程中看的是你的人心,而不是看你成功的本身。”[4]

我悟到,为什么我们容易急于求成呢?也许是由于邪党长期向中国人灌输无神论和丛林法则“适者生存”等邪说,所以在那个社会里,人们以结果论英雄,“最后能成你就是赢家”,而不管你做事的过程是否道德。这使得从大陆走出来的人,做事容易急于求成,只注重结果。

但作为修炼人刚好相反,我们相信成败是神安排的,结果是神赐予的。只看我们做事过程中是否用心,用心是否纯净。心性到位了,结果是水到渠成的。背法中,不知不觉,我能比较理性的看待工作过程中的失败了,一次做不好,那就下次再做,哪里有缺陷就去补足,认真做到底。

我知道台里有很多同修长期背法。我曾经问过其中一位,你背了多久背完的?她说,其实没有专门背过,读多了,自然就会背了。

我很惊讶,因为我也一直在读法,但有些段落,我感觉很陌生,背起来很吃力。我不认为这跟记忆力有关。而是自己学法时走神,没入心。所以那段法的内涵之前从未对我展现,我也从未在相关问题上有所正悟,才会有那种完全陌生的感觉。

一年多来,我感到心性逐渐稳定了。不再总是被动等到矛盾大了再向内找,而是能认识到“小事”背后的大问题了。

不过,“认识到”只是正悟,还需要用坚定的正念,去化为正行,这方面我仍然做的不好。明知道许多执着应该割舍,但却放松自己,去的不干净。我会继续努力,按照法的标准,同化法,修去这些执着。

其实在背法的过程中,我做的并不好,仍然没有做到每一段都背的入心,也有一些段落背的不熟。然而,师尊赐予弟子的却太多太多。

有一天打坐时,我感觉到心里有一个非常祥和、非常平静的生命,我感觉那是“真我”。但是,她外面有一个硬硬的壳。后来发正念时,再次感觉到了这层硬硬的壳。我明白,这是后天观念和各种执着,构成的人的壳。我以前从未感受过这层壳的存在,现在感受到,说明“真我”和它不再是一体,“真我”正在脱离它,冲破它。

二、小事不小

师父说:“修炼哪,什么叫无漏啊?没有小事。”[1]

我悟到,很多小事,折射出的执着并不小。比如说,背法时,有时我还没背熟,但约定的时间到了,其他两位同修都背好了,我也不愿说“我没背好,请等我一下”,而是和她们一起背,想不起来就看书提示一下。她们在电话那头不知道,还以为我每一次都背的很熟。我知道这就象考试作弊一样。相较之下另一位同修就不是这样,她背的不好时,会坦然的说“我想不起来了”,我们就提示她。而我那种遮遮掩掩的行为,背后是很深的求名的心,怕被人说的心。

还有一次,我听到两个人议论另一个人的新闻有问题,而且表述的方式有点负面。我听到了,并不认同他们的说法,觉的他们说的所谓问题并不真的是问题,我也一直那么做,而且不认为有错。我心里有点翻腾,心想:“你们说的不对。”但我很快意识到这一念不正,发正念清除了这个念头,告诉自己:虽然我那么做不算错,但如果用更高标准要求,他们说的是对的,按那种方式做,效果也许更好。

刚摆正这个念头,另一个念头又冒上来:他们表述的方式太负面了,他们为什么那么负面的说别人?在这一点上,表面看来真的是他们错了,而我没错。于是我没有继续向内找,任由不满的心隐隐翻腾着。直到下班回家时,我冷静下来问自己,你到底在不平什么呢?他们到底触动了你什么心呢?我回想自己动心时的过程,一层层去看,终于发现:原来,由于他们所说的别人的问题,我也有,所以立刻升起了维护自己的心,不想承认自己是错的,潜意识里想以别人说话态度的不足,来否定别人意见中有价值的部份。再進一步深挖下去,我想,如果我做新闻的出发点完全是无私的,是为了救人,那么听到别人的建议,应该很高兴才对,“太好了,我可以改進了,可以更有效的让众生接受真相了”,怎么会在意别人提意见的态度呢?这么在意别人的态度,这么急于想说自己没错,说明做事的出发点有证实自我的成份,基点是为私的。这样做出来的东西,怎么能达到很好的救人效果呢?

还有一次,我看见有人需要帮助,就放下手里的事先去帮她。后来无意中听到她跟别人埋怨,说我帮的不好。我觉的委屈,觉的她说的不符合事实;而且为何不知感激呢?这时师父的法打入脑中:“面对再大的委屈都能够很坦然的对待,都能够心不动,都不为自己找借口,有很多事情甚至于你不需要争辩,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5]

我知道了,原来是用这种方式,让我发现那颗不能被人说的心。还有做事希望有回报的心,哪怕是说一句谢谢也行,但这是为己的私心。事情虽小,但反映出的心一点也不小。

还有的时候,看见别人的言行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或者有党文化,看见后心里觉的不舒服。转念想一想,为什么会让我看到呢?是不是我也有呢?向内找,往往真的有。

师父说:“不管怎么样吧,作为修炼的人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方式、用修炼人的思想思考问题,绝对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问题。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问题,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6]

有一阵子,心性关比较密集,虽然过关的当下有些痛苦,但明白的那一面是开心的,知道同修是帮自己提高呢。

三、救人,是我们的根本目地

在做记者的过程中,接触过不少众生。一个很深的感触是,大法弟子做的好不好,真的关系到众生能不能得救。

每逢年节,我们都会制作恭贺师尊节日快乐的视频。我采访过的常人中,有很多是大法弟子的家人。那些做的好的同修,他们的家人对师父对大法无限感恩。有一个人说,他母亲在家庭生活中的一言一行,真的展现了大法弟子修炼的真、善、忍,他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有的人哽咽着说,李洪志大师就是来救我们的。有的说,就盼着师父早日回大陆。还有的只差一步就要得法了。

但也一位同修的家人,在谈到同修修炼前后的变化时,有点犹豫的说,她虽然变开朗了,有自信了,但也变的“谁都说不得”。这位同修的家人,没有表现出对大法的感恩,只是泛泛的说:“支持信仰自由”。

我们的媒体能不能做好,影响也很大。有一位大陆专家曾经对我说:“我们都在看你们,你们了不起,加油。”但也有一位在真相点上偶遇的大陆游客,他说:“我从动态网上看过你们的新闻,有的言过其实,后来就不看了。”

我能直接听到这些负面反馈,说明这方面就有我要修的因素。

师父说:“不要象邪党的宣传工具一样。有些事情为了让它向哪一方面起作用就把事情说的失真了,这不好。能够起多大作用就让它起多大作用,不要人为的不真实做,这样就会失去信誉。”[7]

对我来说,写新闻的过程,是修“真”的过程。要做到“真”,不夸大,而且尽可能去核实细节准确。但有时思想不集中,有时是想偷懒,有时想走快捷方式,就在细节上出错,或者犯其它的不真的错误。

同时,写新闻也是修去党文化的过程。去掉党文化说话华而不实,夸大其词,和言不由衷,但直到现在我仍然做的不是很好。

我觉的,新闻的理想状态,也许和新唐人大赛的宗旨是一样的:“纯真,纯善,纯美的正统艺术。”也就是内容真实,带着制作者纯善的救人的念,表现形式上专业美观。这是我努力的目标。

同时,学新闻也是修去情的过程,不再凭个人兴趣而做事。我不喜欢时政话题,不喜欢这,不喜欢那,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大法弟子有责任,项目需要就得做,而且要努力做好。

去年,新闻部开始制作“百年红祸”系列报导,揭示共产党百年来屠杀和迫害人的历史。“中国禁闻”组的记者同修用心找到了很多运动的当事人,采访到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另一位写稿的同修,在做日常新闻并要照顾孩子的同时,还主动抽时间阅读大量沉闷的历史资料,来扩充对历史真相的了解。我也制作了其中几集,制作的过程的确很艰难,从搜索与核实资料,到写稿和剪辑,每一个步骤的工作量都比普通新闻大很多。去年底做完第一季后,今年由于新闻部事太多、人力少,主管有一阵子就没有推动制作第二季,我也没有主动要求。因为我有畏难的心,觉的自己不熟悉历史话题,而且制作过程太麻烦;另外还有长期以来形成的“特殊专题等主管安排再做”的习惯。

但今年有一次搜索资料时,无意中看到,有观众在第一季节目下留言。他写了很多,说自己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看到这些历史真相后为中华民族感到深深的痛心。我看见,他了解真相后成了活传媒,各处留言呼吁别的网友“在保证个人安全的前提下,让身边的人看到这部血泪史”。他还特地将所有视频转录成体积较小的音频,上载到云端硬盘,方便其他大陆网民下载。

从他的言词中,可以判断他不是学员。一个众生觉醒后,都这么急迫的想让其他人了解真相。可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居然不急不忙,明明知道这类真相专题的重要性,却被动的等着主管安排才动。

师父说:“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事情自己要主动去做啊,这些事是不能等着协调人安排的。”[8]

说到这里,请让我回到文章一开头的那个故事。

去年,有两位同修在同一个星期给我发短信,给我指出了同一个问题:我在媒体中的配合状态,其实是一种被动配合。很惭愧,当时我没有认真向内找,所以时隔一年多,才真的认识到这一点。

被动配合的背后,是一颗狡猾的私心。对于牵涉人员较多的特别专题或节目,我以前都等主管协调好了,交代我做时再去做。觉的这样反映到我这里的矛盾比较少,自己只管做事就行,比较安全。而且如果我主动提出建议,主管接受不接受?会不会觉的我的建议不合理对我有看法?我从小就胆小怕事,这颗强烈的维护自己、保护自己的私心,竟使自己长期狡猾的逃避责任,认识不到救人的紧迫。

其实协调人要统筹的事情多,有时可能会有所遗漏。这时作为大法弟子,如果以救人为重,可以去主动提议。如果他们有别的考虑,依然没有安排,那就服从安排。如果还是觉的应该做,并且也有闲暇时间,可以在业余时间做。

我马上主动去找主管商量做第二季,主管觉的非常有必要,我们立刻启动了。

师父说:“大法弟子办媒体干啥?救人。你别忘了,你是要救人,办好媒体的目地也是为了救人。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9]

最后,我想说,我很珍惜能直接做讲真相新闻的机会。但是每当我看到那些同修默默的在打扫着卫生,在厨房忙碌,在寒暑中跑销售等等,我心里充满尊敬和感激。我们是一体的。我们所有人都在做同一件事:成就媒体,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以上交流的,是这两年来走过的一些历程。还有很多执着正在修,还有很多问题至今没认识到,以后将努力实修,在法中归正。

如果有同修和我一样,觉的提高太慢且不知如何突破,真心建议您也背法。师父说:“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0]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9]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