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寻常的一节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名高中教师,刚刚退休。在退休前,本来是想等到上最后一节课的时候,和学生做个简单的告别。没想到提前几天的一节课,课堂上出现了我意想不到一幕……

那天上课时间到了,按常规我走上讲台,说声:“上课!”一个学生大声喊“起立!”全班学生从自己的座位站起,齐声说:“老师好!”并一齐给我鞠躬,我微笑着回复说:“同学们好!请坐下!”我也给学生回礼,鞠躬。

当我站直后,发现学生都在原地站着,情绪上有些伤感,气氛有些沉闷。我问:“你们怎么不坐下呀?”这时我听到歌声由低到高逐渐响起,我顺声寻去,是坐在教室倒数第二排靠墙边的一个男生唱的,紧接着是全班学生一齐唱,学生们唱的很专注,大约唱了五、六分钟,其中有一句歌词大概是:看上去你比实际年龄小十几岁。我知道学生已经知道了我要离开学校,有所准备的和我告别。此情此景,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坐在前排的学生递给我卫生纸。歌唱完后,一个女生双手抱着一束鲜花送给了我,另一个女生双手捧着一个精致的方盒子,我一边接过鲜花抱在怀里,又接过小方盒放在堂桌上,一边向学生们致谢。(后来当我打开小方盒时,里边装了满满一盒用彩纸折叠的千纸鹤,还有几朵彩色小花,上边写有学生的寄语和心愿,还有他们的名字。)

接下来,学生们一个接一个的回忆他们与我相处的时光片段。我惊讶于一个女生的发言,她说:老师,有一段时间我都快得抑郁症了,我觉的人活着太没意思了,都想去跳楼。自从遇到你后,我没有跳楼的想法了,觉的自己应该好好的活着。我自语:“噢!我还有这个本事呀!”我大脑中闪现出师父的话“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我知道,是师父赐予我的正的能量场,能够纠正我周围人的不正确思想。

还有是一个男生的发言,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一米八十多的大个头男孩,他说:“老师,就你最关心我!那次我在外边,你(不歧视)还和我说话。”说话时,有点要哭的感觉,虽然他话语不多,我觉的朴实、真诚。其实这是几个月前的一件事:一天我去上课,这个大个头男生的桌凳都在教室外,他在那坐着,我问他咋回事,他说违反班里的纪律了,班主任罚他在教室外坐三天。我上课时,他在门口听,突然楼道里响起了象电钻钻墙的噪音,直接影响课堂教学,外边的这位同学就自觉把教室门关上。看到这种情况,我说:“看看咱们的同学多么的好,为了隔离噪音,不影响大家听课,自己却被关在门外。我们能不能把咱这位同学请進来呀!”学生齐声答:“好!”我就开门叫他進来。他犹豫着不敢進,我说:“進来吧,有啥事让班主任找我”(其实班主任不会说什么的,只是学生自己害怕)。就这么一个顺便的举动,没想到学生会有这样的感受。

也有的学生是写好了稿子递给我的,其中一个学生写到:“老师,在这两年来有您的陪伴是我们的幸运,您是我见过最负责任、最有耐心的老师。”“您不仅在学习这方面知识丰富,还让我们知道很多做人的道理,在您的指导下,一向被我讨厌的化学竟变的生动起来,从原来化学成绩在及格线徘徊,到最终一步步提升至九十多分,您让我对化学这一学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还有更可贵的是您教会我不管面对什么都要保持平和的心态。我相信这种心态不仅是好成绩获得的必要条件,也是走向人生的大智慧,这一点在您的身上也有体现。”

学生们说了大约有半节课之后,看没人再说了,我说我也给大家讲讲我的故事。

我说,今天你们对我的评价,我很感动,你们知道吗?八年前的我不是这样的。八年前,一次在课堂上,我很吃力的讲了一节课,下课铃刚刚响起,坐在第一排的一个男生站起来,抓起自己的书本,使劲往课桌上一摔并丢下一句话:“讲的是啥?”然后走出教室,扬长而去。当时我的心情也很不好。事隔几天,主管教学的副校长找到我说:“学生提了你很多意见。”我问:“都是咋说的?”他说:(大意是)课堂教学语无伦次,重点不突出,难点讲不透等等……我点点头说:“学生说的都是真的,我力不从心!”那是我从监狱回来后几个月发生的一件事。

这得从头说起:我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在一九九七年,抱着锻炼身体的想法我走進法轮功,那时,修炼法轮功是不受限制的,当初咱们学校有个炼功点,学校几个副校长、教导主任、一些老师还有一些学生都炼,那时的早操时间,大多数学生是在操场跑操,也有少部份学生到操场附近的炼功点炼法轮功。记得在一九九九年高考揭晓后,有一个班级,有十七个学生炼法轮功,其中考上大学的九个学生全都是炼法轮功的。其中一个学生在心得体会中写道:他看了一遍《转法轮》后,原来的脑神经衰弱不治自好,精神压力减轻了,课堂上精力充沛,注意力集中,考试成绩迅速提升,名次上由原来班里的中游水平,一个多月后的又一次考试中排到班里第七。的确修炼法轮功能够使人开智开慧,身心健康!就我本人而言,在九七年初春,看到法轮功简介觉的很好,当年三月二十五日早上走到炼功点开始炼功,炼功后身体原有的几种病不知不觉中好了,无病一身轻。更可贵的是《转法轮》让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解决了我人生当中的所有疑问。那时候,走路时身体轻快,心中、脸上都洋溢着幸福,有时候会从睡梦中笑醒。可是到了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为一己之私,出于妒嫉,利用手中的权力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我两次被绑架到监狱遭受迫害,尤其是第二次被绑架,在监狱时间比较长,我身心受到的摧残难以言表,因此出狱后由于害怕再被绑架,也不敢炼功了,虚弱的身体是每况愈下,那时目光都有些呆滞,思维迟钝,记忆力极差,真是心力交瘁。这就是八年前那个学生冲我摔书的真正原因。当然,这件事不能怪罪那个摔书的学生,他渴求知识,专心听讲,而我作为老师却没有能力给他讲解清楚,他能不恼火吗?那么怎么办?

从家庭来说,我是家里的顶梁柱,上有年近八旬的老父,下有不到十岁的孩子。可我的人生几乎是走到了尽头。怎么办?我心中明白,只有法轮大法能够挽救这一切!可是江泽民邪恶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继续。怎么办?要想身心健康的活下去,就只有一条路:从新修炼法轮大法,我的生命才会有希望!因此我就顶着各方面的压力,又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也真神奇,两个月后我的身心恢复了健康。我又能站上讲台,头脑清晰、思路开阔、应对自如的给同学们授课、讲解,就这样送走了三年一轮的两届学生,你们是我从黑窝回来后接送的第三届学生。能有今天,我非常感谢我的师父!感谢法轮大法!

在我述说的过程中,学生们都静静的听着。我讲完后,有的学生还问“天安门自焚”是咋回事,我说,大家想一想,当时中央电视台报道说,有五个人在天安门广场同时“自焚”,警察在很短时间就将火扑灭,那得需要多少个灭火器、灭火毯?若是突发性事件,这么多灭火器、灭火毯从哪来的?并且还有远距离、近距离、高空中拍摄清晰的录像镜头,我们开关手机有时也得需要一段时间,那些录像机……没等我说完,学生已经知道那个自焚是假的。在将要下课时我问学生,我们今天的交流你们下去后会不会乱说,学生回答:“不会!”“对!我相信我们在座的,谁都不愿意看到老师再次受到邪恶的迫害。谢谢你们!”下课铃响了,这是我一生中最有意义也是最有价值的一节课。

第二天,有两个学生来找我借《转法轮》。面对七十多个人讲真相,并且是如此的平和、顺畅,心里也很坦荡,没有杂念,对我来说这还是第一次。

在我即将离校的最后一个月,我就在想怎么样才能将大法真相讲给与我有着大缘份的这些学生,一直有这样一个愿望,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悟到是师父巧妙的给我安排了这样的机会,是师父提前帮我清了场,并不断加持我的正念,开启我的智慧。才使我在退休前上了这么有价值的一节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