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真善忍开辟人间净土(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慧记者沈容采访报道)倘若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条河流,流动着生命中的汹涌起伏,那么属于李蕙雯的那条河,肯定是静水流深的。

“小时候妹妹读幼稚园时因肾病过世,接着弟弟发病,再来是我,可是等到我和弟弟病好了,妈妈却病倒了。”

意外来得太快,母女连心还来不及深刻感受,就已化为转瞬即逝的画面,在心中装了框。“长辈说常念阿弥陀佛,妈妈的病能赶快好,所以记得我那时把家中西方三圣的佛像放在妈妈床边,陪着她不断念,但妈妈终究在我小学三年级时过世。”

母亲死后一年,爸爸再娶。“从小后母叫我做什么事情,我都说好,对长辈来说,我青春期唯一的叛逆,就是嘴巴里的‘好’变成了‘等一下’。事实上,对于我来讲,后母的付出已经足够,但对于其他长辈和手足来说,却有许多伤春悲秋、翻腾纠结的情绪。”

生活就象是不停滚动的大河,没有敏锐自苦,没有顾影自怜,蕙雯波澜不惊、水清如镜地走过了青春岁月。

二零零四年,男友父亲从家乡苗栗远赴台北看病,却在就医途中昏倒,再也没有醒过来,这是蕙雯第二次离生死这么近。男友之后回到家乡,听闻堂嫂说:“以前我身体也很不好,每个月光来台北的医药费和车钱都要花费好几千块,但自从看了一本书、学了一种功法后,医生治不好的病都好了。”男友半信半疑,不相信一本书会这么神奇,但在听到这功法是被中共打压迫害的法轮功后,男友说:“共产党反对的就是好的,这本书快借给我们看看吧!”

蕙雯表示:“很小的时候,长辈就告诉我们三尺头上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那时我们家附近庙宇墙壁上,常贴满二十四孝、天堂地狱的轮回故事,没有人认为是假的,那些说谎会下地狱拔舌头、杀生会造业、善恶有报的观念,在我心中根深蒂固。所以当我第一次看《转法轮》时,虽然师父讲了很多前所未闻的天机,但都很自然地接受了!”

'图1:李蕙雯学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
图1:李蕙雯学炼法轮功第五套功法。

如果旦夕祸福的无常不是意外,而是必然,那么生命本质的升华,更是生生世世轮回中最细致的安排。二零零五年,蕙雯因为男友堂嫂的一席话,因为一本教人修心向善的《转法轮》,她的人生跨越了分水岭,走上万年不遇的修炼大道。

让善念种子洒播孩子心田

二零零七年,于台北市立师范学院毕业的蕙雯来到了明慧豆豆园担任老师,言传身教着真诚、善良、坚忍的传统美德。

“那时在豆豆园里,我们希望每个星期都能用‘真善忍好宝宝’小卡鼓励孩子,卡片上写的都是生活中实际发生的事情,例如今天把饭吃光有做到‘真’,愿意借给同学东西有做到‘善’,耐心把功课做完有做到‘忍’。在写小卡的过程中,我发现脑中很容易浮现某几个学生,下次再写也总是他们。而当时却有一个孩子,怎么绞尽脑汁都没有感觉,不知道该写些什么,所以我总是努力去想这孩子都做了哪些好事?”

“后来他毕业之后,家长告诉我,孩子说最喜欢我,当时听到这话不禁湿了眼眶。不是因为感动,而是自责!即使当时他在我心目中并不重要,但我在他心目中却是很重要的。我很担心他在幼儿园的日子里,自己是否因为无心的忽视和举动伤害过他?他是否曾经来找过我,想告诉我什么秘密,想获得什么温暖,但我的态度却不当一回事呢?”

孩子无瑕的心灵如同明镜,让蕙雯看到自己的瑕疵与不足。“我体悟到每个老师面对各式各样的孩子,也许都有自己的喜爱和偏好,但你必须去克服,因为这是老师的职责,更是修炼者的慈悲。”带着一颗纯净、谦恭、慈悲的心去对待每一个生命,是蕙雯在明慧豆豆园最深刻的体验。

三年后,蕙雯考上正式教师,担任文山特殊教育学校的学前巡回辅导老师,通过与孩子的接触、老师的晤谈,提供辅导策略或协助教学,让公立、私立幼儿园里最需要帮助的孩童,都能在教育环境中,获得最适合的教育方式。

蕙雯表示:“我记得某幼儿园里有个小女孩有情绪障碍,只要一生气就会骂人、丢东西、踹椅子,老师们形容这个女孩根本是泼妇骂街。有一次她看到了我的手机吊饰,一朵莲花下面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蕙雯指着字告诉女孩:“真就是不说谎,做错事不掩盖;善是有善心,乐于帮助别人;忍是要忍耐,不怕吃苦,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看,不是只有你在练习做一个好人,老师也会有情绪不好的时候,也有做得不足的时候,我现在也常常在练习怎么做一个‘真善忍’的好人。”

当蕙雯放下姿态、站在孩子的立场去关心她的时候,女孩防卫戒慎的眼神变得明亮柔和,“小女孩可以感觉到我是真心帮助她,而不是去责骂纠正她时,她也就愿意去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除了和孩子的互动以外,最具挑战性的还是老师与老师之间的交流。“其实不是每一个幼儿园老师都愿意和我们合作,例如当我提出自闭症孩子需要更多的视觉提示、情绪障碍症孩子需要先理解他的情绪时,有些建议,老师不见得会接受,甚至有一些不适当的想法。”

“这时我会埋怨老师的无理,但师父告诉我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1]所以当我回头用法理衡量时,就发现是自己没有站在对方的立场去想。我应该顺着每个老师目前可以接受的程度,耐心善心地沟通孩子的教育方式,若因为我没有给予他们足够的特教知能而导致观念上的误解,那不是他没有专业,而是我没有专业。”

想到这,蕙雯开心地说:“现在每天上班最开心的事,莫过于从老师的对话中,发现他们是花了多少心力投注在孩子身上,而不只是聚焦孩子的不足。我期望自己可以在巡回辅导的过程中,唤醒每个老师的使命,我相信当他们知道自己的重要性,成为孩子生命中温暖的陪伴者、支持者,帮助他们成为更好的人时,就是身为人师最大的价值和意义。”

把美好留给善良人

从幼儿园到特殊教育学校,是真、善、忍的法理让蕙雯成为一名德才兼备的教师,因材施教、循循善诱。十七年的教师生涯,十三年的修炼路,蕙雯越修越能感受到师父洪大无私的佛恩浩荡。所以每当下班后,蕙雯便赶紧骑着摩托车到国父纪念馆,在中国大陆游客过马路、等红灯的一走一过间,把真相和慈悲留给对方。

'图2:蕙雯利用下班和假日的时间,将幸福与善良带给可贵的中国人。'
图2:蕙雯利用下班和假日的时间,将幸福与善良带给可贵的中国人。

蕙雯拿着麦克风说着:“法轮大法好!导游好!欢迎你们来台湾玩,除了台湾的名产要多带一些之外,在台湾上网不用翻墙,想看什么大家自己看,欢迎你们多看多听多了解。法轮功学员没有拿工资,我们都是义工,今天站在这里,不是要你改变信仰,也不是要你反对中国,而是希望说一句公道话,希望你们平安,希望中国越来越好。为什么这么说呢?其实在中国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说法轮功有罪,所谓的邪教名单也没有法轮功,但是共产党怎么迫害的,我相信您比我还清楚。今天中共可以迫害法轮功,谁可以保证下一个不会轮到你们呢?其实没有人可以保证,我们都知道国内的高官有钱人只要有机会都要把孩子往国外送,为的是什么?希望您多看多听多思考,祝福你们平安,也愿中国越来越好。”

蕙雯真诚地说:“古人都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在大法中受益这么多,当法轮功被迫害被污蔑时,如果不站出来说一句公道话,怎么符合做人的道理呢?就象我们对待学生,不是只教孩子,而是要身体力行地影响旁边的人,让大家形成善的循环。法轮大法是一切美好和幸福的源泉,我能做的就是让大家知道法轮大法好,并把这美好传递给每一个善良的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