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冤判八年 徐雪丽再被关押 父亲悲伤辞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拖着疲惫的身心,坐在清冷的室内,孤寂的看着不久前因思念被非法关押的爱女而去世的丈夫的遗像,法轮功学员徐雪丽的老母舒裕芬失去了原来充满温暖和希望的家,一个人这样清冷坐着。

徐雪丽,今年五十岁,原爱德克斯汽车零件有限公司(原汽配五厂)职工。二零零六年一月,因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六年六月八日,被单位无理解除劳动合同。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北辰看守所,后转至红桥区看守所至今。

修炼法轮大法 被冤判八年 家庭被拆散

雪丽自幼聪慧耿直,做事认真,认准的理坚持走下去,在父母的疼爱中,顺利走过了快乐童年,学生时代,顺利分配到天津汽配五厂工作。

在厂里,雪丽与比她大两岁的同事李克强相识、相恋,婚后有了女儿。随着孩子长大,上学和家庭及单位的辛劳,导致雪丽脾气暴躁,身体精神失衡,患上心脏病、肝炎等病症。经多方治疗病情反复,因脾气未改,病症未除,家庭因琐事争吵出现不和睦声音,雪丽也着急,但找不到根本原因所在。

偶然间,她听到了法轮大法师父讲法的录音,认真听后,身体疾病很快就好了。她知道了要按“真、善、忍”去做,从而走入了大法修炼,平时性格暴躁,一点就着的脾气开始改变了;遇到矛盾知道反思,找自己不符合法的思想动机和不好的行为,并主动修去这些不好的物质;做事能主动为他人着想,心态变得平和后身心真正受益;家庭由此变得真正和谐美好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雪丽因不放弃修炼多次被无辜拘留。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日被非法判刑八年,同年六月八日被原单位解除劳动合同。因他们夫妻被高墙阻隔,女婿李克强不堪外界精神、经济重压,于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一日被迫离婚。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徐雪丽走出天津女子监狱,此时她由于被监狱新生医院强迫输不明液体,回家后每日极度紧张、恐惧,精神失常。父母看到自己的女儿被迫害成这样子,非常难过。然而,徐雪丽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在家人亲朋关怀下,精神渐渐好转,亲朋非常感谢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老师再给新生。

从此,徐雪丽正常了,也不害怕了,又重新走入了正法修炼中来,后长期照料身体不便的舅舅舒裕民。因她耐心细致而又踏实的照料,早年丧妻,晚年丧女,孤身一人七十岁的舅舅脸上有了久违的笑容,在地上蹒跚着,生活又有了新的希望。他们感情就像父女一样,生活艰辛,但温馨充满着希望。

又陷囹圄 父丧 女儿不能尽孝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早七时许,徐雪丽再次被绑架。母亲舒裕芬赶紧打车到西北角弘丽园时,看到一屋子人,兄弟舒裕民蜷缩在沙发一角,徐雪丽已不在室内,一个三十多岁警察指问:“你为什么不管好她?”舒裕芬回答:“为什么管她,为啥逮捕?”警察:“市局让的。”看到其他警察仍在阳台等处翻找东西,并搬走复印纸等物。舒裕芬欲阻拦,警察讲:“你诈刺啊。”十多分钟后,一帮警察呼啦就都走了。

母亲舒裕芬和父亲徐文达经核查,由徐雪丽暂时保管的,用于徐文达因患胃癌正在胸科医院做化疗及舒裕民有事急用,而存放在舒裕民家中的3.5万元,再有徐雪丽需马上交付的徐文达化疗费1万元(每次化疗一个疗程需付费一万元),共计4.5万元,没有了。抽屉内,平时徐雪丽存放千元的钱包及舒裕民平时存放5-6百元的生活费的钱包都空了。舒裕民的身份证、医保卡等私人物品也不见了。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四日下午一时许,徐雪丽的母亲和父亲在家中接到公安局北辰分局天穆派出所警察张X、李X(张、李再三拒绝告知真实姓名)的电话通知,要求赶紧到天穆派出所核实女儿的情况。在办公室内,因徐文达不知详情,两个警察只录取舒裕芬的笔录,警察对舒裕芬进行诱导和逼供,并强行抓她手臂和食指按了手印,舒裕芬对警察张X悲愤的讲:“你啊,办案是知法犯法啊。”

当时父亲徐文达因病痛害怕而帮助警察强行拽住舒裕芬,协助警察按了手印的事,回家后懊悔不已、痛不欲生,这不是帮助害自己的闺女吗?他决定澄清事实,纠正错误,从此走向了漫漫被欺骗、被推诿、被漠视、无明确回应的声明澄清之路。

因伪证造成父亲徐文达精神压力沉重,病情加重恶化。二零一八年三月,徐文达出现腹水,住进天津市肿瘤医院继续进行化疗,医疗费用支出增加了,原仅有的医疗费用被北辰天穆派出所无故扣押、多次要求退还,得不到实现,致使家庭经济困难,治疗难以为继。后又借钱,把她父亲徐文达再转院到治疗费较低的医院做微创手术治疗。术后不久,徐雪丽的父亲主动嘱托雪丽之事后,几乎不再讲话。几天后,带着不尽的遗憾撒手人寰。女儿徐雪丽也未能告别曾十分疼爱她的父亲一面。

破碎的家庭 老母亲的期盼

徐雪丽的母亲舒裕芬曾经依靠近一生的老伴儿带着遗憾走了,同样已近耄耋之年的母亲将如何重新独立面对这一切。

另外,徐雪丽的舅舅,孤寡老实的舒裕民,在经受警察的执法后,受到惊吓和精神伤害,惊恐指着雪丽被带走的方向:“啊啊啊”。在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徐雪丽被绑架后不久,就不能说话、下地了,病情恶化,医保卡被天穆派出所非法扣押(需带本人重新补办)未能得到及时治疗,致使病情加重。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一日,舒裕民住进天津市人民医院,在观察室被多次下病危通知单。因现金被扣押后经济困难和无人照料,二零一八年三月二日出院后,立即辗转转送到可医疗的南开区静雅养老院全托管。如今,舒裕民被捆绑在铁架床上,延喘余生。

徐雪丽上次被天津女子监狱迫害致疯,恢复正常后,这次不知道她的近况如何。老母亲舒裕芬祝愿她能得到正直、善良好人的帮助,希望女儿平安回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