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黑窝里的三百六十五天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去年的九月七日,我外出给世人讲真相被便衣跟踪,后被非法判刑一年,于今年九月六日回到家中。同修们关心我被关在黑窝里的种种遭遇,听过我的讲述,同修说:现在正是明慧法会征稿的时候,快把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吧!

因为我的写作能力差,于是由我口述,同修帮助整理成这篇文章,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狱中救人忙

我先被关在看守所的九监室。开始里面的人对我并不友好,第一天就有个犯人找碴,还威胁我说:“你再犟(指我不妥协),判你十年看你还炼不炼了!”我说:“炼!”这个监室里大概关着二十个犯罪嫌疑人,我想:我被非法关押在这里,失去了救人的正常环境,不过这些生命也是等着救度的,而且能在这里相遇就是缘份,我不能错过。她们在人生中走错路,误入歧途,慈悲的师父也不想落下她们,我一定要把大法美好的种子种到她们心中。有了这一念,我就有意接近她们。

当然首先要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事处处为她们着想:早晨每人一个鸡蛋,我每天都捡破碎的吃;脏活累活别人不愿干的,我去干;天冷时每个监室上午、下午各供应五升热水,我考虑到好多年轻的有生理周期,热水根本不够用,我从不用热水……渐渐的她们都愿意接近我了,我便利用机会给她们讲真相,对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的,劝她们退出。不久,监室里绝大部份人都“三退”了,但是也有人不信,对不信的我也不放弃,心里就多为她发正念,有机会再讲。

在这里讲几个小故事:

有个六十五岁的老太太,一开始我就注意到她,因为她很老实、面善,不象是个会犯罪的人。有机会和她搭讪,我了解到原来她确实有冤情:她骑三轮车正常出行,一辆摩托车撞上了她,结果骑摩托车的女子正好摔倒在一个尖物上死了,而她也被撞出去很远,在医院昏迷了两天。事发后,因为死者家里在村里有权势,串通交警判她为肇事者,要求赔偿六十万。她一个普通农民,哪有那么多钱?最后被判刑一年四个月,还得赔偿二十万。

她也是当前邪党黑暗制度的受害者,所以我很同情她。她因为那次车祸腿有伤,无法下蹲,所以每次她值日抹地,都是趴在地上,我看了很不忍,她值日的活我就全包了。她很是过意不去。因为她无端遭此横祸,被人冤枉,所以很沮丧、悲观,我就用大法的法理来开导她,跟她讲大法的美好。她非常愿意听,而且对大法的一些法理也能理解并接受。原来她过世的母亲是位法轮功学员,在世的时候就想让她修炼大法,可是她没有走進来。母亲去世后,她把母亲所有的大法书全收藏在自己家中。她高兴的对我说:“原来大法这么好,回家后我就找出书来学。”她在这种特殊的时间和地点又和大法续上了缘,我和她都很高兴。

有个因贩毒判死刑的犯人,姓某,因为我比她大的多,所以我叫她“小某”。小某一审被判了死刑,目前正在二审的上诉期。因为判了死刑,所以整天提心吊胆就怕二审有不好的结果。我只是想:或许她在世上的时间不多了,得救的机会那就更少了,遇上她,我决不能让她这一生遗憾。所以我对她讲真相格外用心。慢慢的她开始相信大法了。有一天她问我:“大姨,你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福报,象我这种判了死刑的人,有什么用呀?”我给她讲了以前明慧网报道的几个死刑犯在刑场上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壮观场面,震撼所有在场的人,并说:“他们虽然这一生结束了,但是临终却和宇宙大法续上了缘,多么幸运呀!”我还告诉她:“只要诚心念这九个字,什么奇迹都有可能发生。”于是她就开始在心里默念这九个字。

有一天,出去放风,小某突然问我:“大姨,我想大声念!”我鼓励她说:“那你就大声念吧,你已经是死刑犯了,还有什么怕的呢?”于是她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说:“大姨,咱们炼功吧。”她的声音响彻这黑暗的监狱,也惊动了看守所的警察。主管悻悻的跑过来,想惩罚全监室的人,让大家罚站。我心里求师父:“师父啊,小某是诚心的,别因此连累其他人而让她遭埋怨。”结果那天只罚了我们半个小时,就让我们自由活动了。按照监规,这种事有可能得罚站一天。

有一天,警察过来提审小某,说是二审结果下来了。小某一听,立马脸色苍白,全身发抖,那个警察说:“看把你吓的,是好消息!”随后就把她带走了。等她回来告诉我们:二审以证据不足发回一审重审。虽然没有最终的消息,但是对于小某来说,又有了生的希望。

有一个年轻的犯人叫“玲”,我怎么给她讲大法,她都不信,后来她转到别的监室去了。我被非法判决后,转到了“己决监室”,没想到在这里和她又相遇了,这时她也已经判了刑,正在等着凑够人数送往省监狱,而我剩下的刑期不长了,所以我没有被送往省监狱。再次见到我,玲很惊讶也很高兴,说:“大姨,真没想到还能见到你。”我感慨的说:“玲啊,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能再次相见,是我们师父不忍心丢下你啊!”我就给她唱师父作词的歌曲《大海是我的胸怀》:“大海是我的胸怀 大海是我的胸怀 蓝天下都是我的舞台 助师救人是我的誓约 传真相是神的安排 甘露遍撒大地民舍宫宅 千万年的等待没有白挨 创世主已来 魔难中大法徒在全力救世人 狂徒脚下却是悬崖 我们虽然沉冤不白 红潮托起的是千古英才 因为我们走向神的未来”[1]。

听罢,玲很感动,说:“大姨,我信你,给我退了吧。”

四面贴告示,总有不识字的。有个老谭不但不信还嘲讽我,说:“既然你说你们师父这么伟大,为什么你还被关在这里?”我就耐心给她解释:就象上学,同是一个老师教的,有的人学习好,考一百分,上大学,拿博士学位,而有的不及格,毕不了业,你能说老师水平低吗?“师父领進门,修行在个人。”[2]修好修不好是我们自己的事,是我自己修炼中出了问题才遭到迫害。我要是没有师父保护,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了呢。虽然后来她对大法的看法有些转变,可是最终也没“三退”,这使我很为她遗憾。

监室里都有狱头,在这里叫“管理员”。我所在的监室的管理员三十来岁,对我很好,经常告诉其他人:“看看人家某某某,她是我们的榜样。”有一次早晨吃饭,我照例去拿破碎鸡蛋,她一把夺下,塞个好的给我,说:“大姨,你今天吃个好的吧。”因为我经常给她们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去年元旦,管理员说:“大姨歌唱的好,给我们唱首歌吧!”我就唱那首《福》:“新天新地万象新 青山绿水笑盈盈 心中牢记真善忍 洪福常伴善良人”。大家都沉浸在大法的洪福中,暂时忘记了自己是被关在环境恶劣的看守所。

因为在里面监室里不准有纸和笔,所以“三退”名单要保留下来就只能靠脑子记,为了防止时间长了遗忘,我就经常在心里默念这些个名单。同修们给我请了律师,等律师来了,我就请他传给外面的同修,总共退了多少自己也不记得了,细心的同修告诉我这一年我在看守所里共劝退了四十多人。虽然这一年我在外面会救更多的人,但是里面的众生得救的机会更少,能把大法的福音带给她们,我心里很欣慰。对于我来说哪里都是我救人的场所,走到哪里,都要把大法美好的种子传播给那一方的众生。

向内找,坚决抵制迫害

我于一九九九年春走進大法修炼。得法不久迫害就开始了。自迫害以来,我曾多次被骚扰、抓捕、劳教乃至非法判刑,累计起来我在狱中的日子有六年多。自二零一一年以来,我大量学法,这些年没有太大的迫害。而这次迫害,向内找,我看到还是因为某些执著心太重了导致的,比如:太强的显示心和欢喜心从而带动自己强烈的做事心,造成自己不太理智。直接的表现就是被绑架那天,我状态极差,本应该在家发发正念清理一下空间场,但是因为和一个同修约好一起去讲真相,我那好面子、逞能的心操控我没有意识到另外空间的邪恶已经虎视眈眈了,结果在同修还没到约定地点,我就被邪恶绑架。

以前的几次非法关押中,我自己都没做好,早期在高压下还违心的“转化”过,后来的几次虽然没有“转化”,但是也没有彻底的抵制迫害,总有不同程度的妥协。这次一被关進看守所我就下了决心:这次正念一定要强,绝不能再有任何的妥协。

抵制迫害先从抵制背监规开始。我从被关進到看守所就不背监规,不做操。主管我所在监室的狱警听说了,过来对我说:“说什么也没用,都得背,你成心是想跟我过不去!”我说:“我没有犯任何罪,我是按真、善、忍做好人,本来就不该在这里,我并不是想跟你过不去。”她还是气呼呼的:“你非要这样,那就罚你值两个月的日。”值日就是打扫监室所有的卫生,平时都是大家轮流值日。我看她在气头上,没再跟她理论,心想:宁可干活也不背那破玩意。

第二天,那个吕狱警分别找监室的人了解我的情况,最后又来找我说:“罚你值日你情不情愿?”我说:“我不情愿。”没想到她竟然笑了,抬手给我整了整衣领,我也笑了笑,她说:“某某某,你也会笑啊,你看你这样多好啊!”我说:“我当然会笑了,我们是修炼人,修炼人对谁都好,我们没有敌人,我不是给你找麻烦,我们是被冤枉的,我只是在抵制这种无理的迫害。”她说:“好了,你不背就不背吧,也不罚你值日了。”

看守所有规定,每个月,每个监室抽两个人去所里考监规,有一次抽到我了,吕知道我不背,担心连累整个监室挨罚,就跟抽查的警察喊话:“警官,我们监室的某某某是炼法轮功的,她不背监规,还要让她去考试吗?”那个警察说:“她排号第几?”“倒数第五。”“那就让倒数第四的去考试吧。”此后监规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这次被迫害整个过程我拒绝签任何字,拒绝按手印,所有的口供都是“零”,做到彻底不配合。

回家的日子到了,我提醒自己,上次被非法关押,在释放书上签了字、按了手印,这次不能再配合。九月六日,我换了衣服走出来,果然桌子上摆着释放书,我明确表态:“我不签任何字。”那人说:“释放书上的字必须得签,如果不签,穿上号服回去吧。”我心想:你说了不算,我今天肯定得回家。我不签字但也没再吱声,默默的在那里发正念。耗了一会儿,進来一个好象是管事的警察,那个值班警察就问他:“某某某不签释放书,怎么办呀?”那人说:“不签就不签,让她走吧。你写上‘拒签’就行了。”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离开了被非法关押了三百六十五天的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大部份时间,我都能让自己静下来,尽可能的多背法,发正念。今年夏天,我们这里特别热,连续两个月持续在三十四度以上的高温,而监室里的温度在四十度以上是常事。看守所的走廊里安装了吊扇和暖气,监室里则啥都没有。关我的监室是十三个人的床板位置,可是除去值班站岗的,还得有十七个人睡在上面,每晚刚睡一会儿,身下就一滩汗水,整个晚上就泡在汗水里。再加上室内四十度的高温,监室里那个空气就别提多污浊了,警察来都戴着口罩。这么恶劣的环境,人心自然特别烦躁,所以那些日子监室里吵闹的特别厉害。那一阵子我的心也静不下来了,背法无法坚持。

有一天我脑子里突然想起《洪吟》〈游日月潭〉:“一潭明湖水 烟霞映几辉 身在乱世中 难得独自美”。瞬间感觉身上有丝丝凉风吹过,内心仿佛有一股清流淌过。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一切的烦躁都消失了。

近二十年的修炼路我走的磕磕绊绊,没少让师父操心,不管我悟性多差,师父从来没有放弃我,在迷茫的时候,师父鼓励我;在身体承受不住的时候,师父给我挡着,近二十年来,不管经历了多少魔难,一想到师父,我的内心就充满了无尽的力量,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

弟子叩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大海是我的胸怀〉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