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株连酿恶果 天津武清陆淑荣被儿子毒打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武清区东马圈乡半城村七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陆淑荣被儿子杜雪松打断十根肋骨,十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据说是杜雪松怕母亲修炼法轮功影响他儿子考公务员,喝了酒之后失去理智,把仇恨发泄到亲生母亲身上。

陆淑荣
陆淑荣

中共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为了打压异己,给人们灌输党文化毒素,它打压异己实行“连坐制”,一人被打压,全单位、全家甚至亲戚都会受到连累,人们出于对邪党的惧怕,为了保全自己,出卖同事、亲人。文革时期,当一个人被冠以“反革命”、“叛徒”、“阶级敌人”等所谓罪名,他们的妻子、儿女、亲友必须与之划清界限,甚至主动搜寻证据强证其罪。当时很多被洗脑的青少年就是这样被鼓噪着,去揭发、打斗自己的父母、兄弟、师长。

陆淑荣的儿子杜雪松是退伍军人,五十来岁。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也就是中秋节刚过去三天,八月十八日下午五点,杜雪松喝完酒,进家就对母亲疯狂毒打,打断十根肋骨,手腕骨折,浑身是伤,脸打得变形,从五点到六点多,打了一个多小时。

陆淑荣被送到医院检查后,多次下病危通知,大夫、护士以及住院的病人和家属得知老太太的遭遇,无不同情,医院对前来探望的亲友也尽量不限制,医生认为老太太求生愿望很强,意志坚强很超常,由于其中一根肋骨折三节,尖儿扎到肺里,内脏受损太重,在医院抢救了二十四天,于十月二十一日含冤离世。

陆淑荣的老伴杜仲三八十岁,因为上前阻拦也被儿子杜雪松打得住院,所幸伤得不算太重,可出院后精神受了刺激。

老夫妻育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按农村的常理说老俩口算好命的,因为就一个儿子负担小,给他娶了妻,也生了子,孙子看大了,上了小学、中学、又考上大学,毕业有了好工作,本该颐享天年。夫妇俩自修炼大法以来身心受益,二十多年不打针吃药。尤其是陆淑荣,干净利索,穿件好衣服比女儿还精神,头脑清晰思维敏捷,每天学法炼功不间断。生活上平时都是两个女儿照顾买吃买穿,吃不着儿子也花不着儿子。

杜雪松为什么跟年迈父母这么大仇恨?虽然有其他家庭矛盾,主要原因是老俩口炼法轮功,儿子杜雪松当过兵,被中共洗脑严重,受政府谎言毒害太深,已经分不清善恶正邪,法轮大法给父母带来的好处不看,就怕受株连,特别是迫害法轮功刚开始那两年,陆淑荣有过两次被迫害,一次被传唤到派出所让写保证书,一次被抓到武清看守所,都是他花钱把人赎回来的,从此这老俩口在他手里就象缺了理,有了短了,他恶言恶语不断。其实老俩口早就把赎金还给他了,还不行,他说会影响他儿子前途。

前些年杜雪松要把后门堵上,老人为了出入方便不让堵,他把部队里学的功夫用在母亲身上,一拳打在眼上,打得老人眼圈青紫。女儿只好把父母接到自己家住了好几年,他不但不领情,还让两个姐姐把父母接走,并扬言要不接走就等着收尸。

杜雪松现在武清看守所。

中共是一个完全违背人性的、扭曲人性的恶魔,在它的暴政下衍生出很多恶法及非法组织,比如“劳教制度”、“中央文革小组”、“连坐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转化学习班”、“法制教育学校”等等都是法制体系的毒瘤,造成无数人间悲剧。可以说现今中国社会的所有问题,症结都在中共身上,只有解体中共及中共制造的党文化,才能让家庭不再上演反目成仇的一幕幕的悲剧,才能结束华夏民族之梦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