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伊春市丰茂林场场长高庆国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伊春市金山屯区高庆国,原金山林场厂长,二零零四年转入丰茂林场当场长,后又转入中共金山屯区组织部,遭恶报被调查双开,当初盛气凌人的样子蔫了。

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时,高庆国正好在金山林场任场长,高庆国开始时骚扰法轮功学员,并把法轮功学员都弄到场部威胁、恐吓,把石英华迫害致疯。

石英华女士,当年四十岁,是金山林场小学优秀教师,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十月二十日,石英华在上班的路上被恶人劫持到金山林场场部,原场长高庆国问石英华:“大法好不好?”石英华说:“好!”高庆国又问:“你还炼不炼?”石英华说:“炼!”就因为这两句简短的对话,石英华被绑架到金山屯区检察院。

当时在检察院里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男女白天黑夜关押一室,不许睡觉,上厕所都得请假。在非法关押期间,恶警们再次问石英华还炼不炼(法轮功),因为她不放弃,在当时的区党委书记孙红喜、610头目孟宪华、公安局副局长董德林、政保科科长张兴国、政保科副科长肖靖宇等不法官员及恶警的策划下,他们不经任何法律程序把石英华绑架到拘留所继续迫害。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石英华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摧残,恶警们把石英华按倒在地,脸朝上,身体成大字形铐在架子上,把她的两个手腕和脚脖子分别用手铐和脚铐抻开,牢牢铐在架子的四条腿上。就这样吃饭用人喂,大小便都得由监室的人照顾,日夜都不放下来,以致铁铐分别铐到她的两个手腕子及两个脚脖子的肉里去了,手腕、脚脖血肉模糊。在这非人的折磨中,她已经克制不住自己,致使舌头咬断一半,咬断的半截舌头连着一层皮在嘴唇外边搭拉着,满嘴鲜血直流。这样恶警竟然还说她是装的,又毫无人性的给她嘴里塞上口嚼子,致使牙床都被硌烂了,两个牙齿硌倒。

石英华被迫害致疯,哭笑无常。就在这残酷的血淋淋的迫害事实面前,金山屯区610主任孟宪华、公安局副局长董德林等恶警还说石英华是装的。直至石英华大小便失禁,满脸、手、脚都是血迹,已不认识人了,才将石英华送到伊春市精神病院。九年多过去了,石英华还没有恢复正常,目光呆滞、语无伦次、神志不清,每当发病时满街跑,谁都不认识,她的两个手腕、两个脚脖子被铁铐铐的伤疤历历在目,四肢的伤疤有二公分多宽,高一公分多的一圈肉疙瘩。家人为她治病,花光了所有积蓄,丈夫为了照顾他,不得不离岗。

二零零四年春天,高庆国转到丰茂林场任场长,迫害已经被迫害致残的法轮功学员王新春。法轮功学员王新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四日在山上林场发真相传单,被金山屯公安局长崔玉中指使下的数十名警察包围在森山里三天三夜,王新春双脚冻僵、不能走路,被丰派出所绑架,恶警将王新春双脚插在热水中,然后用剪刀剪开棉鞋,致使王春双脚起了大泡并感染脚烂掉,终身残疾。

王新春一家没有生活来源,每月只靠六十元的低保生活,有好心人给寄汇款单和衣物也被丰茂林场恶人强行扣压,占为己有,其中二零零五年就有两张汇款单和衣物被林场场长高庆国的司机薛森林代取,追问薛森林说是交给了丰茂林场计划生育员高玉洁,而高玉洁则说把钱交给了金山屯区610了。

王新春一家生活太困难,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日,王新春到林场向高庆国要五百元钱(注:此钱是二零零零年王新春被非法劳教一年期间,原林场场长王长岐、书记谢永辉向王家属勒索的)。高庆国和书记陈重及其手下刘广民、薛森林、吴建民、张成山等人对王新春拳打脚踢,衣角、裤子被撕坏了,恶人还图谋把他放进棺材里捆上,正巧伊春市里来人检查,恶人们没有实施,把他放在台阶上就走了。第二天,王新春再次去要钱,不但遭到毒打,连当初给王新春的五百元收据也被掠夺走。

面对这种种不公,王新春去伊春市信访办上访,被伊春市信访办以越级上访为名拒之门外。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王新春去当地信访办和民政局反映他被迫害的情况,路上被丰茂林场恶场长高庆国拖上车拉回。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王新春再次向高庆国索要五百元钱,高庆国用脚猛踢他。上午林场书记陈重连拖带拽又踢又打王新春。下午林场副场长刘广民用扫帚猛打王新春的太阳穴两侧,用脚踢,用暖瓶里的开水往他身上倒,用手掐他的脖子约一分钟,用打火机烧他绑护膝的带子,用扫帚猛打他双脚的断茬、致使残腿出血不止,还用地板拖把打他的左脑部位。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日,王新春再次去林场讨公道,董术华把王新春向外拖,边拖边拳打脚踢。高庆国用脚猛踢并拿起背靠椅子砸王新春的肩和后背,致他多处受伤。下午刘广民用打火机烧他爬行时绑护膝用的一条带子,还往王新春身上弹烟灰。

二零零五年七月五日,王新春到金山屯学修鞋,七月七日早六点半,丰茂林场书记陈重、场长高庆国等人陆续赶来。陈重问:干啥?王新春说:修鞋。高庆国说:你竟给我们找麻烦。王新春说:不是我给你们找麻烦,是你们上级给你们找麻烦,弄得你们左不是右也不是……高庆国一听说:咱们走,司机薛森林说:能行吗?高庆国用手机和丰沟派出所联系,不一会恶所长闵长春带着恶警王守民、杨大伟、李清林赶到,强行把王新春绑架拖上警车,送到看守所。看守所不收,恶警们只好把他送回家,在家门口,恶警闵长春、王守民,杨大伟边踢打王新春边说:你再上金山屯修鞋就不行,去一次打一次。

善恶有报是天理。高庆国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中把自己的德都损没了,人生福分也跟着空了,二零一八年被开除出干部队伍,被调查,当时迫害王新春时盛气凌人的样子蔫了。

金山屯区原公安局局长崔玉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太大,遭恶报,多年前身患恶疾,在二零一五年象植物人一样瘫痪,在二零一八年十月份左右,在痛苦的折磨中丧命。

常言道:“宁搅千江水,不扰道人心。”迫害修炼者的罪行不仅仅是局限在人间法律的制裁,更有天理报应的严惩。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还会殃及子子孙孙。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