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师父给的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二日】我出生在一个孩子特别多的农家里,母亲连生了七个女儿直到第八个才有了个儿子。再加上父亲三十多岁开始得病吐血,家里贫困又缺劳力。因我也是女儿,在父母看来都是拖累,在我两岁多出天花时,一次被母亲遗弃在野外竹林中,还有一次夜里把我放在猪圈边任我自生自灭。也许我命大,放在竹林里野狗没吃我。在猪圈边由于半夜睡醒一挣扎落入猪圈内,幸好母猪没有把我啃吃掉。这两次后来都因被邻居发现又将我送回家,总算活下来了。

等我稍微长大一点,天不亮就得去捡煤渣、割猪草、拾柴等。长到二十多岁嫁了人,生了儿女还是苦。丈夫是个孤儿,长大以后進了厂,但他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不关心人,也不顾家,每月给我很少的生活费。他与我一吵架常常二十多天不回家,我怀着孩子直到临产还挑担子干农活,孩子出生后是伴着我的泪水长大的。

那时候我觉得活着真苦,活一天就象一年那么长,我曾三次去自杀:第一次找了棵树上吊,没想到树枝断了;第二次跳水,没料到水慢慢把我冲到岸边;第三次空腹喝下一瓶农药,睡了几天几夜又醒过来。看见一个白胡子老道对我说,你死了三次,我救了你三次,你不能死,你还有重要的事做呢。得大法后,我才悟到师父早就在管我,不然我早就死了几回了。

一九九九年初,一次从公园路过,见有一群人在打坐炼功,听着炼功音乐我就感觉特别舒服,一问才知是法轮功,有人问我想不想炼?我顺口就说,炼啊。我也学着样打坐。

回家后我对丈夫说,这功好,我们一起炼吧。第二天我又去学功,就这样我修大法了。从此我就觉得心象透明似变得晴朗,生活也不觉得苦、不觉得累了,活了五十多年才开始有了笑容。

我第一次到炼功点,看到整个炼功场都被红光罩着,所有的学员都在里面,上面还有大法轮。我把看到的情况告诉别的学员,他们都说我根基好,叫我好好炼。

我以前住的是平房,经常在房下种扁豆然后搭架让它爬上房顶。一次我搭着梯子上房顶摘扁豆,没想到屋檐断裂,我一下从房上重重掉在地面,当时就不省人事,也没人看见。过了四十多分钟我才醒过来,感到全身特别是腰疼痛不能动,心里想呕吐、难受。我想有师在、有法在,不怕。我挣扎着慢慢爬進屋里。我哭着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不能这么躺着,我还要学法、炼功、洪法,请您给我接上吧。”

大概过了三、四天的上午,我看见满屋红光、同时还听见轰轰隆隆的声音,师父穿着黄颜色的衣服,坐在一个大莲台上飘过来。我激动的说,“师父您来了!”师父说,“你趴下。”我说:“师父我动不了。”师父用他的大手把我的腰一按,说:“你站起来!”我说:“师父您还扶着我呢。”话音刚落,师父已离开我,在对面的椅子上坐着。我一站真的站起来了,腰也活动自如了。

我从小没上过学,不识字,学法除了听师父讲法录音,就是坚持到学法小组听同修读法。有段时间当地居委会常骚扰提供学法点房屋的同修,这个同修心里不太稳,想停止学法点学法,并暂时离开。我告诉同修不用怕,师父在保护着学法点。因为这段时间我每次学法都看到师父在我们学法点这间屋的门上坐着。那就是点化我们,不用怕,师父在这守着呢。结果这个学法点一直到现在都稳定的坚持学法。

在学法点,师父还多次点化我注意手机安全,我就问同修谁带手机来学法点了,果然有个女同修一直带着手机,我告诉她,师父都点化了,别带手机。她说她不带手机不行。后来这个同修和另一个同修因其它的事被邪恶利用手机定位而被绑架。听到这个消息我当时就哭了,师父啊,您多次点化弟子,弟子就是没听您的话。

一天晚上我到一个地方贴真相不干胶、发资料,遇到几个便衣,我蹲在一个石头后,喊了声:“师父!”忽然走过来一个大爷,呵斥那几个人,我借机走脱了。走着走着,因为找不到回家方向,我又喊了声:“师父!”忽然我看见前面一团红光,有点象红皮球在前面飞着给我引路,同时还发出铃铃的响声,当我做事它不响,做完事又响起来,直到我家附近,红球才消失不见。

还有一次,我背了一袋真相挂历刚送了一个出去,就撞见了派出所几个便衣警察,我连忙求师父加持,忽然前面出现两个女的就象亲朋好友一样对我说:不送了,快回去!其实我压根不认识她们,但我知道是师父在保护我。

本地区有一个市场管理员不了解大法真相,几次恶意举报在市场上发资料讲真相的同修。一次我和另一同修碰到他,同修问我敢不敢给他讲一讲真相?我当时也没多想,就走到他身边用手抓住他胳膊说:大哥,走一边去跟你说点事。他吃惊的说:你还胆大,敢抓着我的胳膊。我真诚的说,“大哥,你千万千万不要举报法轮功弟子,你要为你、为你的子孙着想啊,法轮大法是佛法,你举报大法修炼人,你不知犯了多大多大的罪!”说着说着我竟然哭了。他似乎有点醒悟,轻声说:“这是我的工作。”我说:“是你的工作,你把枪口抬高一厘米就救了你自己、也救了全家。我再给你一本书拿回去看,这书值千金值万金。”我又给了他一本真相期刊。

从这以后这人态度就变了,看见同修发资料他笑一下就转过头,有时还告诉我,他们市场管理员来新人了,注意安全。

一次在城里,一个同修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截住不让走,同时这个人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我一看立即请师父加持,念完发正念的口诀,说:“把口给我闭住,定!”那人立即不出声且站在那儿不动。我马上跟同修说你快走,他已被定住了。同修给我道谢,我说,“你谢我干啥?这神通都是师父给的。”待我讲完真相回来一看,那人还站在那儿,我就说了句:你快走吧!那人就悄悄走了。

神奇的事还很多,如刚开始修大法我有慢性肠炎常拉肚子,师父用手在我腹部转了三圈,我再也不肚疼拉肚子。师父给我清理身体,从体内拿出许多虫子。

师父还让我看见他伸出很大、透亮的胳膊用比房子还大的网把我们从地狱捞起来的情形。

千言万语难述师父的慈悲,我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唯有听师父的话、多救人方能报答师恩之万一。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