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浑身发抖到坦然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是一名农村的大法弟子,曾经多次被迫害。带着这些被迫害的阴影,我来到外地给女儿看孩子,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怕心更重了,碰不到同修,听见马路上警车的鸣笛声,自己的心都咚咚的跳。每天主要是带着孩子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做不了大法弟子该做的救人的事,心里这个苦啊!

一次我决定晚上出去做证实大法的事,可是农村人到了城里人生地不熟,特别是晚上绕来绕去的,不知道哪是哪了,不认识回家的路了,但我心里有底,我有师父管,一定能回家,经过一个好心人的指点,我回到了家。

同修们都在抓紧时间救人,我却什么都做不了!这可怎么办!我这心里急的呀。家里同修和我商量,不行就买套打印设备自己做真相资料。于是我也带着怕心买了一套。开始也是晚上出去发个几十份,后来就改为白天发。

几十份到一百份、一百多份。每天都做,每天都发。随着做三件事突破怕心,明显感受到师父在帮弟子拿掉怕的物质。光是发真相资料还是觉的救人的力度小,于是我就面对面发真相资料,第一次出去感觉还行,边讲边发,还退了几个。从此以后,我基本上就是面对面给真相资料,讲三退。

一次遇到了一位当地同修,随后我参加了她们的学法小组,和她们形成了一个整体,我们共同学法,共同配合救人。我们两三个同修带着少的几十份,多的一百多份真相特刊去赶集发真相资料,讲三退。回家就是做资料,学法。接到真相的世人有的向我们道谢,我们说你就谢我们师父吧,真正救人的是我们师父。

每次我开口一讲真相,孩子就把资料和护身符递给世人,有的说看人家的孩子这么好!有的说:这么热的天,大人都热的不行,人家孩子却不热。确实小孩跟着我从来没热过,也不起痱子。有时早上顾不上吃饭,抱起孩子就出发了。孩子从不喊不闹,也从来不捣乱,不哭。有段时间,同修带着六个月的小孙女,我带着外孙子每天都出去讲真相,贴真相,俩孩子从来不哭不闹。这都是大法的保护,师父的看护。

有时同修没时间,我就自己带着孩子做,有一天出去两次,上午劝退十个人,下午退了二十个人。每次带一书包资料边讲边给,直到把资料发完回家。有一次在梦中看到用能量形成的大球,里边挤着满满的人在往天上飞。 我悟到这是师父在鼓励弟子。

秋收到了,就到城边的田间地头讲,到村子里一堆一堆的剥玉米的人中讲,不管是村民还是干部,都高高兴兴的接真相资料,三退。但也有不明白真相的人,有一次正给人讲三退时,过来一个骑摩托车的小伙子,我顺便给他讲,谁知刚一开口,他马上恶狠狠的说:法轮功吧,你别走,我马上打110。我当时也没有动心,笑眯眯的说:“小伙子,110是抓坏人的,可我是为你平安为你好啊!”小伙子想了想,往兜里一揣,骑车就跑了。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份,儿媳妇又要坐月子了,我又来到陌生的城市,这就需要我在新的环境里走出一条证实大法的路来。儿媳妇已明白真相,从不干扰我做三件事,到点提醒我发正念,有时做好饭,等着我回来吃饭。孩子小晚上睡觉不踏实,有时整夜整夜的搂着她。她睡觉,我炼功学法。一宿睡不了,照样上午做资料、下午出去讲真相、劝三退,一点不累。赶集,街头巷尾,马路两边,等红绿灯,修路、盖楼的工地,都是我讲真相的地方。也不分职业,碰到特警,我也堂堂正正的讲,他高高兴兴的退。

记得有一次和一位老伯讲真相,警车就在旁边,我心里对警察说:“你也应该是在大法中得救的生命。”随即就和老伯讲真相,谁知开口一说,他就大声嚷嚷说法轮功怎么怎么的一堆不好的话。我乐呵呵的说法轮功是让人按 “真、善、忍”做好人,炼法轮功的都是善良人。这时警车从我们身边开走了。

我从吓得浑身发抖,到坦然讲真相,过程中都是师父在加持弟子,在帮弟子拿掉怕的物质,

感恩师尊。弟子一定紧跟正法進程,去除人的观念,完成使命跟师父回家。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