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对我们一家人的看护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我老伴在九八年春季得法,得法前一身的病,修炼后不久就全都好了。我亲眼见证,心想这是一部什么功法,这么神奇,于是我也在当年秋季走入大法修炼中。当时的感觉就是世界都变了,怎么还有这么好的功法呀?以后我们每天都出去洪法。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每一天都过得很充实。

(一)师尊的呵护

记得得法后不久,有一天傍晚,我骑着三轮车去做买卖,车上拉了满满的一车货,有两百多斤,我正常骑着,突然车子就失灵了,可能因为拉的货多,直奔道边的大沟子冲了下去。当时我就懵了,大脑一片空白,等我明白过来时就看见我的车子仰面朝天,连车带货全都翻到两丈深的沟子里,而我本人却完好无损的站在路边,但是我都不知道怎么下的车,猛然明白是师父在保护着我呀!赶紧谢谢师父。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修炼人,从此大法蒙受不白之冤,老伴和儿媳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回家后不久老伴因在外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恶警绑架并抄家,就这样在老伴被绑架期间他们还是不罢休,又第二次来家里抄家,并把我也带到了看守所,审问我:你们这帮人学法轮功究竟有什么好处,究竟好在哪里呢?我就开始和他们讲述老伴得法后身体变化和我得法后的一些神奇事例,他们都认真的听着。他们接着问:你们经常说佛法佛法那你说说什么是佛法?我说:真善忍就是最高的佛法。他们没话可说,最后和我说,那你这样也要被劳教一年。看守所里面的人告诉我劳教所比监狱要难过呀,像你这么大岁数也可能就回不来了。

我当时心很坚定,什么也不想。第二天他们给我送来了被劳教的通知单,我抓到手里就给撕掉,并告诉他们:我没有犯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接着就大声的背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我反复的背诵,他们一看没辙就什么都没说走掉了。回到监室里监室的人还告诉我,您正月初几就得走(指去劳教所),就在三十的那天下午,狱警点到我的名字:某某某出来,收拾东西回家。就这样在师尊的保护下我在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顺利的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时,老伴在大集上讲真相再次被构陷并绑架,又送進了劳教所被迫害,在到劳教所一个月左右时,一天晚上突然给我打来电话,说让我们去一趟。我和儿子连夜赶到劳教所,一看老伴躺在床上,说是血压高,劳教所怕承担责任要求保外就医,但得当地的警察签字并接回。我们借机给劳教所的人员讲真相,他们基本明白真相,但当地的警察就是不签字,就这样和劳教所的人僵持了起来,我们就再发正念,最后劳教所的人员说我们当地的警察“真邪恶”。我们一看时机来了,就要求接回家,劳教所最后没办法就把门都给关上了,谁也不让出去了。当地的警察一看没有办法就给签了字,把我们拉到了医院。医院大夫一量血压吓了一跳就和警察们说,这人现在很危险,谁都不能碰她,一碰可能就会出现生命危险。十来个警察在门外,我和儿子在屋里,儿子同修趴在老伴的耳边喊她,并告诉她发正念,求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她点点头。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警察们都走了,老伴睁开眼睛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什么事都没有。第二天早上我们顺利回到家中。

二零一零年时儿媳的身体出现病业假相,当时眼看身体消瘦,儿子陪她到北京协和医院检查说是肺结核,回到家儿子鼓励她说:我问你,你还相信大法吗?还是大法弟子吗?儿媳坚定的回答:我是大法弟子,我的生命就归师父管,生死由师父说了算。于是她每天学法、修心性,并没有把这个“病”放在心上,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一切假相就消失遁形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二)出去讲真相

从看守所回来后,我就在一家公司里当警卫,到后来就感觉自己的腿不好使,看前面有个小石子都感觉迈不过去,常人都说这都是正常的,因为人老先老腿,我说我是修炼人,不存在这些,于是我就认真学法,并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尤其是讲真相、救度众生上,于是我就出去讲真相。

一天我去当地的集市上去讲真相当时有一群人在那,我上去和他们讲真相,他们提出各种问题我都一一给解答,他们有的问:现在××党这么管你们,你们为什么还要炼?我说:我们修大法就是做一个好人,我们师父要求我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遇到矛盾先找自己,和别人发生矛盾时,应该主动去和别人道歉,化解矛盾,从而修去不好的心,对物质和精神都能提高上去,不执着任何的事和物。他们又问:你们这么好为什么还要去围攻中南海,还去天安门自焚?我说:这全是栽赃和陷害,是无中生有,这是他们打压人历来惯用的手段,如果不扣帽子怎么来打压呢,去中南海我们只去了万分之一,并没有任何的命令,全是自愿的,告诉他们大法是正确的,想要一个正常的修炼环境,我们完全都是善意的,并没有语言和肢体上的过激行为,并且在离开时地上连一个烟头和纸屑都没有,当时的警察都在竖大拇指,只是这样。但是江泽民出于妒嫉我们大法师父,认为人数太多,怕威胁到他的权力,才制造出来的天安门假自焚案,直到现在我们还在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救度着你们。他们听后都微微点头,我说:正好我这里有几张光盘,你们回家好好看看。他们高兴的接过,并说一定好好看看。当时我真的为他们能了解真相而感到高兴。

在我公司旁边有一个小桥,一天早上到桥上去蹓跶,突然内心想到这么好的功法被蒙受这么大的冤屈,心里突然有一种想去呐喊的想法,于是我就对着桥对面大声的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我就被我的声音给震撼住了,是一种响彻云霄的声音,好像对面是一座山谷回荡过来,但我们那就是一个大平原,就这样我每天都坚持到那喊,整整一个冬天。有一次我正在喊着,从桥下走上来一个人对我说,你每天都在喊什么呢。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我以前讲真相认识的人,我告诉他我在喊:法轮大法好,你听到了你就是有缘人,没缘份的人他还听不到呢。他说你这人胆子真大,大白天的就敢喊。我说:这怕什么,谁喊谁受益,你也来喊。他笑笑。以后我每次在大集碰见他,他就主动地喊:法轮大法好!我也替他感到欣慰,又一个众生明白了真相。

神奇的是,在我讲真相的过程中我的腿不知不觉中好了,现在健步如飞,像个年轻的小伙子。

儿子在家里办了个养殖场,因为活比较多,有时候法学的少,但是他处处把握好,正念也很强,每年发台历,他都挨家给送,村里人大多数都接受。

就这样,我们一家人都是在师父和大法的指导下,走到了今天,其中有艰辛,也有快乐,但是我们从没有对大法动摇过。师尊把我们这些落入泥塘中的弟子拽起洗净,并教我们怎样做人,我们无以报答师尊的大恩大德,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