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 在行业中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五日】我从一九九五年开始接触大法,起初对法理懵懵懂懂,就是知道好,虽然周围诱惑很多,但是一直坚持跟家人一起炼,参加各种洪法活动,免费教功,积极参加办九天班,带动新学员走進来,风雨不误跟大家学法炼功,周围的同学朋友也都纷纷开始走入修炼

二十多年来,从开始的精進,到被迫害后,放弃自我流于常人,到后来在师父的指引下,从新走回修炼,各种坎坷痛悔,以及走回来之后的激动喜悦,令我每每回忆往事,都倍感师父的洪大慈悲,宇宙佛法的浩瀚无垠。

一、人生改变

得法前,我是一个患得患失的人,家庭条件一般,希望通过努力学习科学改变命运。从小到大,表面看来听老师的话,学习成绩优异,但是心里充满对成功的渴望,对其他学习好的同学妒嫉心很重。在学校那么多年,内心深藏着明争暗斗的恶念,真是“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1]。一旦没有达到自己想得到的,就忿忿不平,接下来的努力就变成要追求超越对手的自我满足。

刚得法后,虽然对法理解不深,但渐渐明白了人生路自有神来安排的道理,开始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放下苦苦争斗的心,人也变的随和。心中有法,总是感觉愉悦豁达,做事不执着结果,反而学习成绩越来越好。后来无论是考大学,读研究生,找工作,我深信师父会给我安排最好的,头脑中完全没有任何概念去做所谓的人生规划或者奋斗目标,就是努力做好自己该做的,结果就出现了一系列常人都羡慕不来的莫名其妙的進入好大学,顶尖专业,高薪工作,甚至国外知名大学的通知书。后来我才明白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未来救人做好了铺垫。

二、面临选择

一九九九年七月,对法轮大法的迫害铺天盖地而来,一时间,以前对大法抱有正面态度的人,或者跟着中共邪党走向反面,或者虽对大法弟子同情但却选择缄口不言,担心受株连。当时我正面临大学毕业,作为学生会副主席和邪党党员的我,被大学邪党书记约谈,让我在法轮大法和邪党之间做出选择。学校对我的家人也是威逼利诱,如果我继续选择大法,就面临被开除或者逮捕的结局。

当时感觉天都塌下来了,无所适从。很遗憾的是,当时我在大法和个人利益之间,做了一生中最为令我痛苦的选择,写了所谓“保证书”,还被逼在学校同学和教授面前反省。当时的心情极其压抑,整天好象胸中压着大石,既有对大法受迫害的不解,也有对自己做出错误决定的深深痛悔,觉的没有脸再面对师父和大法,再也没有希望了。

就在我觉的师父已经放弃我的时候,出现了一件令我意想不到的神奇事。当时很多大学同学在校外租房,准备考研,我也跟着住在校外。有一天,用加热器烧开水的时候,不知道暖瓶里其实没有水(一定要确认暖瓶里有水,再把加热器插入暖瓶)。加热一段时间,听到暖瓶里有异响,就把加热器拿出来看看怎么回事,结果干烧的滚烫的加热器遇冷爆炸,里面的玻璃砂炸的我满脸满眼都是。虽然炸到,但是没有觉的疼,用仅剩的视力对着镜子一看,自己象个麻子一样,玻璃砂打進脸部肌肉里,眼球上也是砂子密布。

当时被同学送去医院,把脸上和眼睛里的砂子处理完毕,眼睛被密密的包上纱布。回到家里,家人鼓励我多学法,用修炼人的态度来对待。当时我很迷茫,初期修炼时,知道身体不舒服是消业,师父在管,可是自己做了那么大的错事,师父还能管我吗?心里不稳定,有一天我偷偷跑到街上,往医院走去,走几步走回来,再走几步,又走回来,内心挣扎,最后心一横,说我就信师父信大法了,回来后不长时间,全都好了。万分感谢师尊慈悲救度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后来我上网做了声明,宣布“保证书”作废,并实名退出中共邪党组织。

三、陷迷途 再知返

我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放弃修炼的,但是由于社会压力太大,怕心很重,虽然还在学法,也偶尔出去做三件事,但是非常不精進。有时多学法,状态好一点,有时又被周围压力所扰,起伏很大,不能坚持。一个偶然的机会申请出国读书,在国外没有了家人同修的督促,更是彻底放纵自己,完全不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了,期间更是犯下了连人字都不如的色心泛滥的事,身体处于病业状态中。

后来遇到现在的太太,直到把太太也带入修炼的门,我意识到自己不能再沉沦下去了,不然不仅自己修不成,我不努力精進。可能会给太太带来不好的影响,结果让另外一个可以修炼的人也不能走正。我下决心从新摆正自己的位置,正式走回大法修炼之路,还要带动家人一同修炼。

后来我也悟到,现在的太太就是当初一起跟师父下走之时约定来一起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是师父用自己巨大的承受,又一次把我从旧势力的致命安排中拽了出来。虽然状态还有波动,但是我们夫妻俩互相鼓励做三件事,走到今天。

四、过名利关

师父说:“年轻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时挺好,在常人社会中没有什么本事的时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头地的时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扰,他觉的在有生之年还有很长的路,还想要奔奔,奋斗一番,达到一个常人的什么目标。”[2]每次读书到这里都觉的说我做的挺好,虽然不能说完全对名利不动心,但是心放的很淡。

结果跟我想象的完全不同。在国外读书毕业后,進入金融系统工作,有时在公司里写电子邮件要抄送老板的时候,总在想:“我做的这么好会不会给我升职加薪?邮件里有没有突出表现我的能力?”经常是邮件反复修改措辞,很是累心。同时巧的是换了几次顶头上司,都是那种我看不上的人,工作没有做多少,薪水偏偏拿的多。就这样几年下来,一到年底评价业绩拿到奖金不多的时候就抱着怨气,闷闷不乐,一边读师父的法想要放弃这强烈的执著,一边又生气公司对我的付出没有给予相应的回报;一边想修佛,一边抓住人的东西不放,心里很痛苦,犹如我的生死关。

有一天,我心想我为什么这么多年这个利益之心这么重啊,怎么想放就放不下呢?突然间我又想到,我真的有“想要放下”吗,没有,我只是嘴上说放下,其实心里还是觉的利益那个东西好,一想到钱多心里就暗暗的美滋滋的,没有明白其实利益之心很肮脏,没有剜心透骨要放下的决心。师父让我做的工作薪水已经远远超出平均收入水平,除了基本生活保障,其余都是让我利用来更好的做救人项目,都是大法资源。

明白了这个理,我突然觉的好象心中有个执著的物质不见了,师父给拿掉了。从此在公司里面做事能够顺其自然,根本不去计较得失了,写电子邮件的时候,不但不会再钻在人心里面去措辞,反而言简意赅,写完后自己读一遍,凡是在显示自己,怕伤害自己,自我保护的心下带来的字句都要删除,客观的就事论事。一颗困扰我那么久的心终于去掉了。

五、练技能 在行业中救人

在国外工作基本都是用英语,接触的人大多数是高收入高阶层的外国人和少数中国人,公司一共几千人,就我平时工作能接触到的都有上百人。师父安排我做的工作时间比较灵活,很多时候是用讲话来做工作,我就利用一切跟同事沟通的机会讲真相。

聊工作之余,我就从法轮功基本真相讲起,延伸到共产邪党迫害大法的原因和手段,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事实,以及善恶有报的天理,包括中共邪党利用表面的经济繁荣来垄断资源,继续在中国实施残忍的镇压,蒙骗国际社会。基本上听到的同事都感到很震惊,表示要去网上查看更多的信息,然后分享给家人和朋友。有一次我给一个中国同事讲真相做三退,听完后她哭了,为大法弟子感到难过,连说感谢我的分享。

我在出国前没有认真学习过英文,出国后为了要用英文写论文,被逼无奈下功夫补英文,恰巧为之后用英文讲真相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有时候很明显的感觉到当我在一段时间正念很足的时候,英文莫名其妙的说的很流利,变的好象是我的母语一样,讲真相时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就能说出很多我平时都不会用的英文表达方式,能够更加完整透彻的表达我的意思。我知道是我的心到位了,师父就赐给了我智慧,加持我的能力更好的救众生。

为了锻炼我的英文,我也注重去看英文明慧网,把讲真相用到的一些专用词汇和短语记下来,慢慢让我讲的细节更准确。平时也着重看一些商务英文报纸杂志,学习主流英文的用语技巧,应用到我每天的讲真相中。现在我用英文讲真相已经非常得心应手,遇到什么人马上能够知道应该用什么角度去切入,甚至配合对方的口音和语言习惯,智慧的讲,让对方能更容易的接受。我的语言能力是师父让我来救人的法器,我做不好还不行呢。

师父既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是这方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那我在这个公司就不是偶然。既有机会在这个金融圈子的物欲横流中暴露出自己的利益争斗心来提高心性,也可以把大法弟子正的因素带入公司业务中,用自己的影响力归正所有不正的作为,同时也有机会救度有缘的众生。

我暗暗发誓,我来了就是要救人的,我努力接触所有可以用工作关系接触到的人,即使表面上跟我的工作没有直接关系的我也要创造条件来接触,目地就是为了让他们清楚真相。中间我还奇怪为什么公司的实习生象走马灯一样的更换,周围同事也频繁换工作又不断有新同事加入,表面上看常人都觉的公司近几年业绩不好留不住人,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利用来安排有缘人听真相。

有时我状态不好,或者觉的反正今天讲明天讲都无所谓的时候,就发生有的同事还没讲到就突然离开公司了,甚至突然得重病离世,震惊之余我决心一定要抓紧时间快讲,不能在我身边再被旧势力拖走本来可以得救的人。直到我离开这家公司,基本上我所有接触到的人都已经明白了真相,中国人也大多做了三退。遗憾还有很多,因为还是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错过了,我决心吸取教训在下一家公司做的更好。

结语

我得法二十多年,刨去中间反复重重的往下掉的过程,几次爬起来再下决心走入整体做三件事,我不知道自己真修的时间到底有多少。每次关过不去,尤其是利益和色关过的不好的时候总是捶胸顿足,恨自己意志为什么这么薄弱。没有师尊多年的慈悲相护,我是根本走不过来的。

通过反复学习师父的讲法,我明白了旧势力就是细致的安排这方面的所谓考验,在层层下走中加强了我在这些方面的物质。既然师父不承认旧势力本身,也让我们不要去想那些做的不好的过去,要赶快爬起来精進不怠,那我就把自己当作一个新学员,扎扎实实的把师父的每一篇讲法读到心里,开始静心学法背法。渐渐的觉的去执着容易了,也能够把向内找这个法宝变成习惯,再大的事情都努力用正念思考问题。

无论前面的路还有多长,我就是要突破一切障碍自己不能精進的物质,脱离旧宇宙的层层桎梏,主动同化大法,把所有精力放在做好三件事上,不辜负众生的期望,在这最后的冲刺阶段向师父交一份满意的答卷。师父您放心,我一定能行!

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