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肝义胆的大叔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七日】结识L大叔是在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内。那是一九九九年末即将进入二零零零年的那段时间,我们几个大法弟子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关了一个月左右,本地镇、区人员又把我们拉了回来,可年关将近时,又把我们抓去软禁在镇管区。

由于受邪党的谎言宣传欺骗,那几个看管我们的人很凶恶,总是对我们大吼大叫的。一个在伙房干活的人恶狠狠的吼道:“把她们的棉衣脱下来!不是要炼吗?不给她们饭吃,让她们去南墙根下站着,站一宿看看怎样?!”那年的冬天雪很大,异常寒冷,人呆在生着炉火的屋里都感觉冷,南墙那边不见阳光,又结着厚冰,就知道那地方有多冷!

就在这伙人大吵大嚷的时候,L大叔来了。老人听到了那个在伙房干活的人的喊叫,进门就连连摆着手说:“别这样!别这样!人家都是好人。”因为大叔和他们是一起工作的吧,彼此之间总有点面子,那一伙人就都不说话了。

被关在那里的那段时间,在L大叔的周旋下,我们几个人得到了较好的照顾。

接触时间长了,管我们的那些人发现我们并不象电视等媒体宣传的那样,我们的善良感化着他们,慢慢的彼此竟成了朋友。那些干部也开始对我们友好起来。但邪党时不时的施压他们,有时迫于形势,也会做做样子。比如一次,那个干部把我单独关押到一个小屋里,限制我的自由,甚至上厕所都限制。L大叔当时不在,他回来后我已被放出,他知道后,一个劲的安慰我。

我丈夫因我修大法被迫害,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工厂的工作被调职;回到家,看到年仅六、七岁的孩子独自坐在街头等着爸爸下班;家人与周围的人冷言冷语等等,就把怨气一股脑的发泄到我身上。一天,失去理智的他跑到关我的地方对我大打出手,拳打脚踢,把我打倒在地,又飞起一脚朝着我腰部踢来,要不是L大叔及时用力把他拉开,用L大叔的话说,那力度,那一脚上去非得把我的腰踢断不可。

L大叔值班有时会带着他的小孙子。孩子也就四、五岁的样子。我们会逗他玩,有时给他在头顶扎个小辫子,他会高兴的跑去给爷爷看,告诉爷爷。有一个同修把藏在身上的一个小法轮章送给了L大叔,大叔捧在手心,不住的说:“这是个好东西,这是个好东西呀……”

那次我们被关押了很长时间,连清明节都是在那里过的。L大叔说:“我一定要让你们吃上水饺。”他从自家拿来了肉馅、面、油之类的,连香油都带来了,可见大叔是个有心人。

后来我们被非法劳教,L大叔时常会买点东西去看望我年幼的孩子,安慰我的父母。有一次,L大叔的女儿要去关押我的那个城市办事,他竟然让他老伴跟女儿去,让老伴谎称是我的“婆婆”混进劳教所来看望了我。

不知多大的缘份支撑着L大叔,在大法蒙难、大法徒受难时能让他如此明辨是非,支持善良,善待大法弟子。

直到现在还是那样,外出讲真相时偶尔会遇到L大叔,他会拿着我们的大法真相资料对周围的人说:“这个东西很好,我经常看,看一遍一个认识,我经常看,反复看……”

在他的带动下,别人也会接过真相资料,连连点头。

L大叔的善举得到了福报,他的几个孩子都很有出息,生活的很好。

L大叔那一年得了一场大病,很多人以为他要不行了,可是他又闯过来了,现在健健康康的。一次遇到我,L大叔高兴地和我说:“看,我现在啥问题都没有,好好的了。”我说:“您这是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得了福报啊!”他说,“是啊!有时遇上你们发真相资料的,我就跟他们要些资料帮他们发。我在我们村发,一点问题也没有。我还经常劝我的朋友们好好看看法轮功真相资料,让他们明白什么是法轮功。”

网址转载: